快乐阅读

五、孔二小姐与宋美龄


  1949年跟随蒋介石到台湾的"皇亲国戚"远远近近有几十人,有蒋氏本家叔伯、远房兄弟,有蒋介石外婆王太夫人娘家的支系,有毛福梅的娘家支系等等。其中蒋介石在大陆时最显赫的亲戚——宋美龄的娘家人孔祥熙、宋子文两家却去了美国。随着蒋介石在台湾的脚跟逐渐站稳,孔祥熙一家、宋子文一家虽不时穿梭于台湾和美国之间,或企图再从蒋家捞点政治"油水",或纯粹的亲戚来往,大多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在台湾住个一年半载即回美国。
  1.溺爱有加
  宋美龄一生无子女,在她心目中蒋经国、蒋纬国虽都是"儿子",但却和她无任何血缘关系。因此,她更愿意把大姐宋蔼龄的子女看做自己的子女,一方面他们算是娘家人,有间接的血脉联系,另一方面,她和他们无多大的政治利害关系。基于此,在台湾只要"第一夫人"宋美龄存在一日,孔家子女借"皇亲国戚"的光就能威风一日。
  孔祥熙、宋蔼龄共有子女四人:孔令侃、孔令杰、孔令仪、孔令伟,其中最受宋美龄宠爱的当数孔二小姐孔令伟。孔二小姐和宋美龄不是母女而又胜似母女,长期跟随宋美龄,成为士林官
  对蒋经国以"大跃进"式的速度晋升为二级上将,既引起了不少人的喝彩,也免不了引来妒嫉的眼光。原空军"总司令"周至柔晋升为一级上将"参谋总长",和蒋经国的二级上将"总政治部主任"同时任命。据说,周至柔曾对前来贺喜的人发牢骚说:"现在连老百姓都可以当上将,我在沙场拼了几十年命才升了这么个一级上将,想想也没有什么可喜!"这话后来传到蒋经国的耳朵里,他在"总政治部主任"任期内,从未穿着上将军服在公共场合露面。目前流传出来他穿军装的照片只有一张,是他私下拍摄照片的着装。
  1950年,蒋介石将"政治行动委员会"改组为"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并交蒋经国一手包办。这虽说是一个小小的"组",却指挥举凡一切党政特务系统。对于儿子的安排,蒋介石心里可清楚哪是重哪是轻。
  此前,台湾权势炙手的最大特务头子是彭孟辑,他长期主管警备司令部、保安司令部,直接指挥台湾最大的情报单位——保安处。彭孟辑见蒋经国已涉足情报系统,怕自己"势威震主"反而没有好果子吃,他深知官场中的奥妙,遂激流勇退,顺水推舟,将保安处变成了蒋经国"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的执行机构。到了1954年,彭孟辑索性将自己手下的"台湾情报工作委员会"也双手捧给蒋经国。这使蒋经国的领导进入"统一情报的时代",也是他真正掌权的开始。
  经过一番清理整顿,蒋经国全面掌握了台湾党、政、军各个领域的特务组织大权,其权力凌驾于一切行政权之上,成为台湾时期的"戴老板",一个惟我独尊的"特务王国'至此形成。蒋经国通过对政治部和情治特务机构的控制,扩大了实权,成为台湾政局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有道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输诚"的彭孟辑官运亨通,扶邸的编外人员。
  关于孔二小姐孔令伟的身世背景,曾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官邸里的服务人员总是把孔二看成宋美龄的"女儿"。他们认为,孔家的几个兄弟姐妹,除了孔令伟以外,大家都是高高壮壮的。老大孔令仪小姐,长得高高胖胖,很像孔祥熙;老二孔令侃,身高大约有175到180公分左右,体格魁梧;老小孔令杰,虽没有哥哥高大,可也有170多公分;全家就数孔令伟最矮小。单从身材看,孔二与另外几个的确不像,但若论长相,她则把父亲孔祥熙、母亲宋蔼龄相貌缺点集于一身。
  据士林宫邸的服务人员讲,他们经常看到孔二对宋美龄撒娇的情景,这样的情景的确让人怀疑,孔二对宋美龄怎么那么亲呢?她们即使不是亲母女,她们的感情实在比亲母女还要深切、真挚。
  因为宋美龄对孔二的宠爱、娇纵,导致外人把孔二视为宋美龄的亲生女儿。宋美龄对每位外甥都很疼爱,可是,对孔二更有一种独特的关爱,有人认为,孔二的聪明干练,是招宋美龄喜欢的主要因素。
  不管怎样,孔二长期跟随宋美龄,官邸当年许多人便说,孔二是宋美龄的灵魂,如果没有孔二,宋美龄必然怅然若失、无精打采。
  有一回,孔二和宋美龄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几天都不去宋美龄房间请安。那一阵子,蒋介石身体状况也不好,平常下午两人出去散步、兜风的正常项目也取消了,一连好几天,宋美龄没出房门一步,孔二又对她发难,因此,宋美龄内心的寂寞真是难以排遣。
  宋美龄在家里巴望了孔二好几天,孔二还是不来报到,这可急坏了宋美龄。宋美龄坐不住了,就派人传话,到孔二的书房看她。侍从不明就里,赶忙到孔二住的招待所传信,却见孔二一个人躺在床上看武侠小说,侍从向她报告宋美龄想见她。谁知,孔二根本就不理这个茬,她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头朝里一偏说:"你告诉她,今天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去了。"
  侍从连连称是退出,回去向宋美龄汇报。宋美龄听了汇报,舒了一口气,大概隔了几分钟,她便招集随从陪同她亲往孔二住的招待所探视。
  孔二见老夫人亲自来看她,面子攒足了,心中的不平也消了,这才又和宋美龄亲呢如初。宋美龄对孔二的迁就、溺爱,真是让这些侍从们也感到惊讶。
  宋美龄对孔二的性格、爱好是了如指掌的。孔二特别喜欢喝酒,宋美龄有心管一管,却说服不了她。
  有一年在阳明山的中兴宾馆,蒋介石、宋美龄在那儿避暑,孔二也陪同前往。虽是陪同,但孔二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事,一连好几天不与宋美龄见面。宋美龄发觉孔二又不在了,就吩咐随从"怎么好久没见令伟了,你去帮我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
  随从奉命到孔二的房间询看,还没到孔二的房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原来,孔二又在饮酒作乐了。房门没有关紧,随从轻轻敲了两下,孔二应声回了一句:"谁啊!"随从回答:"老夫人派我来看望二小姐的!"她听了随意回了一句:"门没关,你自己进来!"随从一进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孔二上身只穿了一件男式的薄汗衫背心,坐在那儿和蒋介石医疗小组的两个医生在喝酒聊天。随从说明了来意,孔二神色自若地说:"你回去告诉夫人,我在和朋友聊天,但是不准说我在喝酒!"
  随从们都知道,孔二喝酒的时候就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哪怕天塌下来,她也不管。除了喝酒,她更喜欢和朋友摆龙门阵,话匣子打开,就忘乎所以了,哪怕宋美龄叫她,她也不理。
  随从向宋美龄汇报了孔二正在和人聊天,宋美龄心领神会地说:"聊天?聊天会聊那么久,根本就是在喝酒,对不对?"宋美龄对孔二的行为是非常了解的。
  孔二除了喜欢喝酒,更喜欢吃一些小零食。自幼娇生惯养,她的癖好很多。她的零食和一般人的也不太一样,她最喜欢吃的一种牛肉干,便是要圆山饭店厨房特地为她制作的。这种牛肉干呈束状,用一条条的牛腿腌制而成,风味独特,鲜美可口。
  在饮食上,孔二有自己的独特喜好,一般人尚可接受。然而在大陆及台湾五六十年代,孔二的穿着打扮常引得众人的非议。孔二喜欢穿男装,现在来看不算什么,在当时,却有人认为,女人男士打扮有伤风化。孔二平常喜欢穿西装,足蹬尖头绑带子皮鞋,走起路来,步履生风,好似男人一般。许多人为此侧目。
  孔二的聪明干练,让官邸人士佩服不已。她给人的印象是学问渊博、无所不知。和她聊天,天文、地理、文学、科学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她对知识灵活掌握,非读死书一类人能比。
  蒋介石心脏病复发期间,孔二为了研究心脏病,竟然把所有能找到的有关心脏病的书籍,全部找来阅读,整天埋在书堆里查找有关治疗心脏病的资料。那一段时间,她读了不少医疗专业书籍,整个人俨然医学教授,谈起病理医学来,头头是道。许多医生与她聊天都小心谨慎,深怕被露出破绽,显得无知。
  蒋介石卧病期间,她就问医生:"老先生这种病,应该是配这种药嘛,你们怎么用那种药给他?"因为她老是提这种令人措手不及的问题,医生往往仓促间无言以对。有的医生会向她解释;各种病症有不同的状况,而且病症牵涉很广,用药就不可能一成不变。但别人的解释她不相信,她会拿出药书指给医生看:"你们看,这本教科书是这么说的,你们看过没有?"如此洁难,经常弄得医院的医生尴尬难堪,连一流的大夫也对她感到头疼。但医生们都知道她在士林宫邸的地位,都避免和她正面交锋,一般是敷衍了事,或恭维她几句。
  由于孔二老是自作高明,弄得大夫为难,护士也不知听谁的是好。一会儿这个医师要配这种药,一会儿那个医师要配另一种药,孔二来了还要按她的方子重配,搅得整个医疗工作一团糟。
  后来,宋美龄听说孔二充当行家的事情后,很是生气,说:"怎么可以这样处理,这是不行的。"
  宋美龄发了话,孔二就收敛了许多,不再插手医药治疗的事。蒋介石的大夫们也成立了一个医疗小组,专门有一个人总负责,随时向宋美龄汇报。
  蒋介石生病,官邸上上下下为之提心吊胆,惟独孔二独行其道,什么事都参与一下,即使不懂,也敢指挥内行,可见她在官邸权力和势力了。
  2.宋美龄的耳目
  收集情报,向宋美龄打小报告,是孔二小姐的又一专长,也是她能在宋美龄跟前玩得转的功夫。整个士林官邸的动态,不论是个人隐私、私人丑闻还是贪赃枉法,都逃不过孔二的法眼。官邸有什么风吹草动,宋美龄勿用劳动一根神经,消息马上就会传到她耳中,这都是孔二的功劳。有人说她是官邱的情报局长,官邸的人犯了过错,最怕让她知道。她知道了就等于宋美龄知道,到时候逃不掉一顿责骂。可是,孔二好像长了"千里眼"、"顺风耳",官邸有什么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监视。因此,随从们最怕孔二过问工作。
  工作人员为了让自己能顺利过关,不论官职大小,都要在孔二身上打通关节。现在多已是名人的一些军政要员,当年都曾是孔二坐前的俯臣。经常夜深人静时,这些人便集聚在孔二的房内,陪孔二喝酒、聊天,竭尽奉承阿谀之能事,趁着孔二酒酣耳热之际,把自己的想法要求透露给孔二,以求帮忙。
  当年,官邸上至侍卫长,下至武官、秘书、侍卫官、副官……只要孔二晚上有兴致,都要到她的招待所报到,几杯洋酒下肚后,这些人就开始向孔二表白心迹,得到孔二欣赏、首肯的,就算功夫没白下。因为宋美龄在蒋介石面前讲话是有分量的,而孔二又能影响宋美龄。所以,过了孔二这一关,事情基本就没有什么阻力了。
  也有人不识相,得罪了孔二,那么只要他有把栖落在孔二手上,早晚有一天,他会倒楣。
  孔二每天要见一次宋美龄,见面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把她从外面听来的消息添油加醋地讲给宋美龄,如果宋美龄想了解某件事,即派孔二出马打探消息。对此类任务,孔二从来都会圆满完成任务。她会很认真地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等完全弄清事实之后,便把所获悉的情报,原原本本地报告给宋美龄,这时,宋美龄只付出耳朵,并不用头脑思考,孔二说黑即黑,说白即白,宋美龄从来就深信不疑,以后,任凭谁来说情、解释也无济于事了。因此,熟悉官邸事务的人都心里有潜,如果想要成功某事的话,一定要先买通孔二,否则一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孔二一般在晚上或者宋美龄休息前的一段时间,前来陪宋美龄摆龙门阵。宋美龄最喜欢听孔二同她谈官邸、圆山、"妇联会"等单位的是是非非,身边人的恩恩怨怨,听了孔二的报告,宋美龄不是点头赞同,就是双眉紧锁,陷入沉思。孔二和宋美龄聊天的话题,大都和人有关,她的小报告,为宋美龄寂寞的生活添了不少新鲜内容。
  孔二和宋美龄虽非母女,但她们的喜怒哀乐却表现得很一致。尤其孔二,常常站出来为宋美龄伸张"正义"。
□ 作者:何虎生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