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8、黄巾起义的震撼


  在西方传教士的眼里,中国人骨子里是不信教的,很顽劣。其实非然,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宗教的社会作用势不可挡。汉帝国末期发生的黄巾大起义,就是在宗教形式掩护下展开。这场带着宗教色彩的大运动,以震撼之势,“震”倒了腐蚀已久的帝国大厦,也直接成就了帝国流窜军阀们的“流氓三国史”。
  汉王朝自和帝以后,年幼的皇帝受外戚、宦官轮番欺侮,政治日趋腐朽。比如,汉灵帝刘宏时竟然公开卖官鬻爵。汉灵帝和他信任的宦官们,因为只知道吃喝玩乐,库房里的钱很快糟光了。为了搜刮钱财,就在西园开了一个挺特别的卖官铺子。并且在鸿都门外张贴榜文,明码标价:郡太守定价二千万,县令定价四百万。一时付不出钱的可以暂时赊欠,等他上任以后加倍付款。这些花了钱买官的官吏,一上任当然更加起劲地搜刮民脂民膏。
  自安帝以后,羌族兴起犯汉,朝廷长期对羌族用兵,耗费军饷四百多亿,这一沉重负担又全部落到农民头上。再加上各种自然灾害,以致出现了“田野空,朝廷空,仓库空”的严重局面。大批农民四处流亡,饿殍遍野,连京师洛阳也死者相枕于路。
  当时流传这样一首民谣:“小民发如韭,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吏不必可畏,民不必可轻!”人民的愤怒情绪由此可以想像。黄巾起义前的七八十年间,先后爆发的农民起义有一百多次。不少农民起义的领袖自称“皇帝”、“黑帝”、“无上将军”、“真人”等,或建年号,或置百官,或利用宗教为组织形式。此伏彼起,日益频繁。黄巾大起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发起人张角酝酿十年后有准备有组织地爆发了。
  据后汉书卷六十记载,张角自称“大贤良师”,以传布太平道为名,利用画符诵咒行医治病为手段,在农民中秘密进行组织起义的活动。
  张角知道农民受地主豪强的压迫和天灾的折磨,内心深处盼望有一个太平世界,能够安安乐乐过日子。于是,他决定利用宗教把群众组织起来,创立一个“太平道”,收了一些弟子,跟他一起传教。向贫苦的农民宣传“人无贵贱,皆天之所生”的平等思想,提出要建立一个财产公有的“太平”世界。加上他很会做人,给穷人治病,从来不要钱,所以赢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开始,东汉政府认为,太平道是劝人为善的“善道”,并没有引起朝廷的注意,有一两个大臣倒是看出苗子,奏请灵帝下令禁止太平道。汉灵帝正忙着建造他的林园,就没把太平道放在心里,使太平道得以顺利的发展。经过组织扩张和渗透,参加太平道的人越来越多,遍及中原八个州,入道群众达几十万人之多。为了将分散在各地的力量组织起来,张角把入道群众编为三十六方,大方一万多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立一“渠帅”,由他统一指挥。
  自度时机成熟,张角计划在甲子年(公元184年)三月五日举行起义。为此,他提出了“苍天(指东汉政权)已死,黄天(指太平道)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让弟子们广泛传播,为起义做舆论准备。他们又派人在京城洛阳的寺门及州郡官府的墙上,用白土写上“甲子”两个大字,作为起义的暗号和标志。
  但是在二月间,起义军内部出了叛徒唐周,起义计划泄密。东汉政府立即采取措施,首先在洛阳实行大搜捕,对起义进行残酷的镇压。结果,信奉太平道的一千多名官兵、百姓,遭到了屠杀。同时,东汉政府又下令冀州官府,搜捕张角等人。张角被迫提前发动起义。几天内“八州并举”,数十万农民同时拿起了武器。他们头裹黄巾,因而史称“黄巾军”。
  张角自称“天公将军”,他的弟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统一指挥战斗。黄巾起义爆发后,声势十分浩大,史称“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就是说,不到十天时间,全国各地纷纷响应,京师为之震动。
  黄巾起义军在对敌战争中,逐渐形成了三支主力部队:一支是张角亲自领导的队伍,活跃在河北一带;一支是由张曼成领导的,战斗在南阳地区;另一支则由波才领导的,像一把尖刀直插东汉王朝的心脏颍川附近。他们互相配合,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东汉王朝的首都洛阳。这时,汉灵帝慌了手脚,惊呼:“万人一心,其害甚矣!”
  在灾难面前,历代的腐败统治者都是同一个态度:天灾能不管则不管,听之任之;而对于兵变和民变这类政治灾难,则坚决予以歼灭,无论花多少代价。东汉末年的统治群体们,面对黄巾起义,一下子空前的团结起来。在一阵的惶恐不安之后,急忙调兵遣将镇压起义:任命何进为大将军,率左右御林五营屯兵都亭,以保卫京师;在函谷、太谷等八个险隘要冲设置八关都尉,以加强洛阳外围的防御;解除“党禁”,以缓和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拿出宫中藏钱收买官兵,用西园马匹装备军队,扩充骑兵,增设西园八校,以加强军队实力,尔后,东汉王朝派皇甫嵩、朱儁、董卓率领拼凑的几十万人队伍,向起义军猛扑过来。
  黄巾军面对野蛮凶暴的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搏斗,连续打了许多胜仗。四月,波才领导的颍川黄巾军,在围攻京师洛阳的战斗中,击败了皇甫嵩和朱儁的4万多东汉主力军。六月,南阳黄巾军攻击了宛城(今河南南阳市),赶走了新任太守秦颉。张角兄弟亲自领导的河北黄巾军攻占了广宗(今河北威县东南)等地。八月,东汉政府被迫发出最后一张王牌,把皇甫嵩调到河北前线来,两军在广宗相持。
  在这紧要关头,张角不幸病死。黄巾军由他的弟弟张宝、张梁率领,继续与敌人作战。农民军打得皇甫嵩不敢出营应战。后来,由于缺乏战斗经验,骄傲轻敌,放松了戒备,遭到了敌人突然袭击。十一月,张梁与3万勇士战死,5万多黄巾军将士舍身投河,壮烈牺牲,许多随军家属遭到敌人惨杀。与此同时,张宝指挥的10万大军,与皇甫嵩在下曲阳决战,全部牺牲。张角被剖棺戮尸。其他几路黄巾主力军也被敌人孤立包围,分别镇压。
  虽然黄巾大起义失败了,可是经过的冲击,东汉政权已经摇摇欲坠,名存实亡了。“人无贵贱,皆天之所生”的平等思想深入人心,“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比起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更近一层,足以响彻历史的天空。
  黄巾起义也促使了东汉末军阀势力的壮大,开启了乱世之门。有史学家尖锐指出,那些被《三国演义》津津乐道的英雄人物,其实也不过一群趁乱打劫的流氓罢了。在黄巾军浴血奋战的时候,这些后来的所谓英雄们为维护自己的利益,也曾联合向农民军施加压力,其中就有袁绍、袁术、公孙瓒、曹操、孙坚、刘备等。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