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二十六章  菲律宾之战


   日本舰队几覆没  莱特战后险更多
满腹愁肠对谁讲  小矶首相无奈何
东条下台后,日本的战局并没有丝毫好转,特别使新首相小矶国昭慌恐不安的是菲律宾莱特湾之战,这是一场关系到日本海军命运的决战。早在11月8日,小矶在一篇广播讲话中,把莱特湾之战,比作1582年决定由准来统治日本的天王山之战,妄想一举扭转战局,如今却一败涂地,日本舰队几乎全军覆没,这怎能不使他伤心发愁呢!
美军占领马里亚纳主要岛屿之后,就突破了日本大本营于1943年9月规定的“绝对确保”的防御线,根本地改变了日本的战略态势。此后,盟军可以任意选择进攻目标,甚至轰炸和进攻日本本上。这时,以对外掠夺和海上运输为基础的日本战争经济的弱点,日益暴露无遗。战略物资储备已消耗殆尽,经济实力日渐衰落,加以马里亚纳陷落后,日本海军机动性能锐减,而盟军舰队和潜艇更为活跃,因此,日本海上运输船舶的损失日甚一日。早在1943年9月,日本政府就撤销了商工省和企划院,设立了军需省,集中一切人力物力资源生产飞机和船舶。但即使如此,也远远弥衬不了损失,如1942年11月底,日本拥有594万吨商船,到1944年10月底只剩下290万吨。
根据新的形势,1944年7月21日,日本大本营作出决定,要加强菲律宾、台湾、琉球群岛、日本、千岛群岛这一带水域的第一道防御线,以防盟军一旦在这防御线上的任何地方发动进攻时,都能集中陆、海、空军力量阻截和消灭敌人。在这条战线上的作战,统称带有决战性质的“捷号作战”。
根据大本营的决定,各个方面军都作好进行决战的准备。规定菲律宾地区为“捷一号作战”;台湾、琉球群岛为“捷二号作战”;日本本上为“捷三号作战”;千岛、库页岛等地为“捷四号作战”。
8月4日,日本联合舰队得到大本营的指示,要在菲律宾方向作战,在决定性的海战中打垮敌人。为此,要在菲律宾的克拉克和巴洛德两机场为第一和第二航空队准备基地。水面舰艇的乓力是:第一机动舰队配置7艘航空母舰,第二舰队拥有5艘战列舰和11艘重型巡洋舰,第五舰队有3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空军由第四军担任菲律宾防务。陆军建立第三十五军,以保卫菲律宾群岛南部,该军属第十四方面军统辖。以这些兵力准备迎击美军的进攻。
这时,美军在太平洋上已拥有海空军优势,可以任意选择进攻目标。但由于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没有一个统一指挥的总司令,陆军上将麦克阿瑟和海军上将尼米兹意见不一,各有主张。前者要迅速占领菲律宾,以实现他在1942年春天离开菲律宾时许下的诺言:“我还要回来!”后者认为在棉兰老取得空军基地之后,孤立吕宋,进攻台湾和中国沿海,进而打击日本本土,这样会缩短战争的进程。而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和海军作战部长厄内斯特·金各支一派,都为自己的部下撑腰,僵持不下。最后,罗斯福总统只好亲自出面协调,于1944年7月底跑到珍珠港,召集这两位将军开会,希望缓和他们之间的矛盾。会上,麦克阿瑟向罗斯福力陈占领菲律宾的政治和军事意义,这位总统也表示信服,虽然这次会议没有作出具体决定,但从以后的事实看来,尼米兹显然是作了让步。
日、美双方之所以都把菲律宾作为决战的首要战场,主要是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菲律宾群岛由7000多个岛屿组成,离亚洲大陆约500海里,在台湾以南230海里。它从棉兰老岛起向北延伸,通过比萨扬到最大、最重要的岛屿吕宋,共长1150英里。
只有11个岛的面积超过1000平方英里,其中棉兰老和吕宋两岛占陆地总面积的2/3以上。莱特是菲律宾群岛的心脏,它的海湾宽广,是招引海上进攻的好地方。特别重要的是,菲律宾是防卫日本本土的最重要的屏障。
1944年8月,尼米兹命令美国第三舰队司令哈尔西从南太平洋北上,接替斯普鲁恩斯指挥中太平洋舰队,并计划参加即将到来的对菲律宾的进攻。
为了给进攻菲律宾的部队准备前进基地和后方供应基地,哈尔西的部队要在1944年9月15日拿下加罗林群岛西部的帛琉群岛,以及帛琉与马里亚纳群岛之间的犹里蒂珊瑚岛。此外,哈尔西还要支援麦克阿瑟的西南太平洋部队,于9月15日攻入摩罗泰,然后再向菲律宾南部和中部进军。
9月初,美国第三舰队司令哈尔西在他的旗舰“新泽”号上与第三十八突击队会师,并开始对菲律宾中部进行空袭,以便对即将进行的进攻摩罗泰岛和佩列流岛给予战略支援。空袭结果令人振奋,美第三十八突击队以损失8架飞机和10名驾驶员的代价,击毁日机约200架,炸沉货船12艘、油船1艘。哈尔西从这次空袭中得出结论,菲律宾中部日军防御空虚,因而他急电尼米兹,建议麦克阿瑟尽可能早日进攻莱特。尼米兹把这个决议转交当时正在魁北克开会的美国参谋长们。他们在征得麦克阿瑟同意之后,就命令尼米兹和麦克阿瑟联合起来,于10月20日向莱特发动进攻。
首先,美国西南太平洋部队和中太平洋部队协同一致,于9月15日对日军控制的两个岛屿摩罗泰和佩列流发动突然袭击。西南太平洋的第七两栖作战部队越过了重兵防守的哈马里拉岛,运载2.8万名部队,一举攻下了摩罗泰岛。岛上日本守军几百人仓皇逃入山中。美军工程兵很快就在摩罗泰修建好两个轰炸机场和一条战斗机跑道。
进攻4公里长的佩列流岛的战斗打得非常艰苦。岛上日军约1万人,一半是精锐部队,并且贯彻了日本大本营的最新指示,采用纵深防御,负隅顽抗。美军伤亡1万人,直到1945年2月才完全肃清了岛上的残敌。
9月间,美军还占领了附近的小岛安戈尔和东北部的犹里蒂岛。这两个小岛也作为空军基地和后勤基地,力进攻莱特提供了方便。
对菲律宾群岛的空袭是从10月份开始的。美国第三舰队的任务是打击菲律宾的北翼。10日空袭琉球群岛,11日袭击吕宋机场,12日开始,连续3天轰炸台湾。据累计,在9、10月间,第三舰队在一系列的空袭中,炸毁日机1200架以上,其中很多是新近从日本本土起飞的。
以中国为基地的第二十轰炸机队的B—29和陈纳德将军的第十四航空队的中程轰炸机,也袭击台湾和中国大陆沿海一带的日本空军基地、军舰和运输船只。
美国第三舰队的舰基飞机和其他地区空军的广泛出击,收效良好,使麦克阿瑟的进攻部队平安到达莱特地区。这支大军由700艘舰只组成。海军中将金凯德指挥的第七舰队提供海空支援,它分为南北两个突击队轰炸莱特和阻击敌军。第六集团军司令克鲁洛上将指挥地面部队:第十军偕同北路突击队登陆,第二十四军随同南路突击队进攻。从10月10日到15日,他们分为几个梯队向莱恃进发。
在麦克阿瑟的目标莱特岛上,日本守军只有第十六师团,不到2万人。这支部队是在1941年圣诞节前夕在吕宋东岸登陆的,在参与夺取马尼拉之役后,曾在巴丹作战。但这支部队现在的大部分成员,包括司令官牧野四郎中将都是新换来的,从来没有打过仗,这个师团在日本的名声也不好。他们大都是从京都、大阪地区征集来的,“做生意还可以,打仗却不行”。
莱特像个楔子插在两个大岛之间,东北面是萨马,南面是棉兰老,形状像颗日牙,牙根指向棉兰老。其东海岸沿莱特湾是一片长35英里的肥沃平原,海岸空旷,没有暗礁保护沙滩,是理想的登陆作战地点。但进入内陆几英里后,麦克阿瑟的部队就必须越过地形复杂的沼泽地、河流和水稻田,在雨季时除非走大路,否则几乎无法通过,而雨季已经开始。岛上其余的地方是山区,到处是茂密的森林,攻或守同样困难。岛上还有众多的小股游击队,他们经常袭击日本人,对麦克阿瑟部队的登陆起了有力的配合和支援作用。
岛上人口约100万,除了3000多名华人和少数欧洲人、美国人和日本人外,都是靠种田和打鱼为生的比萨扬人。主要作物是水稻、甘蔗、玉米和椰子,是一个得夭独厚的富饶的鱼米之乡。
此时,在东京方面,大本营为了加强菲律宾的防务,迎接美军的进攻,解除了黑田将军的菲律宾方面军司令官的职务,因为他散布了悲观情绪,曾经公开地预言,日本陆基飞机不能挫败美国的海上力量。接替他指挥各岛地面部队的是早期取得胜利的英雄之一、号称“马来亚之虎”的山下奉文将军,在新加坡战役以后,山下被调往满洲去训练部队。山下接到命令后心神不宁,他在南下途中私自对他的亲信作战参谋说,他深恐菲律宾战役“将是又一次凑川之战”,是一场指挥官一开始就知道没有希望打胜的战役。但是,他却不能向其他的参谋人员流露他的悲观情绪。
山下奉文于10月6日抵达设在马尼拉附近的第十四方面军司令部后,对幕僚们动员说,日本之命运就看这场战斗的结局了。
全体将校都有“重任”,要坚决战斗,树立必胜信心。“如果我们大家都记住这点,日本陆军必将最后胜利。”尽管山下反复动员,但他的部下对战争前途仍没有信心,全军上下充满着忧郁绝望的情绪。
但是,日本海军将领却没有像陆军那样泄气。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决心冒死决战,要在菲律宾海域进行“捷一号作战”,消灭美国海军主力。他认为,如果日本失去菲律宾群岛,那么日本 同荷属东印度之间的生命线被切 断,日本就会失去石油供应,而且本土也就难保了。因此,他要调动一切可以动用的舰艇,进攻在莱特湾登陆的美军。
这种“孤注一掷”的态度使东条顾问、陆军作战局长佐藤贤了将军甚为忧愁。他想,如果海军败北,陆军“决战”还有多大把握?“联合舰队不仅属于海军,也属于国家,它的毁灭将使本上无法防止敌人入侵。只有舰队的存在才能使敌人不敢妄动。”他用哽咽的声音说,“所以,请诸位慎重。”
“我非常感激,”海军作战部长中泽将军说,“我现在才知道陆军如此器重联合舰队。”他请求“死得其所”。菲律宾将是最后的机会,“请给联合舰队一次机会开出死亡之花。”他的声音颤抖着。
佐藤禁不住流泪,也无法再辩论。他痛快地表示同意。就在这天下午,天皇同意了“捷一号行动”。
正当大本营如何谋划阻击美国的进攻时,一支由420艘运输舰和157艘军舰组成的庞大的美国舰队,在菲律宾以南好几千平方英里的海面摆开阵势,逐渐向荣特湾驶去。领头的是支援炮击部队的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
10月19日刚刚拂晓,他们驶进莱特湾,开始炮击登陆地段的海滩。与此同时,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则攻击比萨扬的各个空军基地。这一地区残存的日本航空兵力几乎全部被摧毁。
为庞大的进攻舰队的到来所做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当晚11时,舰队在莱特湾以东17海里的海面汇合,在迪纳加特和荷蒙汉两岛上的标志灯的指引下,缓缓地驶入进口处。广播喇叭里放出新教和天主教的祈祷声,不少人感觉到好像是参加一场隆重的葬礼。隐隐地可以听见驱逐舰在前方向登陆地区炮击的沉闷炮声。
10月20日,东方刚刚放白,3艘美国战列舰开火打破沉寂。杜拉格附近的“紫滩”和“黄滩”一带升起一团团灰色浓烟。7时许,另外3艘战列舰加入炮击,他们的目标恰好在莱特岛首府塔克洛班下方的“白滩”和“红滩”。
不到一小时,运输舰沉着地驶过水平如镜的海面,进入离岸7英里的位置。各战列舰停止了射击,以便让巡洋舰和炮舰开得更近一点继续炮击。隆隆的 炮声突然被一片可怕的嗖嗖声所掩盖,数以千计的火箭同时从炮舰上飞上天空。几秒钟后,只听得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整个海岸线成了“一片火海”。
待浓烟消失后,那些站在运输舰上的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先前长着茂密树木的海岸,现在却成了“一片荒凉、乱七八糟、烟雾弥漫、尘土覆盖的废墟”。
到20日日暮时,6万名进攻部队和10万吨物资和装备已经上了岸。莱特湾两岸的滩头阵地都扩大到1英里以上,塔克洛班飞机跑道也落入美军之手。日军大多退到西北部山区事先准备好的阵地,滩头抵抗甚微,与进攻太平洋上其他岛屿相比,莱特的登陆算是比较顺利的。
当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得知美军先头部队己在莱特湾登陆时,他马上命令日本机动部队分4路向菲律宾进军。18日下午,停泊在林加岛的,由栗田武雄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一突击舰队,离开锚地北上,经锡布延海,从北面进入莱特湾,以打击美国舰队,在滩头附近攻击美国两栖部队的运输舰只。
栗田舰队的其余舰艇——2艘战列舰、1艘重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由西村章二海军少将率领,开向莱特湾的南口,从南部打击美军,配合栗田南北合击。
停泊在琉球群岛北部天见岛的清英志摩的第二突击舰队,在接到丰田命令后,率2艘重型巡洋舰、1艘轻型巡洋舰、4艘驱逐舰,立即驶向莱特湾南口,与西村章二合作,打击美军。
泊在日本内海的小泽治三郎的主力舰队,也迅速南下菲律宾海域,其任务是引诱美国第三舰队离开莱特湾附近到公海来决战,使美国舰只无人掩护,好让栗田等突击舰队进攻。
为了使自己的舰队能最大限度地避开美国的搜索机,栗田决定让舰队的大部通过圣贝纳迪诺海峡。一个由西村祥治中将率领的由两艘老战列舰和四艘巡洋舰组成的支队,则走南面距离短得 多的近路进入莱特湾,集中攻击美 国运输舰及其护航舰只。
栗田已准备最少损失半数舰只进行决战,但他的部下许多军官公开反对这种蓄意的冒险。于是栗田在他的旗舰、重型巡洋舰“爱宕”的甲板上,召集各级指挥官及参谋人员开会,发表了“激昂”的讲话。他说,战局比他们所了解的要危急得多。“如果国家亡了,却保持舰队完整无损,岂不可耻?我认为,大本营正给我们一个光荣的机会。你们必定记得,世界上是有奇迹这种事情的。谁敢说我舰队没有机会在决战中挽回战局?”
栗田的讲话,博得了东洋军一片“万岁!”的欢呼声。
这时,美国第三、第七舰队正在四处搜索日舰,准备决一雌雄。这两支舰队实力雄厚,计育轻、重型航空母舰16艘、护卫航空母舰18艘、战列舰12艘、防空巡洋舰2艘、轻重巡洋舰24艘、驱逐舰144艘。此外,还有若干潜艇在菲律宾海域活动,监视和袭击日舰。
10月22日,在靠近巴拉望岛暗礁的湍急水域中,有2艘美国警戒潜艇“飞鱼”号和“鲦鱼”号在水面上并排巡逻。零时16分,“飞鱼”号发现日本舰队,艇长麦克林托克随即把这一情况告知“鲦鱼”号艇长克拉杰特。“我们上去干掉它们!”克拉杰特回话说。于是,“飞鱼”号在前,“鲦鱼”号在后,全速追赶。到清晨4时50分,他们接近日舰,“飞鱼”号上的全体人员都已进入战斗岗位。5时10分,“飞鱼”号掉转航向,潜入水下。在晨曦中麦克林托克通过潜望镜看到远处一大片灰色物,一列日本舰队正迎面朝他开来!他向东南看去,发现若干海里外又是一列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
迎面朝他驶来的灰色的舰只变得越来越大了。5时25分,麦克林托克认出为首的一艘是重型巡洋舰,舰首掀起巨浪。这时,所有的鱼雷发射管已作好准备,在距离刚好不到1000码时,日舰队向西转,构成极力理想的角度。
“发射!”麦克林托克下令,接连发射了6枚鱼雷。他第一次发射的鱼雷,正好奔向“爱宕”。在舰桥上的栗田及其参谋长小柳富次海军少将,突然觉得舰身连续4次大震动。这艘巡洋舰开始下沉,给一艘驱逐舰打了信号,于是栗田及其幕僚人员就游泳到这艘驱逐舰。
在“鲦鱼”号上,克拉杰特通过潜望镜仔细观察到这一情景。“我的老天爷!”他喊道,“真像7月4日美国独立日的情景!一艘正在下沉,一艘在燃烧,日本人在胡乱打炮。真好看!做好准备,他们来了!”他研究了朝他开来的两艘日舰,“让他们过去,它们不过是巡洋舰。”后边是一个更大的目标,他误认为是“金刚”级的战列舰。“发射一!发射二!发射三!发射四!发射五!发射六!”克拉杰特命令,之后,潜艇急速返航,“离干这个鬼地方!”他们听见鱼雷击中目标的声音,以及劈啪劈啪的爆裂声。重巡洋舰“摩耶”解体了。就这样,栗田还没有到达菲律宾中部的危险海面,就已丧失了两艘重巡洋舰,第三艘“高雄”的情况也很糟,只好驶回婆罗洲。
拂晓,其时已是10月24日,栗田登上新的旗舰——巨大的“大和”舰。他的舰只排成两个圆形阵,彼此相距7海里。“大和”和它的姊妹舰“武藏”部署在第一组的中心;“金刚”在第二组的中心。“大和”的甲板上好像矗立着一个巨大的宝塔,栗田的战斗指挥部就设在接近塔顶的信号甲板上。
上午8时刚过,栗田的舰队又被美国探索机所发现。他急忙电请马尼拉派战斗机掩护。能派出的“零式”战斗机不过10余架,但一架也没有飞抵第一进击舰队的上空就被美机击落了。
话说哈西尔将军在锡布扬海发现了栗田的舰只后,紧追不放,一如既往亲自指挥战斗。8时37分,他通过舰对舰无线电话,直接向他的特遣部队的3个指挥官下令:“攻击!攻击!祝你们胜利!”不到两小时,参加这次进攻的先头部队,从“无畏”号和“卡伯特”号上起飞的12架战斗机以及同等数量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向“大和”扑去,进行猛烈的轰炸。只见“大和”前方和左方四周突然升起6很大水柱,接着就倾斜了。时间不久,具有 6万吨的“武藏”号也被鱼雷击中。就这样从10月23日到26日,连续4天的海战中,美国舰队共击沉日本战列舰3艘,航空母舰4艘、轻重巡洋舰10艘、驱逐舰9艘,使日本总计损失战斗舰只30. 6万吨。美国方面只损失轻型航空母舰1艘、护卫航空母舰2艘、驱逐舰3艘,共计3.7万吨。
这是美国海军的一大胜利。日本海军几乎全军覆灭。现在的残余舰队,除了在保卫本土方面还能起点次要作用外,再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了。
日本舰队在遭受这次惨败之后,分头逃回各自的锚地。但在莱特岛上,日本陆军仍按东条原先的决定进行陆上决战。他们迅速从菲律宾其他岛屿调集4个师团的援兵,还从上海调去精锐的第一师团。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到1945年1月1日,莱特战役基本结束,但美军还要进行小规模的战斗,以肃清残敌。在莱特战役中,日军地面部队伤亡7万人。美军地面部队总共伤亡1.5万多人。
还在莱特战役期间,美军就在民都洛岛登陆,以便取得进攻吕宋的基地。
进攻吕宋的日期定为1945年1月9日。此时山下奉文的第十四方面军在吕宋己增至25万人。岛上只有150架日本飞机,但日本海军第二十六空战部队司令有马正义想出一个新花招:他驾驶一架载有鱼雷的飞机,直冲美国军舰,进行自杀突袭。于是,日军中便出现一大批这种亡命徒式的“神风特攻机队”,使美国军舰遭到可怕的损失。从 1月4日开始,到13日最后一架日本飞机完蛋,10天之中共炸沉17艘美国舰艇,重伤20艘,轻伤30艘。
山下奉文失去海空军支持,孤立无援,很少有守住吕宋的希望。因此,他计划进行拖延战术,尽量阻挠吕宋落入美军手中。他把部队分为3组:北部14万人,防止盟军从仁牙因登陆;中部3万人,保卫克拉克机场设施;南部11万人,保卫南吕宋。
1945年1月9日,美国第六集团军的4个师在仁牙因湾登陆,31日占领克拉克机场及其要塞等设施。2月3日,美军进抵马尼拉外围,但经过一个月的苦战,美军才肃清了菲律宾首都的日军。此后,吕宋的日军退往东部山中负隅顽抗,直到1945年9月上旬才全部投降。
美军在莱特登陆时,菲律宾抗日军为了配合盟军的攻势,即对日军展开了大反攻,解放了许多地方,其中包括邦板牙省首府圣费尔南多,打拉省首府打拉、内湖省首府圣克鲁斯。人民抗日军还在新怕施夏、邦板牙和内湖三省建立了省级政权,任命了省长,菲律宾人民抗日军为解放自己的祖国、打击日本侵略者而建立的不朽功劳永远铭记在人民心里。
菲律宾已从日本法西斯铁蹄下获得解放,现在除了硫磺岛和冲绳岛之外,日本本土已暴露在盟军面前,更可怕的事情在等待东条和小矶。正是:
西风落叶鬼凄凄,灾祸临头在旦夕。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