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4、新世纪的帝国耻辱


  当公元纪年终于摆脱一个“前”字,汉帝国迎来了它的新世纪时,刘邦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姓天下易手了。“双面人兽”王莽以他的乖戾权术,不使兵刃的“拿”走了汉王朝。尽管王莽的新帝国昙花一现,历史闹剧一般,但是,它的可怕意义在于,它直接导致了汉帝国的摇摆。
  王莽出身豪门,父辈人在汉成帝时代出将入相、封侯受赏,王氏一门显赫之极。王莽因为父亲早逝,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靠亲戚周济生活。因此王莽从小练就了一套为人处世的本领,可谓少年老成。喜怒哀乐隐于形,在亲戚长辈或外人面前,始终表现出乐观平和的样子,颇为宗族人赏识。
  有一次,王莽的一个伯父病重,他得知后立马跑来,守候在病人床前,端药送水,守夜看护,一连几个月衣不解带,蓬头垢面、憔悴不堪,看上去“比病人还病人”,比“亲儿子还亲儿子”。这件事感动了宗族上下,再加上平时的刻意表现,他的伯父决定上书皇上,为他请求封赏。王莽的讨巧卖乖终于得到了回报,从此走上权贵之途。
  汉成帝封他一个新都侯称号,并命他任宫中侍卫,成了皇帝身边的一位近臣。王莽这人的确具有帝王风格。尽管地位不断增高,权力不断变大,王莽从不露出半点骄矜懈怠神色,反而越发谦恭有礼,把讨巧的一贯作风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方面广为结交公卿将相、名士大儒,一方面又赈济贫穷、轻财好施。自己的生活作风也相当讲究。粗茶淡饭,素衣短装,十分俭朴。于是赢得了好口碑,朝野众人一致以一个“贤”字称赞他。后来,他的叔父、大司马王根病逝,临终推举他“接班”。朝廷上下全票通过,年仅38岁的王莽,凭着自己做人的老道,爬上了军权的巅峰:掌握全国最高军权的大司马。
  好景不长,汉成帝很快去世,汉哀帝上台。汉朝从此开始飞速下滑。哀帝有治国之志却无治国之才,因为有“断袖之癖”,他只知道宠信一位男宠董贤,赏赐田,令限田变赐田。董贤除贪婪、善媚外一无本事,却位居大司马,大将军三公之职。汉哀帝继位后,哀帝祖母为首的傅家人、哀帝之母为首的丁家人地位窜升,排挤掉了王氏家族。为了避祸全身,王莽忍痛辞官家居,那一段时间,他时常歇斯底里大发作,动辄怒骂、暴跳、哭嚎、惨笑,把隐忍了大半生的真性情尽情宣泄,整天为多年用心付之流水而痛苦不已。
  好在汉哀帝薄命,不久就去世了。因为皇族无后,连个主持丧事的男人也找不到。于是,当时已是太皇太后的王莽的姑母王政君,就把王莽宣进朝来,让他主持丧事,而且重新任命他为大司马兼任尚书。司马掌最高军权,尚书掌最高行政权。两职加于一身,王莽顿时又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重新掌权的王莽心里很不平静:汉朝自开国以来,已历十一个皇帝、二百余年。近几十年内,几个皇帝都是庸才,大臣又多贪鄙,国困民穷、怨声四起,可见大汉气运将尽了。王莽决心利用这次时机,大显身手。他第一步是拥立年仅9岁的汉平帝为新皇帝,由他总揽朝政。他趁机诛灭异己,广植党羽,以此获得了许多人的拥护。
  公元2年,中原发生了旱灾和蝗灾。由于多少年来,贵族、豪强不断兼并土地,剥削农民,逢到灾荒,老百姓没法活下去,都骚动起来。
  为了缓和老百姓对朝廷和官吏的愤恨,王莽建议公家节约粮食和布帛。他自己先拿出一百万钱,三十顷地,当作救济灾民的费用。他这样一起头,有些贵族、大臣也只好拿出一些土地和钱来。
  太皇太后曾把新野(今河南新野)的两万多顷地赏给王莽,王莽推辞了。王莽派八个心腹大臣分头到各地方去观察风土人情。他们把王莽不肯接受新野封地这件事到处进行舆论宣扬,说王莽怎样谦让厚道。当时,中小地主都恨透了兼并土地的豪强,一听王莽连封给他的土地都不要,就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好人。
  据说,朝廷里的大臣和地方上的官吏、平民上书请求加封王莽的人共有48万多人。有人还收集了各种各样歌颂王莽的文字,一共有3万多字。王莽的威望就越来越高。
  王莽的儿子王宇颇有远见,深感忧虑:父亲只顾眼前、不虑今后,等于为王家埋下了祸根。于是王宇经常自作主张地为王莽善后,比如,以个人名义,写信给在外地任职的外戚,联络感情、互称朋友。看父亲动辄以天意鬼神吓唬欺弄臣民,便想警示一下他,就派人在夜里到家门口泼猪血、狗血,想以此说明天神亦责怪父亲的无情。
  不料,王莽知道后,十分震怒,立刻深夜把王宇及王宇的夫人叫到面前,冷冷冰冰道:“你身为朝臣,私交外藩,知罪吗?!”王宇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王莽。
  王莽轻蔑地一笑,接着板起脸,坚持以公事公办。在场家人及属员都吓了一跳,忙跪下为王宇求情。求情没用,为了保自己、求权势,两年前王莽就残酷地杀死了长子王获。于是王宇说:“为保全父亲美名,儿甘愿一死。只是儿妻现有身孕,即将分娩,求你轻饶她一命,使儿的这一点骨血得以留存。”
  不料王莽冷酷道:“与其再生个不肖的孽种,倒不如不生!”
  王宇愤怒之极,跳脚骂道:“你这沽名钓誉的伪君子!贪权揽势的奸臣!你以为你可以一手遮天、骗尽天下人吗?!你早晚要自食恶果!!……”就这样,亲生儿子、儿媳及儿媳腹中的孩子,被王莽残杀了。除尽了挡他夺权的人,王莽渐渐露出本相,在朝中开始为所欲为。
  王莽不准平帝的母亲留在身边,还把国舅家人杀光,渐渐大了的汉平帝自然很不是滋味。只是年纪过轻,免不得背地说了些抱怨的话,引起了王莽的杀心。
  有一天,大臣们给汉平帝上寿。王莽亲自献上一杯毒酒。汉平帝没有怀疑,接过来喝了。第二天,宫里传出话来,汉平帝得了重病,没有几天就死了。王莽还假惺惺哭了一场。此刻,太皇太后对王莽的野心已有所察觉,但无奈其羽翼已成,势力绝顶,也只有叹息的份儿了。汉平帝死的时候才十四岁,当然没有儿子。王莽从刘家的宗室里找了一个两岁的幼孩为皇太子,史称孺子婴。王莽自称“假皇帝”(假即代理的意思)。从此离做真天子只有一步之遥了。
  公元8年,王莽废孺子婴,自称皇帝,改国号为“新”。刘家天下生生被拦腰截伤,从此开始了痛苦摇摆的挣扎。所幸的是,王莽的新朝并没有扎稳脚跟,历时15年,就垮台了。
  王莽也是一个只懂得权术、不擅长治国的皇帝。他打着复古改制的幌子,希望通过变法来治理天下。第一,把全国土地改为“王田”,不准买卖;第二,把奴婢称为“私属”,不准买卖;第三,评定物价,改革币制。
  这些改革,听起来都是好事情。可是没有一件不是办得挺糟糕的。土地改制和奴婢私属,在贵族、豪强的反对下,一开始就没法实行;评定物价权掌握在贵族官僚手里,他们正好利用职权投机倒把、贪污勒索,反倒增加了人民的痛苦。币制改了好几次,钱越改越小,价越做越大,无形之中又刮了老百姓的一笔钱。
  这种复古改制,不但受到农民反对,许多中小地主也不支持他。三年以后,王莽又下了命令,王田、奴婢又可以买卖了。
  王莽还想借对外战争来缓和国内的矛盾,这一来又引起了匈奴、西域、西南各部族的反对。王莽又征用民夫,加重捐税,纵容残酷的官吏,对老百姓加以重刑罚。这样,就逼得农民不得不起来反抗了。新朝后期的农民起义,帮了汉帝国光复的大忙。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