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8、亡命之徒的人权叩问与造势才智


  顾炎武在《日知录》里说过:“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一个王朝的灭亡,首先从道义上的灭亡开始,道义灭亡时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肯定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农民。
  公元前209年秋,陈胜吴广农民起义,敲响了秦王朝覆灭的丧钟。仅九百人的起义队伍赤手空拳,斩木为兵,揭竿为旗,面对强大的秦王朝镇压机器毫不畏惧,一往无前,犹如干柴堆上,点起一把火,风助火势,越烧越旺,一举烧毁了秦始皇精心搭建的帝国大厦。帝国的如此不堪一击,这是仰卧在地下王宫里的秦始皇如何也想不到的结果。
  说陈胜、吴广起义是农民起义其实有些牵强,因为二人身份尚带有奴隶性质。
  陈胜年轻时,常被雇佣从事耕田,没有一个固定的雇主。《史记》里说此人素有大志,在田埂休息,会突然冒出一句:“富贵了,不要相忘。”同伴们笑他:“就你呀?啥时候会富贵呢?”他会自嘲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尽管说陈胜有点追求,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决不会造反的。从起义小胜后陈胜的骄奢表现来看,可以推断这人断无坐拥天下的胸襟与抱负,也许不过是个农村里游手好闲的莽汉罢了。日子但凡太平,他的“鸿鹄之志”,可能就是摆脱不断跳槽的苦命,谋得一个稳定的职业罢了。说他有谋反基因,也只是古代史家演绎造势罢了。
  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连个半农民的职业都做不了了。在发配服兵役到渔阳(今北京市密云县西南)守边的名单里,就有陈胜、吴广的名字,所幸二人都当上了小头目,不枉“鸿鹄之志”。当时二人各负责押解一批壮丁去大泽乡集合,结果碰上连绵大雨,道路不通,按照路程计算,已不可能如期到达。不如期到达,依秦法都得处死。陈胜、吴广于是商议说:“如今逃亡是死,起义也是死,同样是一个死字,死于国事,不更好些吗?”可见,已是到了不起义活不下去的地步。
  二人手下的那一组命运的俘虏们自然都同意。接下去,就是给自己起义找个理由,借以号召更多的人投入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两个都是在人堆里混出来的人,深悟底层人的习性。所以,他们不从讲大道理开始,而是从扫除群众心理障碍开始。陈胜、吴广先利用戍卒的迷信心理,制造“鱼腹丹书”“篝火狐鸣”之类的异象,煽惑人们的情绪;又“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
  二人先是找了算命先生卜卦。算命先生了解他们的用意,就说:“你们的事一定能成功。是不是还要问一问鬼神?”陈胜、吴广揣摩算命人的暗示,说:“这是教我们先从心理上给群众施加影响。”于是在一块红绸子上写上“陈胜王”三个字,置入所网鱼腹中。伙夫买鱼煮食,发现鱼肚内的红绸书,十分惊讶。间隔不久,吴广在屯留之处附近祠堂荒庙中,夜间点起篝火,装着狐狸的叫声说:“大楚兴,陈胜王。”戍卒们一夜惊恐,天一亮就交头接耳,对陈胜指指点点。舆论宣传效果相当不错,成本也不是很高。
  仅仅靠舆论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说服力的标杆人物及事件。吴广平时关心人,有一定的人格魅力,士卒多愿为他效力。押送的将尉喝醉了,吴广故意说想逃走,逗尉官发怒,挑动尉官辱骂自己,以激发士卒对自己的同情。尉官果然鞭打吴广,并举剑刺过去。吴广跳起夺剑,反身刺死尉官,陈胜在一旁助力,一连杀了两名将尉。
  事情惊动众人,陈胜、吴广趁机游说众人:“大家遇上大雨天,不能如期到达目的地,已误期,误期罪当杀,即使不杀,在边境戍卒,十之六七要累死饿死。壮士不死罢了,死要死得有名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一句带有人权叩问的呐喊,无论在当时还是对于此后的起义者,都产生了非凡的煽情效果。生存权与平等权,这是再低级不过的生命诉求了,然而在此前的历史岁月里,却没有人敢于如此豪壮地喊出来。秦王朝对人性的肆意蹂躏,让多少在战国时代就已支离破碎的心灵,更加零零碎碎。这一句有感而发的呐喊,仿佛甘露洒在炸裂很久的旱地,唤起了人们积聚许久的满腔义愤。这满腔义愤化为一团火,汇集起来,就有了燎原之势。当时根本不存在“星星之火”,因为为了活着这一基本的生命主题,无论是性善性恶的人,此时都不折不扣地成了亡命之徒。要么彻底燃烧,要么完全熄灭,这就是当时的生命之火。
  众人当即表示听从。于是陈胜、吴广借太子扶苏和楚国大将项燕的名义起义,迎合广大民众之愿望。起义者袒露右臂,拉起大楚旗号。在野外筑坛宣誓,用将尉的头祭旗。陈胜宣布自己为将军,吴广为都尉,率领起义队伍攻打大泽乡政府,占领之后又攻蕲县。之后继续东征,连克、苦、柘、谯等地。打到陈县时,已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一千多,步兵几万人。于是陈胜称王,国号张楚,当此时,许多郡县民众苦于秦吏压迫,都把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吏抓起来判刑,或杀掉以响应陈胜。
  随着反秦战争的发展,陈胜变得骄傲,听信谗言,诛杀故人,与起义群众日益疏远,派往各地的将领不再听从他的节制。围攻荥阳的吴广也与义军将领田臧意见不合,田臧竟假借陈胜的命令杀死吴广,结果导致这支队伍全军覆灭。章邯在荥阳获胜之后,乘胜猛扑陈县,陈胜接战不利,突围逃至城父(今安徽蒙城西北),为叛徒庄贾杀害。此后陈胜的部将吕臣率领的苍头军虽两度收复陈县,处死庄贾,但张楚政权已不复存在。
  陈胜吴广领导的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战争。要发动区区九百人,赤手空拳去对付武装到牙齿的几十万秦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陈胜、吴广起义虽不到一年而败亡,但恰似一声春雷,震倒了徒有一具庞然空架的秦帝国。
  造反是大逆不道,天诛地灭。但陈胜吴广不信这个邪。他们打破了束缚农民思想的传统陈腐观念,打破了唯心史观和宿命论思想,给风起云涌的农民革命以一次新的思想解放。“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振聋发聩的名言,鼓舞了后来的造反者。他们成功的舆论宣传和对大众心理的拿捏才智,也为后来者提供了效仿的模板。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