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9、末代之劫——协游天下委屈禅让


  汉王朝的末代皇帝汉献帝是十分地道的倒霉皇帝。他9岁时被立为皇帝,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做过一天真正的天子。刚即位时,董卓把握朝政;董卓死后,李傕、郭汜争斗不已,献帝成了他们争来夺去的战利品;逃到洛阳,又落到曹操手里,成了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工具,最后被迫“禅位”给曹操的儿子曹丕,还要奉献出自己的两个女儿给曹丕享乐。
  在《谥法》中,“献”的解释是“聪明睿智曰献”,可见献帝不是一个糊涂皇帝,甚至可以说他极为聪明睿智。他一生中最为得意的事是:董卓马前叙乱。十常侍之乱的时候,刘协和少帝刘辫逃出宫外,正仓皇间,迎面遇上董卓率领的十万陇西大军奔腾而来。小皇帝刘辫见这情况,吓得哆哆嗦嗦,双股战栗,口不能言。小皇帝刘辫手下的内侍太监和一众文官没人敢出口大气,只怕稍有闪失,便惹来杀身之祸。此时,刘协挺身而出道:“你是来劫驾,还是来救驾?”董卓见是一个小孩,不由一愣道:“当然是来救驾!”刘协高声道:“既然是来救驾,为何见了圣上不跪!”遂朝少帝刘辫指了指说:“这就是当今天子,你还不下跪!”当时的刘协才9岁。能以稚龄之年面对这么大的阵仗而毫不慌乱,实属胆识过人。这次大胆的应答,既是他一生中惟一的最亮点,也是使他走向悲惨命运的转折点。
  (十常侍指汉灵帝时期操纵朝政的宦官集团。实际上有12人。当时宦官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高望、栗嵩、段珪、张恭、韩悝、宋典12人都任中常侍,封侯贵宠。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正是十常侍为所欲为逼出来的。)
  在后来的李郭混战,汉献帝被各路军阀抢来抢去,又追又杀,受尽了逃亡之苦。这一两年里,汉献帝在军阀战乱的海洋里漂来荡去,完全不能自主。一番周折之后,汉献帝好不容易率领百官回到了帝都洛阳,找到了一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他开始封赏有功的大臣、将军们。10岁出头的他已经非常懂得怎样为自己巩固势力。当时,洛阳已被乱军烧劫一空,物质基础非常薄弱。不过汉献帝并没有气馁,而是和百官一道出城采野谷,找野菜,以渡过眼前最危难的时期。可是命运偏偏和他作对,就在汉献帝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爬上政治的拳击台,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时,便遇上了气势正旺、不可一世的超重量级人物曹操。正是刚离狼窝,又进虎口。
  汉献帝不同于白痴皇帝晋惠帝,也不同于乐不思蜀的后主刘禅,有时还显得颇有一点才干。如:194年天大旱,长安城内谷一斛值钱30万(而梁武帝天监四年时米斛30钱),人相食。献帝令侍御史侯汶开仓济民,饿死者如旧,献帝怀疑侯汶作弊,于是亲自检验,用米、豆各5升于殿熬粥,竟有两大盆之多,和平时大不相同,轻而易举地弄清了侯汶的假公济私,结果是“乃杖汶五十,于是悉得全济”。(《资治通鉴》卷61)宋元之际史学家胡三省是这样评价汉献帝的:汉献帝并不是一个昏庸无能之辈,之所以在他手里终结东汉一朝,是因为他只不过是一空头皇帝而已,“威权去已”。
  献帝也曾经尝试着挣脱“傀儡”的命运,但没有成功。与曹操的其中一次交锋就是名扬后世的“衣带诏”事件。建安四年(199年),献帝18岁,任命外戚董承为车骑将军,秘密写下衣带诏赐给董承,授意董承联络汉室大臣诸侯,联合铲除曹操。可他最终却无功而败,如此机密之事竟然被曹操获悉,以至于“除曹”尚未开始,与谋者董承、吴子兰、种辑等人就在次年被灭三族了。
  综上,汉献帝最大的悲剧在于他本人并不是一个低能儿,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表现了一定才干,但最终无力回天。他想有一番作为,但最后一事无成;他不想成为傀儡,却先后作了别人政治斗争的工具。汉献帝的一生空有大志却抑郁难舒,空有帝号却被人视如儿戏;没有穷奢极侈,也没有暴戾专横,却一样被人灭国。从他被董卓推上帝位到被曹丕拉下帝位,从头到底都是一幕傀儡的悲剧。天时、地利、人和,他不占其一,悲惨的命运也就注定是必然的结局。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病死,他的儿子曹丕袭爵为魏王。献帝以为曹操一死,自己就可亲政,于是改建安二十五年为延康元年。其实这早已是个美丽的不可实现的梦想。曹操死后不久,曹丕就让手下人捏造出种种祥瑞来,说汉代的气数已尽,将由魏来代替。曹丕还命华歆等人先行到许都,胁迫献帝让位。华歆已经起草好了退位的诏书,逼迫献帝颁布。献帝含糊答应,派御史大夫张音将诏书送给曹丕。曹丕正在曲蠡,得到诏书,心中大喜,但表面上不肯接受,上表推辞,如此再三。华歆等人连忙致书劝曹丕登位,一面胁迫献帝交出玉玺。
  禅让在儒家的字典里代表着上古圣贤政治,是儒家道统战胜政统的标志。天下惟有德者居之,执掌政权的领袖同时也应该是道德的完人,这就是所谓的圣人治国。而在控制政权的王霸的视角里,天下惟有力者居之,夺取天下和保全天下,需要的只是富国强兵。
  献帝“禅让”,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它标志着汉朝400余年命运的终结。如今,经历了1800年风雨,作为这一历史事件重要见证的受禅坛和“三绝”碑,仍然存世。受禅坛位于河南省临颍县境内,距许昌市仅15公里。据考证,原来的受禅坛有三层,非常高大,十分壮观。当年汉献帝刘协在坛上请魏王曹丕受禅,亲手将玉玺奉上,坛下有400余名大小官僚和30余万禁军将士目睹了这一事件。当时,接受“禅让”后的魏文帝曹丕说了一句引人深思的话:“舜禹受禅,我今方知。”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