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二十三章  “火鸡猎场”


  马里亚纳好风光  炮火连天“猎鸡”忙
团团火球坠大海  东条痛哭舰机亡
马里亚纳海之战,日本舰队遭到惨败,陆基飞机丧失殆尽。参战的9艘航空母舰被击沉3艘,另斗艘受重伤,只有2艘小型母舰仍在战斗的行列中,特别严重的是参战的几百架舰基飞机,除25架外,架架都在硝烟弥漫的海天像燃烧着的火球一佯坠入海中。美国飞行员得意地把这次空战叫做“马里亚纳打火鸡”!
1943年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大转变的一年。在苏联,希特勒的第六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被消灭后,红军正大规模西进。到10月份,苏军已收复包括哈尔科夫、斯摩棱斯克和奥廖尔在内的约3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井向基辅有历史意义的城门逼近。
在西欧战场,西西里的陷落、北上进攻意大利,以及巴多格里奥陆军元帅率意大利投降,使盟军控制了地中海。德国本上正遭到空袭,晚上遭受英国轰炸机轰炸,白天则受美国第八航空队的袭击。鲁尔地区几乎是一片废墟,汉堡则被夷为平地。
在中国解放区战场,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经过整风和大生产运动,愈战愈强。1942年7月7日至1943年7月7日,八路军、新四军共作战27500多次,毙伤俘日伪军近20万人,胜利地粉碎了东条推行的“治安强化运动”,打退了国民党掀起的第三次反共高潮,解放区面积不断巩固和扩大,为全面反攻打下了基础。
在太平洋战场,自队中途岛战役后,日军转攻为守,盟军开始了局部反攻。早在1943年5月底,尼米兹就派遣一个突击舰队夺回了阿留申群岛中的阿图岛;8月中旬又收回了基斯卡岛。以上两岛都是1942年6月初被日军占去的。盟军在阿留申群岛和西南太平洋的进攻,迫使东条英机重新规划他在太平洋上的战略行动。
在1943年9月30日举行的御前会议上,东条政府和大本营制定了它的战略计划,即所谓“今后应采取的战争指导大纲”。这个大纲规定:“为了完成帝国的战争,在太平洋及印度洋方面,包括千岛群岛、小笠原群岛、内南洋(中、西部)群岛及西部新几内亚、粪他群岛、缅甸的这一圈子,为应该绝对确保的重要地区。”并要求“从战争开始到结束,要确保圈内的海上交通”。
与此相对立,在魁北克会议(1943年8月)上和会议以后,美国战略计划人员一直在寻求打败日本的途径。他们认为打败日本的关键,就是“通过中太平洋全面作战,南北两翼进行支援”。
美军在太平洋的指挥系统是,尼米兹海军上将是最高指挥,对整个作战任务全面负责;斯普鲁恩斯海军中将是中太平洋部队司令,负责作战指挥。
中太平洋部队的作战主力是美国第五舰队。这支舰队拥有6艘重型和5艘轻型航空母舰、8艘护卫航空母舰、5艘新型和7艘旧式的战列舰、7艘重型和5艘轻型巡洋舰、56艘驱逐舰、29艘运输舰和货船,还有大量的登陆舰艇。
它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航空部队。
中太平洋美军进攻的第一个目标是吉尔伯特群岛中的马金、塔拉瓦。美国参谋部认为,这些作战行动是盟军通过太平洋进军的开始,是太平洋战争的一个新阶段,主要是海战阶段。
马金和塔拉瓦都是珊瑚小岛,由珊瑚礁和很低的长条陆地组成。马金岛上有800多日军,防御较差。塔拉瓦驻有日军5000人,岛上安置了海岸炮、高射炮和反坦克炮,防守坚固。
美军为夺取塔拉瓦岛付出了很高的代价。它先后派出5个营登陆,在海空军的支援下,经过艰苦的努力,付出很大的牺牲,激战4天才击溃了日军的抵抗,占领了塔拉瓦岛。美军伤亡和失踪者达3301人,损失巨大。但是,从战略上讲,攻克这一岛屿,具有重要的意义,首先是取得了空军基地,到1943年底,美国飞机已能从塔拉瓦岛上起飞了。其次,美军用血的代价换取了很多经验教训,为以后在横越太平洋的进军中避免了更大的牺牲。此外,美军占领了吉尔伯特群岛,就迫使日军放弃了攻打埃利斯、斐济和萨摩亚群岛的计划。
吉尔伯特群岛的前方是马绍尔群岛。它是由32个珊瑚岛和许多小岛群组成的,在周围40万平方英里的洋面上有800多个珊瑚礁,所有的岛屿都很小,最高处只高出海面21英尺。但马绍尔群岛的战略地位很重要,有些珊瑚礁地段可以很快地改建成理想的飞机场。
美军情报部门侦悉,在马绍尔群岛,日本的空军分布在6个小岛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发出指示,要尼米兹于1944年4月1日开始攻占夸加连等3个小岛。但尼米兹决定跳过其他两个寸岛,只打夸加连。这个岛是世界上最大的环状珊瑚岛,由大约100个小岛形成一个长66英里。宽20英里的巨大环礁湖。美军计划集中攻打两个最强的据点:北面攻击两个相连的小岛罗伊和纳默尔,东南攻占夸加连。而为取得海军基地,首先要拿下马绍尔东南部无人占领的马朱罗岛。
进攻马绍尔群岛的庞大舰队是由马克·米彻尔海军中将指挥的。这支舰队包括4个航空母舰突击队,拥有12艘航空母舰(其中包括护卫航空母舰),以及战列舰和巡洋舰等护卫舰只。舰基飞机首先打垮了群岛中的日本海空军,取得了制海权和制空权。接着,约300艘舰艇载着攻击部队进行登陆。
1944年2月1日,夸加连的主岛遭到了太平洋战争以来最集中的炮击。
海军舰只以及部署在附近小岛上的野战炮向该岛打了3.6万发炮弹,在炮弹弹道的上空,又有成群的“解放者式”轰炸机向火海扔炸弹,使这个岛成了杀戮场。一位观察家报道说:
“整个岛好像被抛到了2万尺高空又跌落下来。”
日本人完全没有料到美军会一下子插入马绍尔群岛的中心。岛上的8500名守军,大部分是后方梯队人员,只有2200人受过战斗训练,也缺乏反装甲的防御。沮丧的军官们用军刀敲打装甲车炮塔,他们的士兵则握着手榴弹站在坦克车上,等待手榴弹爆炸,他们认为美国人有秘密武器,能在黑暗中侦察出金属,因为只要有人走出隐蔽处就被击毙。于是,日军官下令,士兵们晚间必须脱掉钢盔和取下刺刀。但他们仍然被击毙。所谓“秘密武器”其实不过是既密集又准确的炮火。对日本人说来,这是一场毫无希望的战争。然而,如同在塔拉瓦一样,他们几乎战斗到最后一兵一卒。美军整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以373名士兵生命的代价,才攻下整个岛。
这次作战非常成功,所以尼米兹马上就授权中太平洋部队司令斯普鲁恩斯进攻马绍尔群岛最西端的埃尼威托克岛。1月31日,美海军快速航空母舰突击队开始攻击;2月15日,美军在埃尼威托克岛登陆;2月23日就完全占领了它。
美军在埃尼威托克登陆的第二天,快速航空母舰突击队又开始袭击特鲁克。特鲁克是加罗林群岛的首府,是日本所有委任统治地中最好的军港。从1942年7月起,日本联合舰队就以特鲁克的环礁湖为基地。持鲁克和其他珊瑚岛不同,是个人山岛,最高处高出海面1500英尺。战争初期,它常被称为“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特鲁克珊瑚环抱,从海上难攻,但空军容易袭击。 它是个重要的海空军基地。
美国空军对待鲁克的袭击也很成功,两天之内计炸沉日本战舰九艘(共计2.4万吨)、运输舰只34艘 (共计21万多吨)。炸毁飞机270架,炸死炸伤日军1700多人。
美军在埃尼威托克登陆和对特鲁克的打击,使东条英机大为震惊。2月日日,东京电台广播了美国空军袭击特鲁克事件,并且惊呼:“战局变得空前严重,而且空前激烈。敌人作战的速度表明,进攻的力量已经威胁到我们本上了。”
为了对付这种局势,1944年初,东条统帅部决定立即加强中太平洋的防御,2月10日,联合舰队司令部从特鲁克迁到帛琉群岛,同时水上飞机主力的前哨基地也迁到帛琉。2月中旬,直属大本营的第一航空舰队开到南洋和菲律宾一带。2月15日,新编第31军正式建立,司令官为小畑英良,司令部设在塞班岛,负责统帅5个师团和8个旅团,由联合舰队总司令统一指挥。
3月4日,大本营成立了中太平洋舰队,由南云忠一海军中将任司令,作战时受联合舰队总司令指挥。这个新舰队的骨干是己在这一地区作战的第四舰队和新建第十四航空舰队。它的任务是和第三十一军协同作战,保卫中太平洋。与此同时,大本营又以第二和第三舰队为基础成立了第一机动舰队,司令官是小泽治三郎。第一机动舰队拥有2个战列舰分队、3个巡洋舰分队、9个驱逐舰分队和9艘航空母舰,共计360架飞机。5月3日,这个舰队奉命向菲律宾西南部的塔威塔威群岛集中,在那里作好战斗准备。
东条认为,日本海军的战斗力逐渐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制止盟军进攻和一举改变局势的唯一办法就是进行决战。为此,必须立即使部队作好准备,集中兵力,强迫进攻的敌人进行决战,消灭他们。从4月上旬起,在东条的指示下,海军省就会同陆军省着手研究作战问题。
随着形势的吃紧,日本海陆两军的矛盾也日益尖锐起来。它们拼命争夺战争经费、战略物资和军事工厂,尤其是在飞机的生产问题上,因为两军都认为取得胜利要靠空军。两军最初同意平均分配计划生产的4.5万架飞机。
但是,一个月后,海军要求把他们应得的数量增加到2.6万架。
海军的理由是有说服力的,东条默许了海军的要求。“这个问题太大,不宜过早决定。”东条的朋友兼顾问佐藤贤了反对说。直到此时,东条一直依赖海军在海上打胜仗并与美国“决战”,但是这个梦想破灭了。今后,陆军要起主要作用,位于正在挺进的盟军与日本本上之间的各小岛,要成为“不沉的航空母舰”,要成为未来的陆战的基地。因此,大部分飞机应该拨给从事这些战斗的陆军。
东条当初所以如此决定,主要是想缓和陆军与海军的矛盾,现在看来,佐藤的意见是对的。于是,东条就让佐藤去通知海军改变轻重缓急的次序。
海军拒不接受修改过的决定。2月10日,在皇宫召开的两军参谋长及其顾问的会议上,两军公开吵起来。海军军令部总长永野大将认为,同敌人的关键性战役还是在海上打的,己晋升为陆军元帅的参谋长杉山提出异议:“如果把你要的飞机如数给你,你能否改变战争形势?”
永野气得毛发倒竖:“我当然不能作那样的保证!你能不能保证,如果把所有的飞机都给你,你能改变战争形势吗?”
冈田海军大将建议大家休息喝茶,对立双方冷静下来。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后来佐藤独出心裁,提出一个折衷的办法:集中生产战斗机,不生产轰炸机。这样便能多生产5000架飞机,使总数达到5万架,两军平分,比海军的2.6万架只少10帅架,为了弥补这个差额,佐藤提出拨给3500吨铝。
海军表示同意。
风暴算是过去了,但使风暴加剧的军事问题依然存在。日军仍然挡不庄盟军穿过太平洋中部的挺进。美军在攻占吉尔伯特群岛和马绍尔群岛之后,3月1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命令尼米兹于6月15日前占领马里亚纳群岛,命令麦克阿瑟在今后5个月内在太平洋舰队支援下攻占棉兰老岛。
这一连串的灾难和美军咄咄逼人的攻势,促使佐藤又主动向东条建议:
“我们应该撤到菲律宾,在那里决一雌雄。” “你跟参谋本部商量过吗?”东条阴沉地问。
“问题就在这里。参谋本部肯定会反对这样一个计划。我认为应该说服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放弃卡罗林群岛和马里亚纳群岛,退到菲律宾。
东条涨红了脸:“去年,在一次御前会上,我们把最后防线定在马里亚纳群岛和卡罗林群岛!你的意思是说,半年以后不打一仗就把它们放弃?”
佐藤坚持己见:“在那个地区只有7个机场,美国人很容易在发动入侵以前就使这些机场失去作用。但在菲律宾,有几百个岛屿可以用作基地。”
佐藤进一步强调说:“最后的战场应该在这里,因为如果那一仗打输,我们就没有能力再打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集中力量打最后一仗的原因——然后展开和平攻势,求得体面的解决。”
东条打断他的话:“别再提‘和平攻势’了。如果你我一一提‘和平’,整个部队的土气就垮了。”
佐藤告辞,但是他的建议却导致了意外的后果。当晚,东条建议杉山参谋总长辞职。东条解释说,在此“严重局势”下,最好由他本人兼任陆相和参谋总长。
“这是违反我国长期以来传统的。”杉山抗议说,“不应一个人既作出政治决定,又作出军事决定。斯大林格勒的灾难就是希特勒集军政大权于一身的结果。”
“希特勒元首是兵卒出身,”东条说,“我是大将。”他要杉山元帅放心,对于军务和政务他会给予同等注意。“这点你不必担心。”
“说起来容易,但是,如果一个人负责两项工作,在两者利益发生冲突时,试问,你将重视哪项?另外,这也会给将来立下一个危险的先例。”
“在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中,必须采取一切措施,即使打破先例也要采取。”
杉山按捺不住了:“如果你这样于,陆军内部的秩序就无法维持!”
东条咄咄逼人,毫不示弱。“如果有谁反对,我就立即撤换他!”
第二天,即2月21日,东条解除了杉山参谋总长的职务,自己取而代之。
这样,他就把首相、内相、陆相、参谋总长4个要职集于一身。与此同时,他还任命海相鸠田繁太郎接替永野大将,担任海军军令部总长的职务。
东条巩固权力的专断行为,在日本统治集团内部引起严重不安,天皇长弟秩父宫亲王认为,首相、陆相和参谋总长不应由同一人担任。与杉山一样,他向东条提出一个问题:“当参谋本部和陆军省在战争问题上持不同意见时,你将怎么办?”东条愤怒地在书面回答中写道:“在目前这个阶段,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任务是用我们全部国力去争取胜利。所以,在战争结束后,我将感谢你与我讨论这个问题。”“至于目前这个行动,如果你对此有什么疑问,我将乐于回答。如果我感到自己不再忠于天皇,那么,我将真心诚意地谢罪,并在御前切腹。”
重臣们与秩父亲王一样感到关注。在他们看来,日本的困境完全是东条领导的结果。他们都主张解除东条的首相职务,其中近卫和冈田尤为积极。
他们认为接替东条的必须是一位“立刻与盟国进行和谈”的人。宫内大臣木户对此虽表同情,但却拒绝出力。
这时,在军方也有人暗中为谋求和谈而活动。其中最重要的是高木惣吉海军少将。他是个敏锐的情报研究专家,鸠田海军大将曾令他彻底分析研究从绝密档案中反映出来的日本在此次战争中所犯的错误。他对于海空力量损失的分析,使他得出不可避免的结论,认为日本打不赢这场战争。在太平洋所受到的毁灭性打击使他丧胆,他认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解除东条的职务,立即探求和平,不管后果如何。
但是,高木害怕如果把这个情报呈交鸠田,不仅报告会束之高阁,而且自己的生命也很难担保。因此,他秘密会见了和自己政见相同的前海相米内光政大将和井上成美中将,把自己的调查研究结果告诉他们。他们鼓励他把研究结果提交给冈田提督以及其他比较能采取行动的人。几个星期过去,东条依然在职。高木焦躁起来,他认为只有把东条杀掉,赶快同交战国和谈,才能使日本生存下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东条英机见势不妙也在暗中寻求“和谈”。一天夜里,他秘密召见德国大使欧根·奥特将军,要他作出保证,除对里宾特洛甫和希特勒外,不向任何人透露谈话内容。东条建议德国和日本秘密地与盟国接洽,提出“和平”。如果希特勒能派出一架远程飞机,他本人将代表日本帝国飞往柏林。希特勒的回答很婉转,但却是冷淡的。希特勒不愿冒这个风险让东条坐着德国飞机坠毁。德国缺乏热情一事,使东条感到沮丧,但却没有因此而放弃在这方面作出进一步努力,虽然他对于如何才能和平的想法是离奇的、不现实的。那年夏末,来栖大使从美国回来,在为他接风的宴会上,东条把他拉到一边,当着杉山的面对他说:“请安排早日结束战争。”这话从东条的嘴里说出来使来栖吃了一惊,他说:“发动战争容易,结束战争难啊!”
就在这个时候,日本舰队和商船的损失正像水银柱一样,随着天气的炎热,逐日上升。9月份损失172082吨,11月增至265068吨。大部分损失是由于美国四出袭击的潜艇造成的,而东条政府和大本营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以对抗这一对日本补给线所造成的严重威胁。
在珍珠港事件发生一年后,美国潜艇已击沉了日本139艘货船,总吨位达56万吨。此时,大本营才最终认识到,由于没有采取有力的护航措施,运输对战争的需求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困难。在国内,大家纷纷请求增加汽油、铁矾土以及其他重要原料的供应。前线指挥官请求运去粮食、武器弹药和援兵,但却没有足够的运输船来满足他们的需要,而且每个星期都有商船被击沉。然而,直到1943年3月才成立第二运输护航舰队,司令部设在塞班岛。
两支护航舰队的舰只总数少得可怜,只有16艘驱逐舰、五艘海岸防卫快速舰和5艘鱼雷艇,远不能应付美国“狼群”战术发起的袭击。
受东乡提督在对马海峡胜利的“毕其功于一役”的决战思想的影响,联合舰队新任总司令古贺峰一专心致志地梦想着一战而改变战争的进程。由于他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他也明白成功的把握极小,但却又是日本最后的希望。
3月8日,他发布了战斗计划,在挺进中的美国舰队一旦经由马里亚纳群岛或帛琉群岛或新几内亚闯入菲律宾海,联合舰队就全力出击。他高效率地开始集中日本的大部分海面力量。3月底,他下令把设在“武藏”舰上的司令部从帛琉迁往菲律宾。
“咱们一起出击,一起捐躯吧!”古贺对他的参谋长福留繁中将说,然后他们乘飞机飞往南方。他说,“山本死得正是时候”,他“羡慕他”。3月31日上午9时,他们分乘两架川西造四引擎水上飞机出发,朝西向棉兰老作3小时的飞行。但在飞抵菲律宾前,他们遇到暴风雨,古贺因飞机坠毁而丧命;福留因飞机在与暴风雨搏斗中耗尽燃料,被迫作了麦克呵瑟的俘虏。
联合舰队不到一年失去了两位总司令,而且都是乘飞机在前线死去的。
1944年5月2日,根据天皇的命令,丰田副武海军大将被任命力联合舰队总司令,5月3日,东条和大本营向丰田发出“阿号作战”命令,或称“联合舰队必须遵循的紧急作战方针”,要求“集中大部分的决战兵力,一举消灭敌人的舰队,挫败敌人的进攻意图;预定以5月下旬为目标,在从中太平洋至菲律宾及澳大利亚北部一带海域捕捉敌人舰队的主力”。但是,“在准备阶段,除特殊情况外,要避免决战”。
在“阿号作战”开始之前,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布置在马里亚纳和加罗林群岛、澳大利亚北面以及菲律宾的作好战斗准备的飞机,共1188架,其中舰基飞机是360架。日军摆出一副决战的态势,准备同美国海空军在加罗林群岛西部海域决一雌雄。
正好,美国的下一个进攻目标是马里亚纳群岛中战略意义最大的塞班岛,由尼米兹将军指挥。与此同时,麦克阿瑟已经从新几内亚东路一直跳到该岛西北端的重要港口地区荷兰迪亚,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使1.1万日本守军完全出乎意外的两栖作战,从而朝他自己的目标菲律宾跨出了一大步。盟军军舰上怒吼的大炮把日军打得鸡飞狗跳,5.2万名盟军没有费多大气力就肃清了这个地区。麦克阿瑟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了一个极好的海空和后勤基地。
1944年6月6日,即欧洲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同一天,斯普鲁恩海军上将指挥的美国第五舰队从马绍尔群岛的马朱罗基地启航,以米彻尔海军中将为司令的第五十八快速航空母舰突击队为先导。这支突击队此时已有15艘航空母舰和956架飞机,紧接着是由535艘舰艇组成的两栖作战部队,载有12.7万名地面作战部队的官兵,其中2/3是海军陆战队,浩浩荡荡,向西北方向进发,直指马里亚纳群岛。
6月11日,美军第五十八突击队到达关岛以东200英里处。米彻尔命令他的舰基飞机猛烈袭击马里亚纳南部诸岛。日军飞机损失惨重,反击微弱,部分原因是,日本在中太平洋的一部分飞机被调到哈马里拉岛保护比亚克去了。
6月13日,米彻尔派出7艘新型快速战列舰去轰击塞班岛和附近的提尼安岛。
14日,他派出两个航空母舰突击组去袭击硫磺岛和乳岛的飞机场,以切断日本本上同马里亚纳群岛的空中交通联系,从而完全孤立马里亚纳。另外两个突击组在群岛西南海域巡游,以直接支援攻击部队在塞班岛登陆。此外,还有若干潜艇在日本舰队附近进行监视活动。
马里亚纳群岛由一连串的热带火山岛屿组成,于1521年被麦哲仑发现。
由于土著人使用的船只和他们的网具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把这个群岛命名为“三角帆之岛”。
17世纪时,为了纪念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的未亡人奥地利的马里亚纳,才正式改名为马里亚纳群岛,但随着时光的流逝,西班牙的影响逐渐减弱。在美西战争中,美国占领了群岛中最大的岛屿关岛。几个月后,在1899年,感到伤脑筋的西班牙人把他们在卡罗林群岛、马绍尔群岛和马里亚纳群岛所占领的其他岛屿,以约4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德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日本人以“战胜国”之一的资格,从德国人手里得到这些岛屿,后来国联便把这些岛屿托管给日本。1935年,日本在马里亚纳群岛首府塞班建造了阿斯利托机场,稍后又在西岸建筑了一个水上飞机基地,在北端建造了一个战斗机机场。有些美国人指责日本违反国际联盟规约,把这个岛当作海陆两军基地,但那时岛上只有力数很少的军队。
岛上的土著是查莫罗族,他们的儿童必须至少上6年日本学校,聪明的孩子则被鼓励去上农业专科学校。当地主要种植甘蔗,在南洋开发株式会社的经营管理下,生产有了发展。到珍珠港事件发生时,塞班已成了小东京,3万多人口中,查莫罗族还不到4000人。这个岛全长14英里,宽约6英里,总面积为85平方英里。岛中部有一座山,名叫达波乔山,高1154英尺,北端还有一座山叫马碧山。两山之间丘陵起伏,悬崖峭壁,有无数小山峰和数以千计的山洞。这个崎岖不平的山地,以及约占该岛面积70%的甘蔗地,是打一场保卫战的理想地带。
但是,美国第五舰队于6月中旬进攻马里亚纳群岛,完全出乎日本大本营意料之外,他们估计盟军将在6月以后发动攻势。所以,日本海空军的一部分兵力还在新几内亚西部同麦克阿瑟的部队争夺比亚克岛。
6月11日,美国空军轰炸塞班等岛屿时,日本联合舰队还认为这是一般的空袭,因为以前也多次轰炸过。6月13日,当美国海军对塞班和提尼安岛实行炮击以后,形势已基本上明朗了。这时,呆在日本内海西部柱岛附近的联合舰队总司令丰田副武,便于13日晚间发出命令,要部队根据“阿号作战”
计划准备决战,同时还命令在新几内亚西部作战的部队返回原驻地。
6月15日凌晨,美军陆战队在大量坦克和炮兵的掩护下,开始在塞班登陆。于是,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便命令决战,要第一航空舰队开始进攻。这一天东条还把停放在横须贺的海军航空兵的120架飞机拨归联合舰队,丰田便用这批飞机组成八幡航空队,调往硫磺岛,由第一航空舰队指挥。然而,第一航空舰队的1308架飞机,有480架参加比亚克岛作战,无法调回。分散在马里亚纳群岛的陆基飞机又大多被炸毁,实际上能够参战的飞机不到总数的20%。
小泽治三郎指挥的日本第一机动舰队于6月13日从塔威塔威出发,向北航行,途中接到了准备决战的命令。于是小泽便电令参加比亚克岛战斗的几个分舰队向他集中。6月16日,在帛琉群岛北面的公海上,小泽与他们会师。
这时,由9艘航空母舰为中心的日本第一机动舰队便向东航行,直指马里亚纳群岛。丰田给这个舰队的命令是:“在马里亚纳地区进攻敌人,消灭他们的入侵部队!”6月19日天明,日本舰队到达塞班岛西面海域,小泽决定在这里击溃美国的航空母舰和其他舰只。在日本舰队进入战斗时,5分钟后,丰田副武海军大将又发出一电报,重复了1905年东乡海军大将在日俄战争中鼓舞士气的名言:
“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全体官兵,奋发努力!”
美国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是一个用兵谨慎的将军。6月18日下午,美军情报部门获悉,日本机动舰队在美国舰队西南355英里处。第五十八突击队司令米彻尔建议星夜西进,以便在19日凌晨与日军交锋。斯普鲁恩斯在和参谋们讨论了一小时之后,决定下去迎击敌人。他在命令中说,他的主要目标是“攻下、占领和守往塞班、提尼安和关岛”。其余任何事情都必须服从这个主要目的。在这种情况下,第五十八突击队主要是掩护部队,保护塞班岛的滩头阵地。
6月19日清晨,第五十八突击队停泊在塞班岛西南90英里、关岛西北80英里处。美国舰队派出33架飞机去袭击关岛。当美机飞临关岛上空时,岛上的日机正起飞准备去进攻美国的第五十八突击队,于是便展开一场短促的空战。美机击毁日本战斗机30架,轰炸机5架。此后,在菲律宾海之战中,就再没有日本的陆基飞机参战了。
19日晨6时许,美第五十八突击队终于改变了方位,开向西南,等待进攻。到上午10时,美舰雷达发现150英里处,有飞机从西南飞来。这是日本机动舰队发动4次攻势中的第一次,共69架飞机。第五十八突击队随即开去迎战,行程20分钟,然后迎风而上,发动所有可用的战斗机,总共450架以上。接着,米彻尔又命令所有的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起飞,去轰炸关岛的机场,使日本飞机无法再利用它们。这次空战结果,日机被击落42架,只有27架得以逃命。
第二次,日舰出动飞机128架来攻击美舰,但在空中就遭到美机截击,不到几分钟就打下90多架,激战结果,日机只有31架安全返航。第三次进攻的日帆是47架,由于弄错坐标,只有12架及时赶到战斗空域,其中7架被击落。
小泽发动的最后一次攻势是82架飞机,结果大部分被击落,只剩11架逃回到日本母舰上。在这天先后持续8小时的激烈空战中,日本第一机动舰队只打下美机15架,而自己却损失飞机346架,从此日本的海军航空部队一蹶不振。
6月19日这一天,对日本机动舰队司令小泽来说,是灾难深重的一天。
不仅他的航空部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且他的旗舰、重型航空母舰“大凤”
号(3万吨)和另一航空母舰“翔鹤”号被美国鱼雷击中。在“翔鹤”号沉没半小时后,一声极其猛烈的爆炸,“大凤”号也随之毁掉。站在舰桥上的高级参谋大前敏一大佐看见飞行甲板突然“像富士山那样鲜花盛开”。由于机库上面的船体爆炸,这艘航空母舰迅速下沉。
小泽望着缓缓下沉的战舰,心如刀割。他原要同航空母舰一起下沉,谁的劝告也不听。后来,小泽多年的亲信参谋大前严厉地警告他:“仗还在打,你要继续指挥到最后胜利!”这样,小泽才一言下发地跟着他的高级参谋下了小船。在他们转移到一艘巡洋舰上15分钟后,又是一声雷鸣般的爆炸。“大凤”号向左舷大角度倾斜,尾部首先入水,沉入海底。
持续两天的马里亚纳之战,以日本的惨败而结束了,美国人称这次海战是“马里亚纳群岛火鸡大狩猎”。美军以2艘油槽船和80架飞机的代价,击沉了日本3艘大型航空母舰,重创4艘航空母舰,击毁小泽92%的舰基飞机,72%的水上飞机,以及50架以关岛为基地的飞机,总数在475架左右。这一胜利为美军占领马里亚纳主要岛屿大开了方便之门。
海上的惨败,注定了塞班日本守军的命运。
美国第五舰队大败日本海军之后,它的舰基飞机和炮舰便大力支援向塞班岛进攻的美军,从而大大加快了他们的胜利。美军地面部队迅速向北部狭窄的半岛推进,日军则龟缩到洞穴里和地下防御工事里负隅顽抗。到6月25日傍晚,日军前线部队只残存不到1200名能战斗的士兵和3辆坦克。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东条对反攻的失败仍置苦罔闻,命令部队继续拼死抵抗。他还令陆军参谋本部以天皇的名义给第三十一军发了一封电报:
“由于大日本帝国命运有赖于你军作战之结果,务必鼓起官兵士气,战斗到底,继续勇敢杀敌,以解夭皇之忧。”
6月30日,美军终于突破“死亡谷”,这是日军的最后一道防线。唐纳山的日军野战医院,收到了“玩死亡游戏”的命令。卫生兵分发手榴弹,每8人一枚。黄昏时,主治医生登上一个土堆大声喊道:“司令部命令野战医院要转移到西岸的一个村子里去,这个村庄在塔纳帕格上方一英里半,离塞班北端4英里,能行动的病人都跟我走。使我万分遗憾的是,我只好把不能行走的战友留下。诸君,要像日本军人那样光荣舍生!”
接着是一片哭泣声和伤兵们相互告别的祝愿声。这时,忽然在嘈杂的人群中,有人唱起了 《九段坂》。这是在战争期间日本流行的一首歌曲。歌词 大意是一个年迈的母亲拿着战死的儿子的金勋章,从乡下来到日本军国主义为表彰战死者而在九段坂修建的靖国神社。她唱道:
从上野车站来到九段权,
我心情急切,有路难辨;
我手扶拐杖,走了整整一天,
来到九段权,
我看望你,我的儿。
高耸入云的大门,
引向金碧辉煌的神社,
儿啊,而今你升天为“神”,
你不中用的老母,
为你高兴,泪流满面!
凄凉的歌声刚落,听到有人在喊:“再见吧!亲爱的母亲!”接着是“轰!轰:……”一个接着一个的爆炸的手榴弹,不少伤员就这样躺在血泊里。7月6日美军宣布占领塞班岛。在塞班战役中,美军伤亡16500人,其中3400人阵亡,他们大多是在最初几天牺牲的。7月31日夜间,美军又完全占领了提尼安岛,现在剩下的就只有关岛了。
美军在拿下塞班岛和打垮了日本舰队的空军之后,便取得了马里亚纳地区的制空权。因此,在关岛登陆之前,海空军对它进行了13天持续的、系统的炮击和轰炸。到7月中,美军轰炸关岛的飞机约为5500架次,海军发射的炮弹约为18500发。仅7月19日这一天,美机就在关岛投弹727吨,发射火箭147枚,就这样,经过3周的激烈战斗,美军终于在8月10日完全占领了这一重要的岛屿。
到此为止,马里亚纳群岛,这座被视为保护日本本土的屏障,所谓太平洋上的“防波堤”.就完全落入盟军之手了,美军突破了这道“防波堤”之后,就切断了日本同加罗林群岛的联系。同时,美军取得后勤基地,可以继续西进;取得潜艇基地,可以袭击日本同南洋各地的海上运输船舶;取得空军基地,远程轰炸机B—29可以直接空袭日本本土,对日本列岛造成直接威胁。
所以美国舰队在马里亚纳海战取得胜利和攻占塞班岛以后,日本朝野惊恐万状,东条内阁遭到猛烈抨击;特别是在统治集团内部,东条煞费苦心,还想继续执政,但已徒劳。正是:连吃败仗罪难逃,统治集团大争吵;煞费苦心无所用,好戏在后等着瞧!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章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