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一四回 夹皮沟的姊妹车


  在月黑头的夜里。
  小分队沿着森林小铁道,向深林里走去。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深山小屯,这个屯落对小分队的行动计划,极为有利。
  队伍里不见了杨子荣、栾超家和缴获许大马棒的那匹马。
  天大亮,到了夹皮沟屯,当街上凄冷的人影,看到远方雪地上走着的小分队,便惊恐地跑回家去,咣当一声关上房门,没有一个出来看的人。
  小分队一踏进屯里,所看到的是:家家关门闭户,没有一家的烟囱冒烟,只有两所房子还敞着门,一是屯中央的山神庙,一是屯东南已经死了几年的小火车站。
  屯中没有一点生气,如果勉强说有的话,那只听到偶尔有婴儿的啼哭声,和车站上运转室的破门被风刮的发出吱吱嘎嘎的悲叫声,这响声非常使人讨厌。
  “找房子吧!”少剑波向各小队下了命令。
  当战士们走到各家叫门时,房子里便发出了一种恐怖的喘息声。
  推门进去,年老人和妇女,在恐惧的神色中,又看出他们满面愁容,脸皮青的和他们的墙壁一样颜色。年轻的人把两只胳臂抱在胸前,怒目而视。
  在屯中央的家里,少剑波和高波走进去。
  “老大爷,我们在你家住住吧?”
  高波亲切而温和地向房主人请求。
  “随便,怎么都成。”年轻的房主人冷冷地这样答应。
  “我们住到哪点呀?”高波满脸赔笑地道,“我们自己收拾一下。”
  “随便,怎么都成。”年轻的房主人一动也不动,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变化。
  高波看到这种情景,自觉地退出来,想另找一家。可是一家两家、三家五家……都是这样。最后走到一家,家中有两个老年人,和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青年姑娘,一个四十左右的高身大汉,站在正间地上。高波和剑波、白茹进来,那高身大汉一声没响,眼睛却是那样仇视。两个老年人态度比较缓和些,可是十分恐惧,当少剑波看到那壮年汉子的凶态时,便只说了两句一般的话,回身出来准备另想别的办法宿营。当他向外走的时候,只听那老年人,大概他是当父亲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一点慌恐颤抖的声音:“孩子,好好说话,惹不起呀!不管怎么别惹出事来呀!唉!……”
  “怕他个吊!”那壮年汉子粗卤地回答着老年人,“要钱没有,要粮早被他们抢光了!要命拿去!割掉头碗大的疤。”
  “别说这个,别说这个,”老年人惊恐地阻止着,“看样子不是座山雕的人,好像是些正牌军。”
  “正牌军?”壮年汉子一跺脚,愤怒地骂起来,“一个吊样,正牌军是官胡子,兵变匪,匪变兵,兵匪一气通,都是些王八兔子鬼吹灯。”
  “孩子,你疯啦,咱们的嘴硬,硬不过他们的二拇手指头一勾勾。”
  “去他妈的!吊毛灰,反正是个死。”
  少剑波听得越骂声越大,仿佛那壮年汉子故意要挑衅似的。
  当少剑波听到战士们汇报的如此同类的一些反映时,内心涌出了一阵疑虑。本来他对这个纯是林业铁路工人村,寄托着很大的力量上和技术上的希望,可是却碰到这样冷酷的态度,这对他的计划是一大难关。但他对青壮年工人这种倔强的性格,无畏的精神,和全屯一致的行动,内心却感到无限的赞佩。他召集齐小分队讲道:
  “同志们,看到了吗?群众还不知我们是谁,他们不了解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他们把对国民党和座山雕的仇恨,全移置在我们身上。我们是来剿匪,群众却把我们也当成土匪看待,说起来真是委屈。”
  战士们无可奈何地微微一笑。
  “现在的关键,就是要群众认识我们,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来感动群众,提高他们的觉悟。
  我命令:不住老百姓的房子,全部驻在车站和'满洲林业株式会社'的破房里,自己到山上割草摊铺,自己打柴烧饭,立即向群众展开宣传,宣传的中心是:我们是共产党,人民解放军。群众发动不起来,执行计划就谈不到。”
  战士们按照剑波的命令展开了夹皮沟的群众工作。
  原来夹皮沟是一个大木场,是森林小铁道的尽头。这里的木材堆成山,每年水旱两路运到外面。旱路就是这条小铁道,水路是把木头用火车载到神河庙前的二道河口,从那里编成木排,顺水放下,直入牡丹江。
  全屯五百户人家,全是林业和铁路工人,日本投降后,这里的工人夺了鬼子的枪,打死了山林纠察队,武装了自己,保护了祖国的财产和自己的家园。
  不幸在座山雕匪帮被人民解放军击溃后,全部窜入此地。这个老匪开初千方百计想收买这支已经武装了的工人队伍,可是工人们坚决拒绝加入匪股。
  后来这个老匪怕工人们像杀山林纠察队一样把他们杀掉,于是便对工人实行了武装镇压,缴了工人的枪。这些匪徒临拉到山里,把屯中的一切全部抢光。不用说工人们自己劳动得来的人参、鹿茸、皮毛等贵重物品,就是连鞋袜被褥,妇女的首饰,也全部掠去。
  现在人民政府还没有派人来组织林业生产,枪被座山雕全部缴去,也不能上山打猎,所以群众没吃没穿,就在这里干挺干挨。光棍一条的,都跑出山去,自奔出路;拉家带口的,走!走不了,去!没处去。
  没有吃粮,又断了来路,现在只有在朽木树上,摘些蘑菇、猴头,用清水煮熟充饥,吃得人们脸上灰青灰青。至于穿的,更加凄惨,伪满配给的更生布做的衣服,早已穿得稀烂,像是雨涮过的窗户纸。有的人身上穿着一个牛皮纸的洋灰袋子,有的穿着破麻袋片,补了又补,连了又连。有的全家四五口只有一条裤子,谁出大门谁穿,其余的在家光屁股盖着草帘子。炕上的被褥,全是用当地出产的乌拉草编织成的帘子。实在没办法,青年小伙子上山时,都披着用乌拉草编成的蓑衣,裤子也是用乌拉草织成的蓑衣裙。
  少剑波和小分队了解了这一切,强烈的阶级同情感,使他们对群众的疾苦,引起了强烈的焦虑。有的战士流出了眼泪。
  屯子里像死一般地静,在一盏孤灯下,少剑波在一间十分窄狭的小屋地上,来回地踱着。
  他在白天和战士们一样,打柴,掠铺草,深入一家作宣传、调查、询问工作。他把自己的两套衬衣衬裤,脱给群众,自己穿着空身棉袄。又把白茹的衬衣衬裤给了那个高身大汉家的那个妇女和那个年轻的姑娘,这样全家总算有一件单衣蔽体了。战士们也学着剑波的榜样,把自己身上仅有的衬衣送给群众。他们这样做,觉得自己的心里稍微宽慰了一点点。
  少剑波踱来踱去,十分愁闷,一忽儿坐在炕沿,手按炕桌沉思;一忽儿又皱着眉头,手扶下颏凝想。他脑子里千百遍地默念着:“不关心群众疾苦,是犯罪行为。可是我手里一无粮米,二无衣服。有的只是枪和手榴弹,这怎么能解决群众眼前的饥寒呢?”
  他的心是在焚烧。他现在的忧愁,已超过夹皮沟所有的一切人。“我管打仗,可是我是共产党员,在夹皮沟屯里,我是党的最高领导者,也是党的政策的体现者,眼看群众这般情况,难道可以坐视不理吗!但是,要管老百姓的吃饭穿衣,又怎么管呢?我怎么来当这个家呢?……”
  十点半了,高波端来一盆洗脚水。白茹在水里滴了些“来苏”,他俩督促剑波洗脚,可是一连几次剑波像一点没听见,连眼睛也没动一动。直到白茹蹲在炕沿下给他脱鞋,他好像这时才发觉他旁边有人。
  “干什么?”
  “你还没洗脚呀!”白茹一面答一面继续给他脱鞋。
  “去去去!现在顾不得这些,去!”少剑波不耐烦地推了一下白茹。
  “洗脚也不耽误你考虑,烦啥!”
  白茹继续坚持她的职责。
  “去去去!”少剑波忽地站起来,“别找我的麻烦。”他又在地上踱着,拖拉着白茹已经给他解开了的鞋带。
  “这是我的责任。”白茹不高兴地瞅着剑波的背影。
  “你只有督促责任,没有包办代替的权利。”
  “对不遵守卫生制度的,我就要包办代替。”
  “去你的!”少剑波一回头,“别多嘴,这不是开辩论会的时候,群众挨冻受饿,我还没解决,哪顾得上自己这些小事。”
  “这不是小事!雪地行军后检查有无擦伤、冻伤,是一个卫生员的责任…”
  “还说什么?”少剑波声音更加严厉地道,“听我的口令!
  立正!向后转,目标,各小队。
  任务,检查战士们脚洗了没有,泡穿了没有,有没有冻伤?
  --齐步走!”
  “我已经检查过了!”白茹随着剑波的口令向后转,一面走,一面气得急急回头辩驳。
  “再检查两遍,一点钟以内不许你回来!”
  白茹的小嘴一噘,嘴里小声嘟噜着:“要是战士们都和你一样,我这个卫生员可别当了,哼,自己带头破坏制度。”
  少剑波瞅着她的背影,“今天特殊么,下不为例,乱弹琴!”
  回头又想他的去了。
  白茹把脖子一歪,边走边嘟噜:
  “自己不守制度,还说人家乱弹琴,要是在鞠县长跟前,看看你敢这样。”她刚走出不远,忽然扭回头来,向正在笑着跟出来的高波一噘嘴,小声道:“小高,包办也得让他洗,洗完快给他拌点炒面吃,你负责!”
  高波微笑着点了点头。
  少剑波想了多时,忽然想起了林间百姓随口唱的一首歌:
  獐狍猊鹿满山跑,
  开门就是乌拉草。
  人参当茶叶,
  貂皮多如毛。
  ………
  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头一点,自言自语地道:
  “对了!马上组织战士,在附近猎一批野兽,这样可以暂时解除群众一点饥饿。从军事上讲,也很适于我们这第一路的虚张声势。”他微笑地点了点头,很满意这种巧合。“不错,就这样!”他又较快地踱了几个来回,“再让全团战士来个节约粮食,救济他们。政府如果有这种力量当然更好。”他走到小炕桌边灯下坐着,思考了一阵,最后他果断地向桌子一捶,“发给群众生产必需的武器,生产自救,他们是工人,完全可以放心。夹皮沟完全有条件建成一个匪徒难犯的堡垒,这样我们剿匪的计划更可保证实现。”
  他眉开眼笑,精神焕发,“还有,夹皮沟有堆山成岭的大木头垛,还愁什么,没问题,这都是城市、农村和军事上急需用的东西。”他马上转过头向对面屋的高波、李鸿义喊道:
  “小高、小李!一致了,一致了!只要劳动,还愁什么吃穿;有我们夹皮沟的群众,哪怕座山雕插翅飞上天去!好!就这么办!”
  高波端着一碗刚冲好的炒面,站在门口,李鸿义跟在后面,他俩被剑波这没头没脑的话,和他那高兴的神色给愣住了。
  “好!就这么办!”少剑波高兴地向高波一挥手。
  高波听他说“就这么办”,只以为是要吃的意思,连忙把炒面再搅两下,笑嘻嘻地递给剑波,“正好,我刚冲的,满热乎。”
  “咳,这个不忙。”少剑波一摆手,“快,你们俩快去找两个机车司机,和几个装车的工人,注意,别找伪满的那些把头,要找基本工人,白天我说过的那个张大山、李勇奇、马天武,一定请来。这个用不着我说,你们满在行。”
  高波、李鸿义答应一声“是”,跑了出去。
  少剑波又换了一块大一点的松树明子,屋里灯光和他的心一样,更亮堂了,他拿出纸笔,开始写信。
  正写着,白茹从小队里回来,一进门看见满碗的炒面放在炕桌上一动也没动,剑波的脚还是她走时的老样子,所变化的,只是剑波在紧张地写信。
  小高、小李又不在屋子里,她想:“什么事把他急到这个样子?什么紧张的战斗也没使他连饭也不吃、脚也不洗呀?小高、小李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因为'麻烦他',而被他支使出去了呢?”
  自从奶头山的战斗以后,白茹总是越来越那么关心剑波的一切。此刻她好像已觉得剑波的脚在痛,肚子在叫,胃在冒酸水。这一切剑波自己根本一点也没感觉到,而她却代替他感觉了,就好像她已在分担着他的饥饿和疼痛。“不管他发脾气也好,我还是得尽我的责任。”白茹想着,走到他身旁。
  “报告二○三首长,奉您的命令,第二次全检查完了。全体战士都洗了脚,穿了泡,吃饱了。轻微的冻伤有五个人。现在已熄灯就寝了。”
  “嗯!”少剑波头也没抬。
  白茹本想用这句话把他拉过来,再劝他先吃饭洗脚,可是当看到剑波信上写着解决夹皮沟人饥饿的问题时,她决定不再“麻烦”他了。因为此刻她再硬让他先照顾自己,这不是在关心他,确实正像他说的,是“麻烦他”。
  白茹两只眼睛,已从他的笔尖,移到了他的脸上。灯光下,剑波的脸和他的心一样,是那样的善良,是那样的刻苦坚韧。他写得是那样快,就像是在写家书一样。看着,看着,白茹好像被人发现了内心的秘密似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她的眼光急忙地移开了剑波的脸,低下了头,羞涩地望着自己的脚尖。
  喳喳的笔尖声,夹着滴滴嗒嗒的表鸣,伴着他俩一粗一细的呼吸……少剑波用像飞一样的笔,在信的左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这签名的图案,像一只飞翔的鸽子。白茹一眼看见,心中又激起了一股浪花,长时间地在冲荡着。同志们对她的爱称是“小白鸽”,她想:“为什么他把自己签名的图案构成这样一个花纹呢?好像以前他的签字不是这样,我在鞠县长那里看到过……”
  少剑波微笑着把信叠成一个燕子形,“这个计划是切实可行的。”他满意地自语了一句。
  “我可以说话了吗?”白茹脸上的羞波未平,红霞又现,她眼睛并不看着他,好像她现在倒怕他俩的目光相接。
  “可以了!”少剑波微微一笑,看她一眼。
  “不会再骂乱弹琴啦?”
  “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可以随便。”
  白茹故作生气的样子,“今天全队只有一个卫生上的落后分子,他的落后表现是:一不洗脚,二饭熟了不吃,三不接受卫生人员的督促,四不……”
  “好啦,好啦!”少剑波一边脱鞋一边嚷道,“别转弯抹角,就是我,我承认,接受!”
  “再说就不对了,明知故犯,错上加错。”
  “这你也得看情况。”
  “别强调客观啦!”
  “你也别太机械呀!”
  “制度就是得机械,要谁都灵活,还成什么制度。”
  “好啦!我马上改正。”
  他俩的眼光一碰,噗哧一声都笑了。白茹趁着自己的胜利,展开她的卫生宣传,“你知道吗?第一次世界大战,有一个部队传染病死的,比战伤死的多五倍,在帝国主义腐朽的制度下,他们对待士兵……”
  “好啦,好啦,我的'南丁格尔',现在不是上卫生课的时候。”
  白茹满身兴奋地换了一盆水。倚在门框上,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剑波洗脚。
  少剑波好像感觉到,在和这个勇敢、美丽、纯洁的少女相处的日子里,慢慢地,自己的心绪有点儿异样,尽管他对这个现象还没有仔细想过。
  还是少剑波打破了这场寂静,“白茹,我好像还没吃饭吧?”
  “什么好像,干脆你就没吃,叫你吃,你说人家乱弹琴。
  小高、小李不都叫你给支出去啦!”
  “没有,没有,我派他们去完成任务。”
  “不想个花招,你也支不出去。”
  “别说啦,给点吃的吧!”说着他伸手就要拿桌上那碗已经冷了的炒面。
  白药一把给他夺下来,“这些冷了,我去再弄点热的!”说着转身就要跑。
  “别忙,几个人的?”
  “我们早吃过啦!只有你一个人。”
  “不!要四五个人的。”
  “为什么?”
  “有客人,快!准备的不够,现倒咱们的干粮袋。”
  白茹拿干粮袋跑了出去。
  高波、李鸿义领进三个全身褴褛、冻的瑟瑟发抖的中年人。后面跟进来的是刘勋苍、小董和孙达得。
  少剑波忙拿起三件大衣,给他们披上,然后拉着他们上了烧得暖暖的热炕。
  这三个人中一个是司机张大山,另两个是装卸工人李勇奇、马天武。李勇奇就是白天那个骂人的身躯高大的汉子,看来很有力气,二十八九岁的年纪,只是因为饥寒所迫,显得格外干瘦。这三个人是在小分队今早刚进屯时怒气最大的三个,看样子真是生死不惧,敢说敢道的直性子人。
  可是经过小分队一天的宣传,捐助了些衣服和粮食之后,最先流下眼泪的也是他三个。当他们听到关于土改、共产党、工人阶级、人民解放军等方面的一些宣传后,好像他们全身在抖动,他们的精神随着宣传者的每一句话在焕发着。战士们普遍反映自己的宣传效果很好,群众也好发动。剑波向战士们说:“这个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们是工人阶级。”
  吃过饭后,少剑波把话谈到本题:
  “工友们,很对不起,这一带地区我们向来没到过,你们的痛苦我们不知道,现在全屯的男女老少眼看就要饿死,我们要想办法,咱们共同商量一下,要弄粮,要弄衣服,要保住群众的生命。”
  “这办得到吗?”三个人一起盯着少剑波问道。
  “能!”少剑波肯定地表示,“只要大家齐努力。”
  李勇奇高兴地抢先说:“只要有办法,什么力我们也能出,工人没别的,就有的是力气。”
  少剑波为了驱走他们一年来已经绝望的情绪,加重语气道:“共产党,人民政府,只要知道我们的苦难,一定会给我们解决。”
  张大山在欢欣中突然转为沉默,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有粮无钱,也是枉然。”
  “这不怕,”少剑波挥一下手,“老爷岭有的是钱,只要我们劳动就成。大山同志,俗话说的好,'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火车一开,吃穿都来。'”
  李勇奇眉头一皱,“首长!那是太平年间的事,如今可不这样,老乡们这样说:'火车一响,座山雕来抢,穷了百姓,肥了国民党。'工友劳动了七六十三着,还是鸡抱鸭子干忙活。”
  “这不怕,”刘勋苍满有把握地道,“咱们有部队打这些狗娘养的。”
  “可是队伍走了呢?那反而更坏。”李勇奇显然为将来而担心着。“我们也没枪。”接着他详述了过去被座山雕缴枪抢掠的经过,神情上增加了失望情绪。他着重地述说了当时大家心不齐,而受了座山雕的骗。
  少剑波点了点头问道:
  “要是现在有了枪,大家的心能不能齐呢?”
  “那没有错。”李勇奇一抖动膀子,十分肯定地道,“亏,咱们只能吃一次,下次咱就不上当了。座山雕刚当旅长时有七八千人,那咱干不了,现在只剩他妈的二百人,要是有了枪,夹皮沟人哪一个也能对付他仨俩的。”
  张大山叹了一口气,“那次亏真吃得憋气,咱只认为他们也是中国人,怎么也会比小鬼子好些,就因为这个上了当。如今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两手握空拳,连个出气的家什也没有。”
  “现在共产党来应,解放军来灵。”少剑波坚定地握了一下拳头。
  “那就能齐心,”李勇奇这条彪形大汉,从心里涌出一股热劲,“妈的,反正是个死,能他妈的拚死,也不能活活饿死冻死。好汉不能受鳖的气,我李勇奇曾拿着一棵枪,销掉了九个日本鬼子,老爷岭我飞来飞去打过没有数的野兽,现在若是有了枪,”他牙根一咬,“我怎么也拚他几个。”
  “好!”少剑波兴奋地道,“现在的问题是先让乡亲们吃饱肚子,到那时咱再说别的。”
  “对!”三人一起激动地道,“吃饱了什么都能干。”
  “那么张大山同志,”少剑波问他道,“机车能复活起来吗?”
  “能!”张大山十分有把握地道,“两台二十四吨的,一台十八吨的,点火就好,不用修理,小鬼子投降时,我们机务组把它开到一个最好的地方,藏起来了,工友们轮班保护它,一根毫毛也没损坏。”
  “那太好了!”少剑波又低头小声自语道,“只是雪太大……”
  “那不要紧,”张大山看透了剑波在耽心什么,“咱们还有台清道机车,雪再大也不怕。”
  他一停,显出耽心的神色,“只是电话没保护好,全被小鬼子给砸烂了。”
  “这倒不要紧,这条路上的火车,只有咱们的独一份,保险撞不了车。”
  “一点不错。”大家哈哈地笑起来。
  少剑波见解决了机车这件大事,精神更加兴奋,转头对李勇奇问道:
  “勇奇同志,装一列车木材,大概需多长时间?”
  李勇奇和马天武对面一核计,“二十四吨的小机车,能拉二十车,大概需两天。”
  “如果我们军队同志一块参加干呢?”
  马天武摇摇头笑道:“不成,同志,这事虽是动力气的活,'力巴头'是干不了的。”他瞅了瞅站在一旁听的出神的白茹。
  因为白茹戴着军帽,又被刘勋苍的身影挡了半边,他也没分出她是男的还是女的,“就像这位同志这样,身体轻得像只小鸟,细皮绯面的,不用说抬木头哇,就是连根小杠他也拿不动。”
  大家一齐笑起来,笑声中刘勋苍把白茹触了一把,“看看,我说骡马上不得阵吗!”白茹把嘴一噘,“去你的。”躲到他高大的身影背后。马天武这时从白茹的声音里才听出她是个女的,觉得自己失口,有点不好意思。
  孙达得、刘勋苍对马天武的话,有点不服劲,坚持地道:
  “我们都是干活人出身,肩枪能当兵,放枪能作工,现在家家缺粮,干得越快越好,我们一定参加干。”
  少剑波笑嘻嘻地向着马天武道:
  “干是一定干,我们请你们派两个人作指导。我们也学学徒。”
  李勇奇、马天武为小分队这种为人民服务的热情所感动,好像全身立刻长了无限的力气。“好!同志!一块干,首长,你下命令吧,什么时候开始?”
  “今晚就干怎么样?”少剑波亲切地商量道。
  李勇奇、马天武以坚定的眼光,看着剑波,严肃而兴奋地道:“好!我们这就回去。”
  “有把握吗?”
  “有!”李勇奇的答声是那样自信,“我们有得是力气,有的是人,还有自己做得主的两只手,什么事都可以答应,有把握!”
  “走!回去带部队!”刘勋苍等一起跑出去。
  少剑波和李勇奇等三人紧紧握了手,看着他们高大的背影没入夜幕里。
  过不一会儿,松明火把,照亮了夹皮沟。“哎哟嚎咦!”
  “哎哟嚎咦!”……响起了沸腾般的劳动的号子。从号子声里,听出了有男人,也有女人,有大人,也有孩子。从火光下可以看出,拿松明火把的多半是老头老妇和孩子们。
  天亮了,两台小机车拖着长长的两列车厢原木和清道车,有节奏地呼吸在车站上。它们像长途赛跑的运动员,鼓足了劲,掌定了神,站在起跑线上,等待着飞驰的号令。
  战士们,工友们,夹皮沟的人们,叉着腰,咧着嘴,立在机车的两旁。有的人汗水还没干,呼出雾一般的白气。
  张大山手把气门柄,守着熊熊的炉火,望着欢笑的人群。
  高波带着剑波的信,坐在清道车上。
  少剑波兴奋地喊道:
  “感谢工友们!你们辛苦了,我们超额完成任务。现在我们不是一车,而是两车,它俩好比是双姊妹,我们就让它姊妹双双作伴前去吧!它姊妹俩几天就可以回娘家,它将给我们捎来吃穿。现在我命令,出发!”
  车站上顿时一阵狂欢的呼喊,在呼喊声中,姊妹车同时发出一声欢乐的长啸,呼喳!呼喳!一前一后,奔向正南,两缕美丽的白烟,散在天空,回旋成美丽的云朵。
  旷谷雪原,震荡着啌啌咣咣的欢驰声。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