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十五章 穆圣舌战群“英”,附城壕之战



麦加古来什顽固派头子艾卜·苏福扬,自从吴侯德战争失败逃回麦加城后,虽然对穆斯林军队产生了恐惧的心理,但是却无时无刻不仇视穆圣,总想养精蓄锐后,再找机会发动人马去侵略美地那,以报前仇。又由于有几个部族的上层人士,总认为穆圣和他所传布的伊斯兰教,不合他们一贯统治和压迫人民的传统习惯,只是因为势孤力单,才不敢冒然提出反对和公开打击。现在,这两股力量联合起来,蓄谋再发动一次侵略美地那打击穆斯林政权的战争。本来,艾卜·苏福扬因为屡遭失败,不想再冒险发兵了,可是又经不住其他顽固派以及各地部落头人的催促。他们还准备向半岛以外的几个小国借调人马,合力进攻美地那。艾卜·苏福扬想,借此机会再干一下子,或许能够有所收获。因此,他就答应大家的请求,再度领兵侵略美地那。各小国因不明真象也都受了蒙蔽。数万人马组成联军共同推举艾卜·苏福扬为联军统帅,分兵七路,向美地耶进军。
消息传到美地那,穆圣立刻召集会议,共同讨论抵抗办法。有人提议:麦加顽固派组成联军,力量强大。我们最好不出城迎战,而深沟固垒,紧守城垣,不使他们侵入,免得许多无谓的牺牲。最后决定:依照美地那城外地形,挖掘壕沟。并通知城外居民,暂时转移到城内,等打退侵略军后,再安排他们搬回城外。美地那城外,东、南、西三面有几座小山脉。只要把一些山间通道挖成横断深沟即可。重点是城北平原地区,估计侵略军的大队。人马要绕到城北来进行战斗。因此,穆圣发动美地那城内居民与军队合作,共同挖好城北的壕沟。穆圣也亲自参加劳动,掘土运石,使这一个艰巨的工程,很快就完成了。沟深10尺,阔40尺,引附近福濑河水灌入,这个防御工程完成后,又进一步准备抗战工作。
再说艾卜·苏福扬,虽然担任侵略军的总统帅,然而他内心始终怀着怯懦的心理。一是因为过去屡次失败,二是他很了解穆斯林军队非武力所能征服。因此,他就对随军前来的犹太教、基督教的学者说:“穆罕默德是以道理教诲人的。他不依仗武力来压人。可是谁要用武力对付他,谁就一定要失败的。你们几位都是遵守古教的,精通古学的,为什么不想办法和他讲理去,用学理战胜他呢!如果他们理屈词穷,我们再用武力去;征服他,我们不是就出师有名了吗!?”二教的学者说:“恐怕我们说不服他们呀!”其实他们双方都是互相推诿。艾卜·苏福扬知道这次用武力侵略,仍然注定要失败,所以他就请二教的学者向穆圣讲理,如果讲理失败,他就没有责任了。而二教的学者也明知讲理非失败不可。所以他们就主张用武力进攻美地那。如果失败了,也就没有他们什么关系了。推采推去,最后艾卜·苏福扬说:“我知道,穆罕默德自幼就没上过学,他逢字都不认得,那么他的学问的大小就可想而知了。你们是博古通今的大学者,难道还讲不过他么!?”二教学者说:“现在所有的古经,属鲁密(罗马)国收藏的最丰富;若论文章学问,属法嘞西(波斯)国最发达;若论精明强干的人才则属沙穆(叙利亚)地方最多。现在我们可以聘请三处的学者到我们这里来,共同会商,然后再与穆罕默德讲理。我想一定能够战胜的!”艾卜·苏福扬一听能够避免武力,使用辩论的方法非常喜欢,赶紧修书派人前往这三个地方去请著名的大学者来联军行营相会。又派人往各部落、各城镇悬挂招贤榜文,凡有精通各种学术、能文善辩的人,都可以到联军行营内报名登记,以备群策群力和穆圣进行讲理辩论。

约计一个月后,罗马、波斯及叙利亚三国各派一位著名的大学者带领一些助手先后来到麦加侵略军的联营。各地揭榜报名参加辩论的人也很不少。等大家差不多到齐了之后,艾卜·苏福扬立即召集“群英”会议。大家一致认为“穆罕默德自幼就没有上过学,认识不了多少字,但是他所传布的道理却非常正大,而他所谈所讲的内容也都有根据,有条理。我们如果和他讲论一般的道理,未必能够取胜。必须另出奇论,使他防不胜防。这样我们才能够取胜。艾卜,苏福扬说:“这一点大家不用顾虑,穆罕默德虽然能说会道,可是他只是一个人,你们大家如果各尽所长,集合起来,舌枪唇剑一定会胜过钢枪利剑的。”于是他修书一封,派人送往美地那城中,书中大意是:现在各地文武力量都在我们这里。愿意辩论道理或是使用武力,清你们自己决定。但是必须预先说明,最后失败的一定要服从胜利的。穆圣见信后,即刻决定先进行辩论,如果辩论无效,再使用武力。
艾卜·苏福扬收到穆圣的回信,即进行组织安排,以罗马、波斯、叙利亚三国的学者为首席代表,其余各国的助手和揭榜前来的学者们分别安排在三位首席代表之下。在距离美地那城壕以外一、二里的地方设置会场。
到期,穆圣先派阿里前往。一切见面的礼节进行之后,他们开始问阿里:“穆圣为什么没有来?”阿里答道:“今天穆圣先派我来向大家讲明:我们现在举行的辩论会,应该先规定一个公约。谁的理由充足,就服从谁,决不许另起争端!”首席代表立刻表示同意,并立誓为证。阿里说:“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辩论了。我来到这里,算是客人,由我先讲:大家都明白,讲正道,自然要根据千古以来的大圣贤来立论,讲真理,一定要根据真主历代所降的经典。你们诸位都是认真传布古代大圣贤的宗教,精读真主所降的经典的人。那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为什么到现在还要来辩论呢?如果有什么还弄不清楚的地方;不妨咱们大家先来议论议论,就不必等穆圣亲自驾临了!”听到这里,艾卜·苏福扬不等首席代表开口,就大声嚷着说:“阿里,你现在也算是一个很著名的人物了,怎么你也糊涂了呢?这十几年来人们所以反对穆罕默德,甚至于亲族为仇,刀兵不断,这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自己称为圣人;就是因为他要泯灭古教而另行新教;就是因为他要完全推翻古圣的经典,而实行他的私人主张。就因为这三样,才使得天下的人都非常愤怒,都想杀死他,消灭他所传布的新教。而你仍然装糊涂,你还有什么说的吗!?”阿里理直气壮地说:“现在穆圣奉真主的命令,宣扬正道;;改革古教。在各种古经中都记载得很详细,犹太、基督两教的学者也都了解,不用我再细说了!”这时,波斯派来的首席代表说:“前代的圣人和现在的圣人,都是一个道理,我们遵守古圣摩西(母撒)的教道,现在你们叫我们改遵你们的教,那不是前代古圣都错了吗!?”阿里回答说:“前代圣人的教道,有时因为时间、地域的不同,而互有差异。这就像点灯一个样,一间屋子一盏灯,一千间屋子就是一千盏灯。虽然都是为了照明,但是一千盏灯或许就是一千个样子。等到太阳出来之后,所有的灯就都用不着了。现在遇到了至圣的大道,而仍然顽固地不放弃古圣的教道,那就等于在大白天,仍然在屋内守着孤灯一个样。恐怕再傻一些的人也不肯这么办吧广大家听了这样精辟的言论无话可说。这时候,艾卜。苏福扬又嚷着说:“不要在这里浪费唇舌了,我们本来是约请穆罕默德到这里来讲理的。等他来一讲,就可以定出胜负来了。何必听阿里在这里闲扯呢!”大家一听,正好借这个机会就都不言语了。阿里见此光景,即辞别众人回到美地那。见了穆圣,他把那里的情况详细地汇报了一遍。穆圣说:“既然如此,明天我亲自去和他谈吧!”
次日,穆圣同阿里一起来到会场。大众迎入,互道寒喧,然后入座。穆圣询问几位首席代表的姓名后,罗马首席代表第一个发言。他对穆圣说:“听人传说,您是要完全革除前代古圣人的宗教,是这样吗?”穆圣答道:“前代古圣人的宗教不应当革除。而我现在奉真主的命令所要革除的只是异端邪说,这正为的是要更好地发扬古代圣人的宗教啊!”仅这一句话,就使全体参加辩论的人心中都受到震动,不啻当头一棒。大家都面面相对,点头无语。那位罗马首席代表见大家都不发言,只得继续说:“我们所遵行的也是圣人的宗教呀!”他这一句话说得苍白无力。穆圣对他说:“自古各位圣人的宗教,最主要的一条就是教人要信仰独一的真主,而你们现在却都崇拜人造的偶像。就从这一点上看来,你们所遵行的,就根本不是古代圣人的宗;教了!”那位首席代表说:“您不知道,我们也是反对崇拜偶像的。凡是有知识的人都是反对崇拜偶像的,痛恨偶像的。现在我们所崇拜的不是普通的偶像,那是天主的圣像啊!”穆圣说:“天主能够有像吗?你们所造做的圣像,就和别的偶像一个样。你们也是崇拜偶像,可是你们又说反对偶像,痛恨偶像,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就好像在一起沐浴而又嘲笑别人赤身露体一个样啊!”那位·首席代表闹得个面红耳赤,回答不出来了。
穆圣没有理他,转过脸来对波斯的首席代表说:“你们是遵行古圣摩西(母撒)圣人的宗教的吗?”他说:“是啊!”穆圣说:“摩西圣人是严厉禁止教民崇拜偶像的。若按他的教规,凡是教民崇拜偶像的,一律处死。而你们现在却崇拜偶像,这是什么道理呢?”那位代表说:“那是我们先祖先父所遗留下来的呀!”穆圣说:“难道祖父比圣人还大吗!”那位代表也回答不上来了。
这时,叙利亚的首席代表接过来说:“您方才讲,奉真主的命令而推行新教,有什么凭证吗?穆圣说:“当然有凭证啊!真主所下降的古兰天经,就是最大的凭证啊!”那位代表说:“人人都会说,人人都会作,从什么地方可以证明它是真主所下降的呢?”穆圣说:“人人能说,能作的当然不能算是真主所降的天经。既然说是天经,人就不能说也不能作。如果你们说古兰天经人人能说,人人能做的话,你们大家都是博学多能,文笔超群的大学者。你们能仿作天经中最短的一章吗?恐怕在座的人都联合起来,也是做不到的。”说到这里,穆圣就朗诵了一段最短的真主默示《琐擂考塞嘞》。仅仅十几个字,而它的意义却包含得很是广大,词藻非常优美。所有在座的各类学者,不用说仿作,就是听也都听得目瞪口呆。大家一致认为这绝对不是人力所能作出来的。一位位都低头不语,坐立不安,艾卜·苏福扬一看这情况,觉得很糟糕,眼看这么多的学者都要失败在穆罕默德面前。他就站起来大声嚷着说:“今天时间已然不早了,我们明天再接着谈吧尸阿里急忙拦住他,并对大家说:“咱们事先早就约定好了,谁的理由充足,就服从谁,而且永远停止纷争。现在你们大家都再没有话说,足见我们的理由充足而且正确。大家若是肯服从真理,就请赶快皈顺伊斯兰教;若是不愿意皈顺,就请各回本国或本地,各行己事,不要再来侵扰我们传布伊斯兰教的事业了。也不要再受艾卜·苏福扬的欺骗了尸穆圣接着说:“现在真理已明,胜负已分。他们遵约与否,我们可以不加强迫,由他们自己决定吧!”说罢,就偕同阿里向大家告辞回去。一场激烈的舌战,在穆圣雍容宽大的态度下而告结束。这就是公元七世纪阿拉伯半岛上的一次“舌战群英”。
各国各地的学者在辩论失败后,都带着羞惭的心情,默默无言,无精打彩地纷纷离开了古来什顽固派的联营,悄悄地各回本国本地去了。艾卜·苏福扬想再留住大家,也是不可能的了,只得听任他们一走了之。可是联军中还有几队人马,主张辩论不成就发动联军的优势向美地那进攻。艾卜·苏福扬从心里知道,使用武力进攻,也不可避免地要遭到失败,因而无心再战。这时联军内部各路军队因主张不同,发生了内讧,在进攻或退却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而各路统帅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不愿做无谓的牺牲。总统帅艾卜·苏福扬也是举棋不定。同时他们也探听到美地那穆斯林军队早就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工作,各山路都挖了断沟,城北平原也挖了很长很宽的壕沟。若是向他们进攻,肯定是要失败的心恰在这时,天气突变,三北方的一股冷空气袭击了阿拉伯半岛的北部。冷空气过后,又连日大风不止,刮得顽固派联营的帐篷及各种用品损坏了很多,军粮的运输也中断了。粮食不够,军心恐慌,人马都病倒了。于是都不约而同地偃旗息鼓,各自逃回本部落去了。只剩下艾卜·苏福扬一军,孤立无恃,也只好暗自逃走。
穆斯林军队和美地那居民,因为都集居在城内,虽然也受到了狂风的袭击,可是损失不大。过了几天,穆圣派人出城去打探,回报说:“城外敌人的联军都被大风刮跑了,只剩下一片残迹。穆圣即刻派出人马,打扫敌人的营地,掩埋了敌人遗下的尸体,壕沟上架了很多桥梁,山道的断沟也都派人填平了,至此,敌人又一次疯狂无耻的侵略行动在伊斯兰的正义面前遭到失败,迁入美地那城内的四郊居民,都迂回到自己城外的家园广陕复了宁静而幸福的生活。
这一次战争(名为战争,其实未交锋一次),因为穆斯林军队曾在美地那城外掘壕备战,历史上就称为“城壕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