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二三回 少剑波雪乡抒怀


  阴历正月初一,威虎山和和平平,瑞雪飘飘。
  小分队酣睡在座山雕的老巢里。
  座山雕和他的喽罗们,被押在过去的库房里,人多地方小,他们是一个紧挤着一个坐着,像一串一串的大对虾。匪徒们愁眉苦脸,像些落汤鸡。有的上来了大烟瘾,不断地打哈欠,眼里淌泪,鼻孔流涕。有些瘾急了的匪徒,两只手像鸡刨食一样地抓地,用拳头狠狠地捶自己的大腿,抓头发,靠墙的一次又一次地向墙上狠碰后脊梁。这些败类的模样,真是千奇百怪,什么下流洋相都有。
  杨子荣领着那些久遭蹂躏被解放的妇女,正紧张地为小分队准备着午饭。大锅烩鸡肉,清水煮野猪下杂,蒸了满满的几大锅大米饭,外加一锅多料的鸡杂汤。等小分队起来,来一次排排场场的新年饭。杨子荣还特为剑波煮了大大的一盘颤颤闪闪富有弹性的狍蹄筋。
  少剑波早就醒了,他向来兴奋的时候是睡不着的。特别是战士们冻坏了脚,更使他沉重地担心,担心昨夜白茹的治疗是否完全有效。再加上他要尽快地向上级写报告,处理俘虏和订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当他得意而兴奋地写着报告的时候,当他写到下一步行动方案的时候,突然觉得他内心袭来一种压力,顿时促使他沉入深思。他想着何政委的谆谆告诫,“闻胜勿骄”。的确胜利刚刚是开始,的经验也仅是初步掌握,敌人的大头还在后面,离党要求干净彻底消灭敌人的任务,还有相当的距离。特别在这两个多月的战斗中,就出现了一个二道河桥头的失利战,又出现了大量几乎是普遍的冻伤,使他十分痛心起来,深刻反复地自责着自己的马虎大意,造成了同志的牺牲和痛苦。
  他的思考,又特别集中在下一步的行动方案上。消灭妖道吧?为时过早。不消灭吧?座山雕覆灭的秘密又难保持,因为他们常来常往。保持不住这一秘密将会惊醒敌人,暴露自己。想到这里他就惦念着栾超家的第三路。他相信他的战友机智灵敏,勇武过人,可是在他的秘密路上有着十分的危险和困难,他的任务是要从妖道那里窥知匪徒们更多的秘密。这个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呢?他那里有没有他自己克服不了的困难呢?他在施用着什么手段呢?
  想到这些,他的报告再也写不下去了,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条件来下达他最后的决心。他深知这样写上去的报告,将引起何政委、田副司令和王团长、刘政委对他无限担心。从以往的经验中证明了,当少剑波的工作愈顺利,战线愈大的时候,首长们对他卡得愈紧,甚至有时使他抱着委屈。记得有一次,是少剑波起草了一个步炮协同作战的计划,内中只有一个字的差错,被田副司令作了严格的训斥。现在这件事又在他沉思的脑海里重演起来。
  是在一个深夜里,少剑波接到司令部的电话,他一拿起耳机即知是田副司令员。
  田副司令在电话里说:
  “少剑波同志!你的命令上有严重的错误。”
  “这一点我还没觉察到。”少剑波拿着听筒,显然因为他那十分自得的部署受到指斥而不满。
  “那么请你拿出你的命令,”田副司令的声音更严厉,“从第四行第二句念起!”
  少剑波展开命令,对着听筒,真切地咬着每一个字念道:
  “在炮兵射击后,突击队马上发起冲锋,以勇猛……”
  “好了!”田副司令制止了他再向下念,“就是这两句。你说是在炮兵射击后,”
  田副司令特别加重了那个“后”字的音量,“步兵发起冲锋,这能协同得好吗?嗯?”
  少剑波的眼紧盯着他眼前命令上的“后”字,愣住了。
  “同志!”田副司令语气放缓和了一点,“后!后到什么时间呢?我们的步炮协同,要像一架最精密的机器一样,在它的接缝间,要间不容发,炮兵猛打的威力,要和步兵猛冲的威力,牢固无隙地结成一体。也就是说,你的炮兵打在敌人头上的最后的几发炮弹爆炸了,步兵要紧接着像活炮弹一样压在敌人头上,应当是弹片和刺刀尖接连得像精密的机器,它们互相成为一个力量,必须是一个力量,消灭敌人又不伤害自己。如果等到你射击后再发起冲锋,这就给敌人以苏醒的机会,这就叫猛打无功,浪费炮弹。”
  少剑波慌了,“报告司令!我的本意是……”
  “不管你的本意是怎样,客观是如此。现在需要你再细!
  再细!再加细!”
  听筒嘭地搁下。
  少剑波在深沉的追忆中,好像又听见电话耳机嘭的响声,他惊醒了,眼前恢复了威虎山的雪景。
  “再细!再细!再加细!闻胜勿骄……”他一面念叨一面走出威虎厅,向着喷香的伙房走去。
  伙房的门前,李勇奇领着十几个民兵,正抡动长柄大斧子,哼呀哼呀地劈木柴,干得又起劲又欢笑。头上冒着腾腾的热气。大粗的原木段,被他们十斧八斧就劈成了粁子。
  “怎么不休息呢?”少剑波突然出现在他们跟前。
  李勇奇等十几个人被这可亲的语声唤住,直起腰,抹着头上的汗珠,笑嘻嘻地望着剑波,“二○三首长,这样好日子怎么能睡得着呢!可是……”他们翻过来又向剑波反问道:
  “二○三首长,你怎么不休息呢,你太辛苦了!我们光动些力气,你又要动力气,更得动脑筋,你不休息我们可有意见。”
  少剑波微笑了一下,“我休息了五个钟头,够了!”
  “那还差得远!”杨子荣从蒸汽腾腾的伙房里闯出来,咧着乐得闭不阖的嘴,“叫咱们的小白鸽知道,你们都得受批评。”
  “那你呢?也剩不下。”
  “我例外,我当了这多日子的团副,把觉睡过劲了!现在我还有好多的储蓄呢!”
  大家一起笑起来。欢笑中杨子荣向剑波等人报告了他给小分队准备的年饭。什么烩大锅鸡,多料鸡杂汤,软捶野鸡胸,火烤山猫肉,清炖野猪下杂,整炸狍脑,清煮虎骨汤,野猪耳蹄冻……他一口气说了有个二十来样,全是飞禽走兽,许多名堂剑波向来也没听说过。
  少剑波亲热地微笑着,“嘿!你在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名堂?”
  杨子荣哈哈一笑,“这些物质基础是座山雕给咱准备的,这套名堂是当团副刚学来的。”
  “有成绩!有成绩!”
  大家愉快地笑起来。
  “可惜没有白面,包不成饺子!”杨子荣还嫌美中不足,“要是再有了饺子,那咱这个大年初一就更阔啦。”
  “我看这比饺子好!”
  少剑波逗趣地说,“饺子固然是我国人民吃年饭的风俗,不过太一般化了,今年咱过这个特殊年,应当吃点特殊饭,不一定一般化的非吃饺子不可!”
  在大家的笑声中,剑波补充地说道:“战士们一定感谢你这个大年初一的事务长。”
  杨子荣向剑波一伸大拇指头道:“更应当感谢你这个敢上威虎山过年的指挥官。”
  少剑波谦逊地把手一摇,向四外山包战士们睡的窝棚走去。杨子荣和李勇奇等人,目送着他的背影,露出钦佩的笑容,看看他进了窝棚。
  少剑波进到窝棚里,首先掀起每个战士的被角,看看那被冻坏的脚。当他发现战士们的脚已经没有冻紫的伤痕,而且全恢复了红壮的颜色,内心为之大喜。他又关切地看着他那些呼呼大睡的战士,抱着他们的大枪,枕着他们的滑雪具,躺在匪徒们给准备好的火炕上,睡得是那样甜,脸上呈现着健美的红光。有的战士把大衣蹬了,剑波悄悄地慢慢地给他们盖上,深怕惊醒了他们的甜梦。
  他巡查了所有的窝棚,他安心地微笑着,想着:“战士们的脚被白茹学得的秘方治好了!让他们甜甜地睡一觉,醒来再饱饱地吃一顿,饭后再组织一下,开个娱乐会,痛痛快快地乐一场。”
  “什么节目呢?”他略一思考,“很丰富,叫杨子荣讲他当团副,让大家学学杨子荣的赤胆忠心和机智灵敏随机应变的斗争艺术,以及他那刚毅的意志和惊人的胆魄。叫白茹唱歌,这是战士们一向所喜欢的。再叫刘勋苍耍活宝。只可惜缺少个栾超家,他要在的话,会使大家又要笑破了肚子。这个古今中外的万事通,什么故事他也会弄的个驴头不对马嘴,特别他那个'韩信大战金兀术'、'岳飞搬兵让孙悟空当先行官'和'蒋介石与猪八戒争盘丝洞的女妖精',更讲得可笑。”
  他想了这一切,便步下山包,要先写自己的日记,写好后和战士们一起来过这个快乐的年初一。他回到威虎厅,急忙地找皮包,拿他的日记本,他习惯地刚要喊高波,一阵难过的心情又压住了他,脑子轰的一阵,像一瓢冷水浇在身上。
  高波长眠了!不见了!
  和他永别了!少剑波的眼眶又是一阵湿润。
  再看看李鸿义,正在那里酣睡,因为炕烧得太热,他把盖着的军大衣全蹬了,身体睡成一个大字。少剑波为了使他酣睡,不惊动他,自己找皮包,可是遍寻不见,他马上想到一定是在白茹那里。
  小分队出发以来,只有白茹一个女的,在屯落里住时都是给她找一个单独的房子,让个老太太或大嫂和她作伴,在夹皮沟一直是和李勇奇的小妹李三妹住在一起。到了威虎山,没了这个条件,杨子荣便把她安排在从前座山雕的老婆子住的那个最漂亮的窝棚里。
  少剑波冒着越下越大的雪朵,走来这里,一进门,看见白茹正在酣睡,屋子暖暖的,白茹的脸是那样地红,闭阖着的眼缝下,睫毛显得格外长。两手抱着剑波的皮包,深怕被人拿去似的。她自己的药包搁在脸旁的滑雪具上,枕着座山雕老婆子的一个大枕头,上面蒙着她自己的白毛巾。头上的红色绒线衬帽已离开了她那散乱的头发,只有两条长长兼作小围巾的帽扇挂在她的脖子上。她那美丽的脸腮更加润细,偶尔吮一吮红红的小嘴唇,腮上的酒窝微动中更加美丽。她在睡中也是满面笑容,她睡得是那样的幸福和安静。两只净白如棉的细嫩的小脚伸在炕沿上。
  少剑波的心忽地一热,马上退了出来,脑子里的思欲顿时被这个美丽的小女兵所占领。二十三岁的少剑波还是第一次这样细致地思索着一个女孩子,而且此刻他对她的思索是什么力量也打不断似的。
  他想着,她确是个活泼天真、能歌善舞的小白鸽,只要她不是在睡觉,便没有一刻安静的时候。王团长时常和她开玩笑,只要一见面,必定要揪一下她的头发,他常说:“来!
  小白鸽,人家都说你的头发是空的,让我揪一根看看。”说着便抓在手里,不揪下一根不放。刘政委见面一定要叫她唱个歌才能放走。
  可是当她看到剑波,就羞答答地一言半语也没有。尤其这半年,在小分队出发以前,白茹见了他规规矩矩的行礼,他也严严肃肃地答礼,格外拘束。
  有一次的民主会上,卫生队给团首长提意见,白茹提了一条说:“团首长谁都好,就是二○三的架子大,真不接近群众,年轻轻的,那么大的架子,官僚主义!”大家对她的意见笑了,都说:“二○三可没架子,这个意见不正确。”
  少剑波望着威虎山上的落雪,白茹的事一幕一幕浮上心头。
  当白茹十六岁给姐姐当勤务员的时候,一看到剑波去了就把两个小辫一甩,走出去,从门缝里偷看着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小营长。
  有一次剑波作战回来,患了感冒,她刚十七岁,当护士长,给剑波来送药试体温。屋内一个人没有,只有他们俩,二十分钟的时间,只说了五句话。
  “多少度?”剑波问。
  “三十八度五。”
  “饭前饭后药?”
  “饭后。”
  …………“报告,可以回去吗?”
  “嗯!”
  这样两个活泼人,可是当他俩到一块,竟死板得难受。这原因主要是剑波总遵循着一条原则:“在女同志面前要十分稳重。”特别是白茹这样的青春少女,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又是从姐姐那里来的,更要注意,以免引起影响。
  可是白茹呢?却是另一种眼光看剑波,她内心老想:“剑波是自高自大,和他姐姐鞠县长一点不一样。他又俊俏、又年轻、又聪明、又勇敢,这些条件决定了他的眼光高,一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所以就在女人面前摆架子。”
  小山子战斗的时候,白茹在火线上一连抢救了九个伤员,评模时,剑波有点不相信。以为这么一个体轻不过百的小丫头,怎么能干出这样出色的事。直至医院里的伤员纷纷写信来给白茹请功,剑波才确信了。
  小分队出发以来,她和男同志一样,奔驰在,争取了王因田夫妇,团结了蘑菇老人,在奶头山一样的攀岭跨谷跳山涧,苦练滑雪,和男人一样的向严寒搏斗,十分认真地建立小分队的防冻保健卫生制度,保证了行军战斗的顺利开展。她又学得了对祖国医学有用的秘方,昨晚的彻夜治疗,使严寒没有冻垮小分队,解决了别人所无法解决的难题。到现在为止,小分队没有发生一个非战斗减员。
  今天她甜甜地睡在这威虎山上,她现在十九岁刚开头。十九岁!她无兄无弟,她只有无数的革命同志。她和他们这样地度着她的青春,在为实现共产主义战斗着的大道上过着青春。无数的英雄事迹点缀装饰着她不平凡的青春,此刻少剑波心里为他的小分队有这样一个女兵而骄傲。值得骄傲,他内心骄傲的不能抑制,他自语着:“什么是女英雄呢?这是多么美丽的青春啊!”
  想到这些,少剑波所看到的已不是眼前的大雪,而是在一个新鲜可爱百花齐放中的一个美丽的少女,一个美丽的白茹,矗立在万花丛里,并朝着他投射着动人的微笑。
  “白茹!”他不知不觉地喊出来,“什么是女英雄呢?”
  他这声自言自语,好像惊醒了酣睡中的白茹,只听屋内白茹翻了一下身,并且喃喃地说着一句梦话:“他怎么对我这样腼腆呢?他怎么老对我……”
  少剑波一愣神,大雪飘飘盖满了他的衣服,他此刻才觉悟了自己是站在露天的落雪里。可是自己的手和脸,和自己的心一样,却是热乎乎的。他连忙叫道:
  “白茹!白茹!”
  “早听见啦!”白茹似有一点笑声,但又好像有一点生气声。
  “我要我的皮包。”
  只听得白茹忽拉地下了炕,剑波转回身来,她已站在他的面前,她熟睡初醒绯色的双腮,恰似两朵盛开的芙蓉,眼睛尚矇眬未睁。睫毛显得特别长,像芙蓉花朵中的丝丝蜜蕊,对着这威虎山的白色世界。
  “我早知道了!喊什么?”
  “奇怪!我刚喊你两声,你怎么早知道了!太有点言过其实。”
  “因为你向来不正经地休息。”白茹有点不乐意,“谁还不知你的老毛病。”
  “那你怎么不早给我送去?”
  “越送去得早,你越休息得少。”
  她走到他跟前给他打扫着满身的落雪,从他身上落雪的厚度,她已知道他是久等多时了,她噗哧一笑,看了一下剑波不自然的眼睛。
  “不冷吗?”
  “还热呢!”
  “奇怪!为什么还热?
  真是言不符实!”
  “我想得太多了,第一次想这么多。”少剑波的感情突破了他的理智。
  “什么?”白茹意味深长地故意惊问一声。
  “没什么。”少剑波很不自然地羞红了脸,“我想让你帮我抄写一下报告,这次的报告太多太长了。”
  白茹看他那不自然的神情,这是她这位首长从来没有过的,尤其是对她自己。
  此刻她的内心感情已在激烈地开放。可是她又怎样表示呢?说句什么呢?按平常的军规当然应该答应一声“是!”可是她偏没这样,而是调皮地一笑,“那不怕同志们看见批评不严肃吗?或者引起……”
  少剑波不好意思地低头一笑,他的脸胀红的接近了白茹的颜色。“同志们现在正在酣睡呢!”突然他想起报告还没写好,让她抄什么呢?“噢!我忘了!你昨晚治疗了一夜,你还是得再睡觉,我的报告还没写好!你睡吧。”
  白茹头一歪,把皮包递给他。两人相视一笑。
  少剑波披着轻缓的瑞雪,来到威虎厅。
  白茹回到房里,怎么也睡不着了,虽然她睡了只不过两个小时。白茹总想在这人静的当儿,多和他谈谈,因为在袭击奶头山剑波题词时,白茹已放出了对剑波这条羡爱的情线,以后她又尽了不少的努力。尽管这样,可是这条线总是一头在空中飘荡,从今天剑波那不自然的表情中,她已确信剑波已经在伸手接住这线飘荡的那一头,所以她就想很快地把线拉得更紧。她披上军大衣,散开小辫子,戴上小红绒线衬帽,跑向威虎厅。
  她进门一看,剑波已在专心地写日记,一见白茹进来,他便抬起头来命她回去休息。可是她却怎么也不回去,并且为了表示她自己已经休息够了,故意用很低的声音,背诵着几段柔美的小诗,或递水给他,企图把他的注意力从日记上夺过来。可是剑波的注意力丝毫没受到一点影响,这个善于克制自己的青年,这一点也是他的特性。在激烈的战场上,哪怕密集的子弹从他的耳边上掠过,也影响不了他对某一个问题的深思。
  白茹越着急,他的日记越特别长,好像他要记的事专和她找岔子一样。他写了高波的生平,他这位小伙伴,勇敢的孩子。在对高波的追忆中,他已滴下了泪水,滴在日记本上,他的笔迹和泪痕,和高波的事迹将永存在他的日记本里。他又写了他英雄的战友杨子荣,这个富有惊天动地的胆魄、随机应变、智谋过人的伟大共产主义战士,使剑波的笔尖也显出了无比的骄傲和豪爽。又写了孙达得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又写了小分队第一次滑行三百里,李勇奇率队躲过穿山风。又写了座山雕这个一辈子没人能治的老土匪。
  在他写的过程中,他的神情随着他喳喳如飞的笔尖,忽而沉痛,忽而豪爽。从他的表情中完全可以看出他在写着什么。
  白茹一旁看得真真切切,白茹用了多种方法没夺来他的注意力,而白茹精神却被他的神情吸去了。此刻她已完全被拉入对高波、杨子荣、孙达得、李勇奇等同志的英雄事迹的敬慕中去了。宽大的威虎厅内,只有剑波喳喳的笔声。
  当白茹看到剑波脸上的神情,涌出了爱的甜蜜时,又看到他的笔尖由猛烈豪爽而转到温细柔默时,又看到剑波蠕动的笔像是写了“白茹”
  两字时,她知道他已是在写自己了。于是她轻手轻脚地慢慢地要靠近一点,想偷看看他写自己些什么。可是尽管她是偷偷的,但好像她的行动被剑波早就发觉了一样。他故意把日记本老用左手挡着,她一点也看不见,越看不见她就越心急,越心急就越想偷看。她几乎已挪动到剑波的拐肘上了,可是剑波的手把个小日记本遮得严严实实,仍是看不见。
  突然嘭的一声,她把桌上的水碗碰掉地上,吓得剑波一怔。白茹急速地退了两步,调皮地向剑波瞅了一眼,“写得太多了!还不休息一下呀?”
  “写日记,等于休息。”
  少剑波用左手一掀日记本,含有羞容地微微一笑,再没吱声。可是他那温柔的眼睛已盯着白茹的脸,在想说什么。想了一会儿,他突然好像很认真地道:
  “哎!白茹,我忘了一件事,你去伙房告诉杨子荣,如果山上还有葡萄酒的话,今天可以让同志们喝点,特别是李勇奇他们。今天是大年初一,开开酒戒,你看怎么样?”
  白茹调皮地道声:“你们当首长的决定,与我有什么商量的!”
  “那你就去告诉他。”
  “是!首长同志。”白茹拉着长腔答应着。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回头嘟囔道:“你就说不让我看算啦!何必想出这么个花招呢?”说着跑了出去。
  少剑波见白茹被支出去,微笑地看着她灵巧的背影自语一声:“小丫头!心眼真多。”
  少剑波在甜蜜而焕发的神情中,大写了一阵,写毕把日记本向桌上一阖,便走出威虎厅小解。
  正在这时,白茹连蹦带跳地奔回来,她一看剑波不在,又见日记本在桌子上,便蹑手蹑脚地走到桌子旁,怀着一颗火急的心,要看看剑波到底写了自己些什么。她翻开那日记本一看,她的心突突地跳起来。看那开头的一行写着:
  “万马军中一娇娜,”
  可是最后“娇娜”二宇他又把它涂掉了,并且下面还加了一个批语说:“这两个字有损于她的形象,但是用什么字呢?”
  白茹看到这个批语下面乱楂楂地点了一簇黑点,有的点上的纸已被钢笔尖所戳穿,这显然是剑波在构思找适合的词句的无意中戳点的。
  再往下看又有这样的一个注语:“东北的群众对小女的爱称是'小丫',对!就用'小丫'。这对她这样一个人人喜欢的小妹妹来说,再合适没有了!”
  白茹的脸一红,心一热,翻过一页又往下看,“呀!原来是首诗。”白茹一行一行地看下去:
  万马军中一小丫,
  颜似露润月季花。
  体灵比鸟鸟亦笨,
  歌声赛琴琴声哑。
  双目神动似能语,
  垂髫散涌瀑布发。
  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她是晨曦仙女散彩霞。
  谁信小丫能从戎?
  谁信小丫能飞马?
  谁信小丫能征战?
  谁信小丫能万里剿讨动杀伐?
  雪埋北国军令动,
  谁都嫌她太娇娜。
  小丫利词志不贬,
  随军步履不要马。
  小丫小力佩小枪,
  囊负灵丹雪原踏。
  山险涧恶人如堕,
  林恐雪怖胆如炸。
  野兽蜂蜂多赛蚁,
  恶匪凶凶毒似蛇。
  容颜仍赛月季花。
  奶头飞跃千尺狼牙涧,
  威虎飞滑万座奇山峡。
  蘑菇爷爷誉她是“灵芝”,
  夹皮叔叔誉她是“女侠”。
  冰天雪地大气凝,
  寒气刺骨如刀刮。
  勇士身僵神冻衰,
  足溃手裂难征杀。
  怎不使人双眉皱,
  怎不使人两手搓。
  小丫雪地觅妙药,
  彻夜不眠施医法。
  灵丹一敷溃痕愈,
  勇士体健心开花。
  她是雪原的白衣士,
  她是军中的一朵花。
  她是山峦丛丛的一只和平鸟,
  她是林海茫茫的一个“小美侠”(我也这样称呼她)。
  漫天风雪寻常事,
  奇荒闯阵荣春华。
  轻笔淡描小丫谱,
  雪乡我心……………………………………
  “这些该死的删节号!”
  白茹看到这里,全身上下,从头顶,到脚跟,和她的心一样,热得连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跳动。只是对着两行半删节号,不满不快,亦躁亦烦,她小嘴咕嘟着:“画龙点睛,只在一笔,他却删节了个鳞甲纷飞!”她的眼睛紧盯向最后的两行半删节号,她刚想:“这最后两行半,为什么用删节号把全文结束了呢?”突然听到剑波的脚步声,她急忙阖好了日记本,刚一回身剑波已跨进门来。
  白茹已经完全了解了剑波对她的心,便故意调皮地行了个军礼,“报告二○三首长,奉您的命令,任务完成。”说完她噗哧一笑,心想:“我看看这个小首长下面的删节号内,到底是些什么?”
  少剑波微微一笑,一面收拾日记本装进皮包里,一面把钢笔插在衣袋上。然后搓了搓手,把脸转向一边,微笑地站着,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白茹见他不语,便总想用句话来引他,但心里话千头万绪,总不知说什么好,想来想去问了一句实在不关痛痒的话:
  “二○三首长,你的日记写好了吗?”
  少剑波没直接回答,却批评起她的语法来了:
  “你这句话修辞极不恰当,既然称二○三首长,下面就不应该用'你'字……”
  “哟!”白茹调皮地一噘嘴,“当小兵的大老粗,哪能讲究那么多的语法修辞呀!”
  “既然用'你'字,就不需要称二○三首长。”少剑波说完脸上略有点红。
  “这是军规呀!”
  “休息时间,军规不讲也无所谓。”
  “谁敢在你跟前不讲军规!”白茹故意把个“你”字,说得又重又长。
  “我也不是要求所有的时间,所有的人都那么严格,特别对……”这话虽然很平常,但此刻少剑波说得是那么吞吐,同时后半句他又突然锁住了。
  白茹看着他那不自然的表情,又想把他删去的句子引出来,便向剑波跟前凑近一步,“你以往对我在所有的时间都是这样要求,我对你这要求现在竟成为条件反射了,一听你喘气,我就得急忙检查军容。你甚至把我的小辫子都管束得不敢有一点松缓的时间。”
  少剑波听白茹这么一说,蓦一回头看到那顶小红帽下披散着蓬松的黑发,瞬间他的视线又和黑发环抱中的那对好像能说话的眼睛相碰,他心中一热,顿时脸上通红。
  “我的小辫今天解放了!怎么样?你允许吗?”
  少剑波略一转身,不吱声,只是抿嘴微笑,看样子心里有许多话,却被他那庄重的嘴唇封住了。
  白茹看到他那腼腆的样子,和他内心相矛盾的表情,不觉笑道:
  “你说话好不好别带那么多的删节号,那些号带得太多了,却象征着不够……坦白……”
  少剑波只是微笑不吱声,他觉得白茹在他跟前,给予他无限的安慰和甜蜜,如果是往日他又要撵白茹快休息快离开他。可是今天不知是哪来的一股力量,使他内心就怕白茹走开。可是又不知说什么好,再加上刚才短短的几句对话中又觉得有点失言,更使他不敢张口了,只是在那里默默不语,整整笔尖,看看金表。
  白茹呢?日久积存下的满腹的内心话,此刻已塞满了喉咙,挤满了牙缝,涌满了舌尖,只想引着剑波开头,她就要全部倾吐出来。“可是这个不知情的'娃娃',他什么都不说!
  真气人!”白茹想着,恨不能把他的嘴扒开,掏出他封在舌尖上的话。
  室内静静的,只有表声,和他俩的呼吸声。
  终于白茹的声音突奇了这不自然的寂静。她的话在嘴边转了几个圈子。终于突唇而出。
  她是这样开头的:
  “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军事的政治的都行。”
  “生活的不行吗?”
  “也未尝不可。”
  白茹抿了抿嘴唇,看了剑波一眼,低下头道:
  “我看好了一个人,或者说我爱上他,更确切一点说,我倾心地热爱他,他全身从容貌到灵魂,从头上到脚下我没有一点地方不爱他的,在我看来他简直是天下第一人。”
  “那你太幼稚了!”少剑波故意装着不以为然的样子,还是在摆弄钢笔。
  “我一点也不幼稚,我相信我的爱是完全对的,可是我又恨他!他真惹我生气。”
  “那你又太矛盾了!为什么爱他还恨他?”
  “正因为矛盾,所以我才问问你呢!”白茹撇了剑波一眼,“我恨他自高自大,瞧不起我;他老看我是个'小丫'!在他的眼里,好像我这辈子也不会长成大人一样。他又不直爽,又不坦白。重男轻女!……”
  “你这么一说这个人简直太坏了?”少剑波的脸一红。
  “谁说不是呢?我说你听听他多么轻视我。”白茹一把夺下剑波的笔,朗诵道:
  “谁信小丫能从戎?谁信小丫能飞马?谁信小丫能征战?
  谁信……”
  “我把你这个调皮的小丫头……快闭嘴……”少剑波满脸赤红,急忙立起身来,去拿自己的日记本。一面说道,“我把你这个满处钻的小白鸽,偷看我的日记本,好哇……”
  “谁偷你的日记本来着?我是偷来一颗心!”
  “没羞!没羞!……”
  “我没羞?哼!”白茹是那样高兴,用手指刮着她那绯红的脸腮,“在日记上写人家才没羞呢!”说着她两手一阖,又朗诵道:
  “万马军中一小丫,颜似露润月季花!”
  剑波羞得急忙绕过桌子要去堵白茹的嘴。白茹灵巧地一转,又笑着朗诵道:
  “漫天风雪寻常事,破荒闯阵荣春华。”
  “小白鸽!你……”
  “哎呀!真稀罕,我这个小白鸽快被人叫'老'了,今天才听见你叫第一声。”
  “噢!拜年了!……”
  刘勋苍的高大洪亮的嗓门,在威虎厅外高喊。
  剑波和白茹一起向厅门口跑去。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