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2、荒唐陈叔宝“兵久不决,令人腹烦”


  同样是外戚篡权,杨坚之所以没有像王莽那样被历史扬弃,就是因为他做了一件最得意的事情——结束西晋以来长达300年之久的分裂局面,使中国重新归于统一。
  杨坚得天下后,当时隋朝领域大体包括长江以北,汉代长城以南,东至沿海、西达四川的广大地区。北有突厥,南有陈国,客观上呈现三个政权并存的局面。
  杨坚夺取政权不久,内部不稳,虽有吞并江南之志,却也不敢轻易造次。
  本来,刚开始,杨坚只想同陈国搞好“睦邻友好关系”,因为当时陈宣帝在位。这位有作为的君主倒对杨坚不大在乎,也不约束陈兵侵掠北境。杨坚正要光火,陈宣帝崩逝,“兵不伐丧”。
  偏偏陈国继任皇帝陈叔宝,又是出名的昏君。他只爱宫廷生活,每天沉湎在酒和女人之中,不问国家大事。他最宠爱的姬妾有八人,在经常举行的宫廷宴会上,每次都邀请十余位诗人,跟八位美女杂坐在一起,饮酒作诗,互相赠答。再挑选最艳丽的诗句谱成歌曲,由千余宫女歌唱,其中以《玉树后庭花》、《临春乐》为最有名,内容都是赞扬八位美女的美丽和风情。
  八位美女之中,陈叔宝尤其宠爱两位:张丽华和孔贵嫔。其中张丽华更是美人中的美人,秀长的头发可以垂到地面,光彩焕发。她性情宽厚而绝顶聪明,政府中大小事件,都了如指掌。陈叔宝头脑不清,凡事不太了了,批阅公文时,张丽华就常坐在他膝上指点。于是大臣透过宦官,跟她勾结,从而买卖官爵和制造冤狱。宰相孔范,则与孔贵嫔结为兄妹,引进一批很有才华但不识大体的官僚,像玩弄木偶一样,玩弄陈叔宝。
  面对如此君主,隋文帝觉得时机可行,就对大臣高颖说:“我是天下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而不拯之乎!”
  在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之后,杨坚遂于开皇八年(588年)十月部署进军。任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为行军元帅,指挥水陆军51.8万人,同时从长江上、中、下游分八路攻陈。
  当大军进逼长江时,陈叔宝听到消息,大笑说:“王气在建康,北齐侵略过我们三次,北周侵略过我们两次,都被击败,杨坚为什么不接受历史教训?”佞臣孔范在旁打边鼓说:“长江本是天险,自古隔断南北,敌人岂能飞渡?边将贪功,往往夸张战报。”有人报告消息说,隋军战马大批死亡,孔范愤怒地喊:“那些都是我们的马,为什么让它们死?”
  隋军进至江边时,陈将施文庆以元会(春节)将至,拒绝出兵加强京口(今江苏镇江)、采石(今安徽当涂北)等地守备。589年正月初一,杨广趁建康周围的陈军正在欢度春节之机,指挥诸军轻而易举渡江。
  陈叔宝纳闷的慨叹:“兵久不决,令人腹烦!”遂决定孤注一掷,命令各军出战,在钟山南20里的正面上布成一字长蛇阵,鲁广达率部在最南方的白土岗列阵,向北依次为任忠军、樊毅军、孔范军、萧摩诃军。但陈军毫无准备,既未指定诸军统帅,又无背城一战的决心,各军行动互不协调,首尾进退不能相顾。很快一部溃败,全军随之瓦解。
  建康陷落,陈叔宝正在金銮殿上坐朝,听到敌人入城,急向后逃。大臣拦住他,建议他衣冠整齐,在正殿上等候变化。陈叔宝大惊说:“刀枪之下,非同儿戏,我自有妙计。”他的妙计是,跑回后宫,躲进景阳殿一口深井之中。隋军入宫搜索,在井上呼唤,不见回答,扬言要向井中投掷石头,这才听到应声。士兵们抛下绳索把他拉出来时,震惊怎么如此沉重,等到拉出井口,才发现竟然有三个人,除了陈叔宝外,还有张丽华和孔贵嫔。士兵搜查皇宫,在陈叔宝床底下,发现很多将领们向政府告急的十万火急文书,还没有拆封。真的是爱美人肯舍江山的顽主。
  隋文帝认为“叔宝全无心肝”,一大家子没人能对隋朝构成威胁,所以没有杀他。事实的确如此,有一次,隋文帝东巡游幸,陈叔宝还献诗一首:“日用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称颂隋文帝功德,表请封禅。隋文帝心中十分快意,他目送陈叔宝下殿时,又叹息说:“如果陈叔宝把作诗和喝酒的心思用于治国,又怎会有今天呢?”
  汉朝灭亡后中国经历了漫长而混乱的四分五裂的时期。汉民族陷入了长达三个半世纪的厮杀战乱之中。相仿于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欧洲的黑暗时代。有史学家在评价大分裂时代时说,经过漫长战乱蹂躏的汉族已经消沉、疲惫、颓废、迷惘,中国已经接近死亡了,在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已不是汉人,而是被汉人称之为蛮夷的民族。从这个高度出发,他们认为杨坚的这次大统一,拯救的不仅仅是河山,更是汉文化。所以,有人甚至把杨坚称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相比之下,陈叔宝尤显荒唐。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