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三五回 “雪上大侠”


  第二天拂晓,草原上冷气刹刹,渗骨透肉,战士们围着火堆紧张地进着早餐。火堆和热饭也抵不住严寒的侵袭,战士们捧着水饭两用的茶缸,瑟瑟地打着寒颤。只有冷空气里散放着的饭香肉香,和战士们愉快的欢笑声,才增加着一点暖意。
  李鸿义、刘清泉全副武装,口里正咀嚼着一口没有咽下去的饭,拉过吃得饱饱的两匹快马,走到剑波跟前行了军礼:
  “二○三首长!我们可以走了吗?”
  “吃饱了吗?”剑波停止咀嚼问道。
  “饱了!这一顿饭足可解决两天的问题,不再吃饭也能跑回牡丹江!”
  “好极了!”少剑波向这对虎头虎脑的娃娃兵点头微笑着,“再把你们的一切检查一遍!”
  小李、小刘立即把马肚带、镫带、草料袋、信件迅速而细致地作了一遍检查。“一切都好了!”再次向剑波报告。少剑波咽下正嚼着的一口饭,笑嘻嘻的:“当心!不要被匪徒把你们这两个'豆兵'吃掉。”
  “匪徒们没有铁嘴,他休想我这个'钢镰刀'!”
  “小伙子,”少剑波拍了一下小李的肩膀,“你们的任务是把信亲手交给王团长,这是唯一的任务,你们俩要想尽办法完成它。同时还要注意,匪徒现在已是惊弓之鸟,如果碰上了,千万不要吓唬他,也就是说不要吓得匪徒跑得太快。
  明白吗?”
  “明白了!”小李机灵地翻着那对圆溜溜的小眼睛,“又要叫他照着原路跑,又要叫他跑得快不了!”
  “一点不错。”少剑波微笑着点点头。
  “我们可以走了吗?”
  少剑波上前一步紧握了握他俩的手:“立刻上马!只要不弄错方向,三百里外便有屯落,祝你们胜利成功!”
  “是!”他俩答应一声,飞身上马,回头向战士们招呼一声:“同志们再见!”战士们一手端碗一手挥动:“小李、小刘再见!再见!”他俩一提嚼口,两腿把马肚一夹,“咖……咖……”两匹马并肩飞奔而去。
  茫茫的草原雪地上,扬起一股旋风似的雪尘,卷裹着他俩的影子,越飞越远。
  小分队吃过早饭,拔起帐篷,跨过带形草原的狭窄部分,奔向西边山林,沿着山岗向南滑行。
  小李、小刘离开小分队的第一天晚上,宿在一片茫茫宽旷的草原上。因为带形草原的加宽,所以东西两侧的山林显得那样地矮小。他俩喂上马匹,就在雪地上筑成一座上面露天的四面雪墙,铺上狗子皮,盖上军用大衣,紧紧搂抱在一起,互相用体温来取暖。在这空旷的大草原上,他俩只占着不到两平方米的面积,四外没有一点活气,听不到小分队的欢笑,听不到林海的风涛,只有四壁雪墙,和满天的星斗陪着他们。黑夜寂静得可怕。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们想着,低语着,想着他们刚离开的二○三首长,想着活泼的小白鸽,想着叔叔般的杨子荣,以及小分队全体的伙伴。想一会儿,谈一会儿,想一遍又一遍。虽然他俩刚离开小分队只有十个钟头,可是好像离开很久很久似的。想着想着,他俩索性爬起来,一面喂马,一面遥望着小分队走的方向。两人猜测着,谈论着,可能小分队这样,可能小分队那样,可能栾超家、刘勋苍又在耍活宝,可能杨子荣又在讲故事,可能小白鸽又在唱歌,可能二○三首长又在给大家讲什么科学知识。一会儿,他俩冷了,在雪地上跺跺脚,蹦蹦高。一会儿又靠到马身上取暖。
  草原上的冬夜是这么漫长,等呀,等呀,愈等愈不亮,好像故意跟他俩为难。黑夜走吧,马的力量是吃不消的,同时又怕掌不准方向,甚至会迷失方向。
  当东南天边刚刚呈现出鱼肚白,他们高兴极了。他俩走的方向是一百二十五度,小李拿出夜光指北针看了看东南天角,恰巧他俩去的方向度正对准鱼肚白中心。回头再看了看北极星,两人紧张地收拾一阵,一起上马。
  天到正午,他俩为了让马歇歇,下了马,松了一松马肚带,步行前进。他俩的眼睛也松闲了一些,顺便环视着四周,了望着越来越宽的覆盖着厚雪的大草原。忽然在他俩右侧正西方向,发现了两人明显的黑点,两人惊疑地勒住马,仔细看去,黑点渐渐扩大,这证明那黑点是在活动,并向着自己的方向移来。小李机灵地看了一下小刘,“小刘!看!朝咱们来了!”
  “有点像!”小刘紧张地盯着黑点,“还挺快,哎!你看!
  你看!……一定是骑马的。”
  小李惊疑地自语了一声:“什么人会到这里来?”他的思想进入紧张的判断中。“猎人?还是匪徒?……怎么只有两个?”
  他的思考更加激烈起来,最后他的眉毛一耸,歪头对小刘道:
  “小刘!按我们走的时间和距离来判断,现在已离匪徒不太远了!虽然不能就碰着,可是也差不多了!得小心!”
  接着他迟疑了一下,仿佛又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为什么只有两个呢?也许是猎人?”他轻微地摇了摇头。
  正在迟疑中,两个黑点愈来愈近了,已看清了形像,一点不差,是两个骑马飞奔的人。马的颜色已经可辨认清楚,一匹白的,一匹黑的,也许是红的。按军事常识,从可以辨清颜色这一点来看,他们之间的距离已不超过两千公尺了。
  小李紧张地对小刘道:
  “小刘!不管怎么样,要从坏的方面估计,我们的任务是送信,现在我们先摆脱要紧。”
  “对!我们的任务是送信,什么人也不跟他打交道。走!”
  小刘和小李意见完全一致,说着两人咖的一声,马缰一勒,嚼口一提,两腿狠狠地一夹,两匹马听到号令向前飞奔急驰。
  可是西边的两人两马是在他们的右侧,不是在背后,摆脱是不容易的。小李、小刘虽然一阵急驰,然而距离却愈来愈近了!小李、小刘边跑边把马枪操在手里,正要准备战斗,突然那两人当当射出两枪,子弹从小李、小刘头上很高的空中掠过。随着枪声,又传来了两个人的喊声:“谷连长!
  谷连长!……”
  根据已听清楚的喊声,小李压低了声音喊道:“小刘!勒住马!”他俩把急驰的马一起勒住,“小刘!”小李继续道,“这一定是土匪的联络兵。你听见了吗?那俩家伙刚才喊'谷连长!'那个谷连长正是陈振仪小组在库仑比消灭的那一连的连长。马希山不知我们把他消灭,一定是派人来联络。这俩傻家伙一定误认咱俩是他们的人……”
  “谷连长!谷连长!……”那两人又在喊叫。
  “马家!”小李故意放粗了嗓子向那两人呼应着,“马家!”
  接着推弹上膛,“小刘!准备战斗!趁这俩家伙没认清咱俩,消灭他!给他们个措手不及,打他个死糊涂。”
  “对!”小刘也推上子弹,“来!先打他的马,打倒了马,我们就可以走出去,马的目标大!好打!”
  “不!”小李制止小刘,“射人留马!给他消掉人,缴获两匹马,我们再加上两匹马,换班骑,速度更快。就这样,就这样!小刘!别慌!等他靠近。”
  两个匪徒已近百米以内,在马上一颠一颠,显然是放缓了速度,小李、小刘把马一提,迎面向匪徒跑去。在离三十几步远的地方,两个匪徒瞅着这两个不像同伙的娃娃兵,刚一愣神,小刘、小李当当一连四枪,两个匪徒滚落在雪地上。
  为了更有把握,小李、小刘朝着雪地上的两具尸体又射了四枪,匪徒一动也不动。他俩下马拿了枪支,搜出匪徒的匕首。
  小李向小刘一笑,“好极了!没打错。”
  匪徒的两匹马,惊枪后,在草原里乱窜,小刘正要去捉,小李马上把他叫回:“不用捉,马恋群。”说着他命小刘一起上马,一提嚼口,向前跑去。匪徒的两匹马,立即停止了惊窜,顺着两个匪徒的尸体,小跑了一个大圆圈,然后挺胸昂头站在那里,瞅着小李、小刘的马,瞅了一会儿,嘶叫两声,一阵急奔,追了上来。他俩各捉一匹,收起马缰,挂在自己的马鞍环上。两人四匹,向东南急驰。
  从此小刘、小李的奔驰速度更加快了,一会儿骑这两匹,一会儿再骑那两匹,四匹马驰载着两个通讯兵,减去了休息缓行的动作,一直飞奔向牡丹江。
  侯、谢、马匪徒的大队,自从玩了八卦路的花样,又经过几天草原上的逃窜,得意地摆脱了小分队的追击,这几天总算安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天下午,到了滨绥路上山市站以北的一个小山洼,四下严布警戒,并立即派出三个匪徒,沿着他选好的过路点和进长白山的路线进行侦察。三个匪徒化装成三个民兵向路南万年屯走去。
  万年屯是滨绥路南火龙沟和王八沟交汇点上的一个林边屯落,屯里的人大多是林业放木排的工人。土改后已经组织了武装护林队,有步枪七八十支。因为万年屯周围全是大森林,所以屯落极为稀少。西距火龙沟三十多里,东距马场屯也是三十多里,北距山市车站二十五里,这个大大的空隙,确是匪徒们逃窜极有利的地方。
  这里的自然景致极美,在王八沟的沟口,有一块巨大的青石,青石的形状恰似一个巨大的乌龟,四只腿粗细长短一点不差,一个大脖子伸向火龙沟与王八沟的交汇点,活像乌龟在晒盖饮水一样。石龟的全身被山洪冲刷研磨得溜光溜光。
  王八沟就是以这个巨大的石龟而得名。
  万年屯座落在石龟东面不远的一个小山脚下。面对王八沟,侧临大石龟,所以附近的人都称这个屯为王八屯。可是本屯的老百姓对这个称呼十分不满,自己便起了个名字叫万年屯。意思是乌龟可以命活万年,长白山的青松万年不老,火龙沟的流水万年不断。
  这屯也真有些长寿人。百岁以上的老头、老太婆有十七八个。人们伴居着自然界中的永不衰的大森林,永不断的长流水,永不污的新鲜空气,真是一个好地方。
  侯、马匪徒,眼看着巍峨的长白山,又在异想天开。马希山揪了一下他那肮脏的仁丹胡子,咳了一下他那干拉拉的嗓子,“少剑波,我看你能不能长上翅膀来奈何我马某?”说着瞅了瞅侯殿坤。
  侯匪抬了抬他那几乎落到鼻尖上的近视眼镜,“存在就是胜利,哼!进了长白山,来春咱就可以大展翅膀,卷土重来。
  国军一到,那时咱的位置就要和共军调过来。”说着把头一点,“到那时,再看看咱的。”
  匪徒们逃了狗命,只管用牛皮大话给自己壮胆,哪知在他们背后不远的一座山上,已经追来了他们的死对头。匪徒们的一切已经落在少剑波望远镜的镜头里。
  按刘勋苍的意思是“马上冲下去,打他个人仰马翻。”可是剑波不同意:“按人数来讲,匪徒比我们还多两倍;按战术来讲,'切屁股割尾巴'又不能割,因为现在敌人是集聚在一个不大的小山洼里,既没甩屁股,也没留尾巴;按时机来讲,一口吞掉的时机已到,可是小分队自己的能力却一口吞不掉,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因此他派了孙达得带领两个战士,化装成老百姓,去到铁路侧,监视匪徒可能产生的特殊行动。
  黄昏,三个侦察的匪徒气喘嘘嘘但又宽心自得地走到马匪跟前,“报告司令,前面没有共军,除了王八屯的护林队外,什么'钉子'也没有!”
  匪首们听了这个开心消息,心花顿时开放,马希山一拍大腿,“等我马某进了长白山,背靠吉林,那时我要脚踏镜泊湖,手抓牡丹江!”他把拳头一摇,“哼哼!这叫做虎入深山,龙归大海,我要把共产党的天下搅他个天昏地暗,杀他个尸骨堆山。”
  谢文东摘下帽子摸了摸秃脑门,“走吧!是时候啦,夜长梦多呀!”
  马希山咬了咬牙根,拉长了嗓门,“别慌,前无阻挡,后无追兵,忙什么!我要狠咬他一口再走。挖不掉他的眼睛,也要割掉他的鼻子,马某向来不放弃一刻的良机。”
  马希山正说得得意洋洋,奸凶的眼睛向四下一望,不知又要说什么。忽然从牡丹江方向,噹噹咣咣驰来的一列火车,吸去了所有匪徒们的注意力。
  列车急驰,烟囱喷着火星,驰过匪徒们所在的山脚下,离开滨绥铁路干线,弯向西南,奔向火龙沟的森林铁路。
  马匪怒视着这列人民列车,咬着下嘴唇,好久没有说话。
  直到列车远去,他才回过头来,向侯殿坤、谢文东比了一个手势,“过路等到下半夜,等那王八屯的护林队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时候,我们给他袭击上去,杀他个痛痛快快。一来出出这股冤气,二来多掠点粮米好过长白山,三来弟兄们也好开开心。”
  “对!”侯殿坤特别赞扬地向马希山伸了一下大拇指头,“这才叫有勇而敢为,多智无漏隙。”
  马希山更加得意,大腿一拍脚一跺,“我要再来一个库仑比。”
  郑三炮和蝴蝶迷把牙一龇,屁股一扭,“咱陪你再来一次杉岚站。”
  匪首们得意地一阵狞笑。
  小匪徒嘁嘁喳喳鬼声怪调:“奶奶!老总又要开开荤,来个十七八的。”
  十二点了,孙达得气喘嘘嘘地跑上山来,向剑波报告:
  “二○三!敌人已经过路了!”
  顿时小分队紧张起来,一起站在山头,遥望着他们的正前方。
  杨子荣率领几个战士在检查着他预备好的大大的柴草堆。
  少剑波在战士们前面静静地看着夜光表,默默地数着:
  “一分……五分……十分……三十分……”
  四十分了!战士们的心像一颗马上就要爆炸的手榴弹一样,紧张地等待着痛快的第一枪。他们焦急得十分不安。
  一点钟了!
  白茹忍不住突然惊叫一声:“怎么?小李、小刘没完成任务?”
  少剑波十分不耐烦地严厉地向白茹喝斥道:“别吵!”
  白茹和战士们眼瞪瞪的全神注视着黑洞洞的远方,内心都在不安地猜测着:“小李没完成任务吗?埋伏地点搞错了吗?”他们恨不得用眼睛穿透黑夜,穿透山丘,看看匪徒走在哪里,我们的主力埋伏在哪里。
  夜光表滴滴地走着,一点二十分了!少剑波和杨子荣也随着每一秒时间的度过而增长着内心的焦虑。频频地瞅瞅表,又频频地遥望着黑暗中远方的山影。
  战士们紧张兴奋的期待,已在受到失望情绪无数次的袭击,泄劲松懈情绪每秒钟都在增长。有的长喘了一口粗气,带动得周围的空气也由紧张变为松懈。
  一点三十分了!少剑波的心,由开始嫌它走得慢,而此刻变为又嫌它走得太快了!因为它每走动一秒便使他增加着一分焦虑。秒针又移动了七秒,失望正沉重地压在每个战士的心头。突然,一颗信号弹,高悬在西南天空,接着那里便是一阵暴雨似的枪声,炮声,手榴弹声,几乎是所有的火器在同一秒钟内一起开火。
  小分队战士欢腾地狂跳起来。
  “漂亮!”少剑波兴奋得几乎和战士们一样地跳起来,*万年屯,万年屯,埋伏点选择得太好了!“接着他回身向正在搓手擦拳的杨子荣命令道:“点火!”
  三把大火冲天升起,照的遍地通亮,在熊熊火光的照耀下,小分队尾随着匪徒们过路的踪迹,跨过滨绥路,奔向路南的一个秃山。战场拉到了他们的跟前,隐隐约约听到了雄壮的喊声。
  半点钟后,枪声稀疏了,战场上燃起三堆大火,在旺盛的火光中,送来报捷的军号声。
  天亮,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
  由火龙沟方向,披着晨曦,飞来二十余骑。杨子荣用望远镜紧张地辨认着飞来的人。“王团长来了!跑在前头的是小李和小刘。”
  “对啦!对啦!一点不错。”战士们兴奋地嚷着跳着,*会师啦!“
  少剑波兴奋地瞅了下战士们,”同志们,穿滑雪板,准备下山会师,等王团长飞马到来,我们来一个飞滑迎接。“
  “对!咱们来一个'飞会师'。”战士们愉快地边喊边整装,迅速地整装完毕,个个挥舞着雪杖,等候着剑波的命令。
  当王团长等二十余骑驰到离山脚很近的地方,小李、小刘这对娃娃兵,跑在最前头,手一挥一扬边驰边喊,所有的人已完全可以认清。少剑波把手一挥,“同志们!飞上前去!”
  战士们一起高呼:“胜利!万岁!”雪杖一撑,身体一倾,像一群将着地的飞鸽,飞掠下秃山。两边的喊声交集起来,秃山前汇成了响亮的声浪。
  小分队战士利用山上滑下来的惯力,绕着王团长等二十余骑划了一个大圈,然后围成一个圆圈止住,把王团长围在中央。
  王团长胖胖的脸上,兴奋得像似每块肌肉都在跳动,手一扬一扬亲热地看着他周围小分队的战士:“庆祝同志们胜利!”
  战士们一起高举枪支,“首长健康!”
  王团长挥了挥手,从肥大的大衣袋里掏出一扎信来,举在空中挥动了几下,“同志们,你们为民除害有功,各地群众,各个机关,各土改工作队来信表扬你们,并为你们请功!”
  战士一起高喊:“一切归功于党!归功于群众!”
  在战士们的高呼声中,王团长和剑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他俩拥抱得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人。这个礼节虽然十分生疏,他俩之间也是生平第一次用它,可是此刻看来却是非常自然,因为它和战士们的情感,和周围的空气再谐调没有了。好像晴朗天空一轮皎洁的明月,万绿丛中两株英雄的松柏。
  王团长结束了他俩热烈的拥抱,便走来和小分队的战士一一亲切地握手。当握到杨子荣、刘勋苍、栾超家、姜青山等人时,他那胖胖的身体,随着他们上下颠动的四只手跳了起来。
  最后一个握手的是站在高大的孙达得身旁的白茹,当王团长肥大有力的手一握到她那温热的小手时,王团长逗趣地说:“啊!小白鸽!没被老虎吃掉。”
  “吃不……哎哟……哎哟……”白茹还没回答出王团长逗趣的问话,因为王团长的大手一用力,把白茹痛得哎哟哎哟叫起来,雪杖也失落在雪地上。王团长咧嘴一笑,松开了大手,白茹微笑着头一歪,红腮上的那对深深的酒窝闪闪微动,和她那对有神的大眼睛有节奏地跳跃着,在崇敬的眼光里射出了探问的神色:
  “王团长!生了吗?”
  战士们出神地静等着王团长答复这句摸不清头脑的问话。王团长心里明白,嘴上却有趣地反问着白茹:
  “哎!你这个小白鸽,我和你这么亲热,你还说我生了!
  真不讲理!”
  “不!”白茹急切地加重语气,“我问你我们的指导员生了宝宝没有!”
  王团长哈哈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生啦!”
  “生个啥?”白茹天真地追问。
  “生个人呗!”王团长滑稽的答复,引得战士们大笑起来。
  白茹边笑边说:“我还不知生个人!我是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王团长愉快地瞅着白茹眉毛一耸,“再长十八年,也是个小白鸽。”
  白茹双手一阖,像似要跳起来的样子,“那太好了,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好啥!”王团长故意压住自己内心的喜欢,向白茹开玩笑地说,“丫头片子,不能当兵打仗。”
  白茹听了小嘴一噘,“呀!首长的观点太不正确了,重男轻女,落后意识,老封建,违反……”
  “好啦!好啦!小白鸽,批评得这么尖锐,好厉害的丫头。”
  王团长咧嘴大笑,向这位反攻的姑娘退却。
  战士们一起大笑起来。剑波在笑声中,向王团长一点头,“走吧!”
  “好!到你们的大本营。”王团长说着和剑波并肩向秃山顶走去,战士们跟在身后。
  到了山顶,留下的几个骑兵,已把帐篷扎好,王团长一看,“嘿!大本营真漂亮。”和几个扎帐篷的骑兵握手后,转身对剑波逗趣地问道:
  “伙计!为什么在山顶安营扎寨?”
  少剑波笑了笑,“没关系,这里没有司马懿,咱背上有粮,地下有雪,树上有柴,吃的喝的烧的,样样不缺,可方便呢!”
  王团长哈哈一笑:“如此说来,你犯不了马谡的错误。”
  “犯不了!”少剑波更有趣地向着王团长,“你也用了诸葛亮的用人错误,也不用官贬三级。”
  他俩一起笑起来,进了帐篷。
  少剑波和王团长坐在铺草上述说开了五个月的生活,从九龙汇谈起,讲到杨子荣智识小炉匠;刘勋苍猛擒刁占一;蘑菇老人神话奶头山,白茹认干爷爷;栾超家跨谷跳涧修“天道”。又讲到追踪一撮毛;夹皮沟和李勇奇;杨子荣献礼,舌战小炉匠,盛布酒肉兵;孙达得雪地长途联络;高波二道河桥头大拚杀;小分队除夕驾临百鸡宴;将计就计打九彪。再讲到姜青山和赛虎;刺客和叛徒;火烧大锅盔;切屁股割尾巴;刘勋苍槽头炸马;大周旋;陈振仪解救。并把山林中的奇见奇闻,什么库仑比的四大怪,威虎山的穿山风,奶头山的天乳泉,讲了一个痛痛快快。
  王团长听得是那样地出神,他确为他的战友、他的战士这一场斗争而骄傲,眼中射出无限敬佩的光芒,望着他身旁的英雄的战士。最后他兴奋地说道:
  “我们勇敢的'雪上大侠'!你们的事迹应写成一部美丽的小说。我再给你补充一段,小李小刘巧夺马,你还不知道吧?”
  少剑波谦逊地做了一个手势,“这点事迹比起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来讲,是太微不足道了!周旋了五个月,消灭了不过七八百匪徒,名义上是五个旅,实际上是空架子。”
  “不!”王团长不同意剑波的说法,“这样估计你们的作用是太不公道了,你们所消灭的不仅是匪徒五个旅的空架子和七八百人,而是远超过这个数目。”说到这里,王团长加重语气,“你们把国民党牡丹江地区的'先遣图'缴获了,这些国民党地下分子,比公开的匪徒要多到五六倍,他们全是些地主恶霸、伪满警宪、官吏、惯匪、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国民党的派遣分子,他们是人民的死对头,也是我们的心腹患。
  可是现在不管他明枪暗箭,乌龟王八蛋,一下扫光。”王团长兴奋地握了握拳头,“今天,也正是今天,全牡丹江地区所有的部队,公安武装和民兵,一起出动,给他个一网打尽。所以我只带来一个营的兵力,其余的完全由刘政委和王主任带着,配合兄弟部队,执行这个一网打尽的任务去了!我们团的地区是牡丹江市和新海县。”
  刘勋苍等一听,乐得蹦了起来,一头撞在帐篷顶上,把个小帐篷撞得晃了两晃,发出一阵响声。正在热烈的欢笑声中,通讯联络参谋陈敬同志闯进来,先和剑波亲切地握了手,便向王团长报告:
  “战斗结果:毙敌四十八名,俘敌七十二名,共歼敌一百二十名,缴获战马八十三匹,毙马二十一匹。按歼敌人数尚有十五匹战马未获,可能是跑散了,警卫连正在搜索。缴获步枪一百零三支,各类手枪四十三支,机枪三挺。”他停了一下,“只是匪首侯殿坤、谢文东、马希山等漏网,经仔细盘问俘虏,都说匪首们在过路时走在前头,过路后便落在后头。经过侦察员各处仔细侦察查踪,发现在我们埋伏圈外一千五百米处,有骑兵踪迹沿火龙沟万年屯之间的空隙点奔向山里。现在听候您的命令!”
  王团长略一思考,眉毛一耸命令道:“现在命令一营,马上挑选能骑马的战士,骑上缴来的马匹,追击!命一营副营长负责指挥。”
  “是!”陈敬行了军礼,转身要走。
  “等一等!”少剑波微笑着向王团长请求,“骑兵既然没来,就不必临时组织了,最后的一口,还是让给我们吃吧!因为……”
  “是的!二○一首长。”没等剑波说完,刘勋苍忽地站起来,“最后的一口应该让给我们小分队,不然就是待遇不公。”
  杨子荣摸了一下他那多日没刮的胡髭,嘴一咧向着王团长:“二○一首长,骑兵到了大森林是不管用的!”
  “为什么?”王团长好奇地问道。
  杨子荣幽默地答道:“雪深绊马腿,树密碰马头,别扭极了!”
  “还有!”小董补充道,“树枝扫人脸,灌木打马眼,不如咱这滑雪板,轻便灵巧,有空就钻,下山比火车还快,让匪徒先跑三天,保险到不了长白山顶,就叫他回老家。”
  王团长听了这番议论,微微一笑:“好!就让给你们这些'雪上大侠'吃最后一口吧。”
  帐篷内一阵兴奋的欢笑,欢笑中又冒出来栾超家尖溜溜的声音:“二○一首长答应请客啦,这一口不吃,馋也馋死了!”
  少剑波回身向身旁的孙达得、姜青山命令道:“青山同志!
  回山市站吃饭后,你和达得同志,带着赛虎,跟踪追查一下,先弄清匪徒的去向。”
  姜青山和孙达得愉快地应了声“是!”剑波同王团长商量一下,把一营部队和小分队开赴山市站休息,上点给养,准备未来的追击。
  小分队战士收起帐篷,穿上滑雪板,手舞雪杖,满口歌声,使王团长羡爱得阖不上嘴地笑着。“你们在,掌握了滑行技术,这在军事上是一大创举。”
  少剑波微笑了一下,“适应这种环境作战,也非掌握了它不可。”说着和王团长一匹上马。
  刘勋苍借老秃山的斜坡,玩了一个滑行的花样,正触向王团长的马头,把马吓得一惊。王团长夸赞道:“嘿!坦克!
  真好武艺!”
  刘勋苍抬头望了一下王团长,直截了当地道:“二○一首长,咱俩比赛一下,看看你的马快,还是我的滑雪板快!”
  “好!坦克!你要和我赛跑啊!这我可干不了,就算我认输了,可是你这个选手得来个表演。”
  “好!表演!表演!”战士们兴奋地喊着,他们早已愿在首长和战友面前来显显自己的新技术。
  少剑波向战士们微笑着,“可别丢了丑,滚了雪球!”回头对王团长低声道:“走!我们先下山,从山下看更有意思。”
  说着向杨子荣低声嘱咐了几句,让他帮刘勋苍指挥表演,便和王团长策马下山。将到山脚,二人勒回马头,向山上望去,只见刘勋苍比比划划,在向战士们说什么。然后站在一旁,向山下指了几指,是向战士们指点着滑行路线。
  一切安排妥当了,只见杨子荣手一挥,三个战士成“三三制”小组战斗队形滑下来。接着是六个战士分成两组尾随着滑下来,接着九个、十二个,布成一个巨大的锐角,沿宽秃的山坡飞钻下来,掠过王团长前面,飞向山市。
  后面便是白茹,她事先已把药包挂在小李的马上,此刻她只戴一项红色的绒线帽,身披一件白色雪地掩护服,玲珑的身段,站在山顶刘勋苍身旁,更显得小巧美丽。只见她身体一弓,雪杖一撑,飞下山来,在王团长和少剑波眼里,那顶小红帽愈加鲜艳,衬托着这座雄伟的大秃山,呈现出一幅美丽的图画,真是皎洁雪峰上的一点红。她披的白色掩护服,在飞滑中招展在背后,恰像白鸽的翅膀翔翔飞舞。她那扎着白纱布的两条不大的小辫,影影绰绰活像白鸽子的尾巴。
  王团长意味深长地微笑着瞥了剑波一眼,“嘿!小丫头,真像个小白鸽!”然后他转向正在看得出神的剑波,“老弟!怎么样?别叫小白鸽再着急了!”
  少剑波羞红了脸,视线放弃了飞滑的那顶小红帽,低下头在想着……正在这时,白茹顺着斜坡飞过来,体轻如燕,嗖地掠过,绕王团长和剑波近旁,划了一个大圈在王团长马旁站住。
  王团长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好丫头,小女侠!”
  接着他们的视线便被山上的刘勋苍、姜青山吸去了。
  刘勋苍和姜青山,选了一个坐椅式的地形,青山在前,勋苍在后,比谁的速度都快,飞将下来。滑到一个陡得像台阶般的地方,只见他俩各自将身一跃,脱离地面,飞在空中,在空中逍遥自如地飘飞了一段长长的距离,然后平稳地滑翔着落向雪面。这一个惊险的动作,使王团长紧张地呀的一声,双腿紧夹着乘马嚷道:“真是两辆飞坦克!”
  当刘勋苍、姜青山滑到跟前,王团长故作严肃地瞅着刘勋苍:“坦克!怎么你还留后手!为什么刚才你这一着没教会小分队?嗯?”
  刘勋苍圆瞪两眼,正经地辩解道:
  “二○一首长,这太冤枉啦!为了教给战士们这一手,我们俩都罚他们下小操,他们最初有点不敢干,现在都有个半拉架了!刚才二○三首长嘱咐别滚了雪球,所以谁也没敢来这一手!”
  王团长笑着拍了拍刘勋苍强壮有力的大肩膀,“好!好!
  好!你这个教官有成绩。”
  “这应当归功于姜青山同志,”刘勋苍指着跟前的姜青山道,“这一手连我还是姜青山同志教会的!”
  王团长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位英武壮美的青年猎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赞美地夸奖道:
  “真是一个雪上无敌的'奇侠'!英雄……英雄……”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