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雄人鱼的故事
 



  古时候,有个叫阿卜杜拉的渔夫,他家里非常贫穷,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更别说家俱了。又由于生有很多儿女,因此他只有起早贪黑地打鱼,才没有让妻子和儿女们饿死。运气特别好时,会打着很多鱼,能给孩子们买点新鲜的水果,解一解馋,但这种情况一年也没有几次。总之,他家的日子简直是糟糕透了,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全家人都饿得骨瘦如柴。但阿卜杜拉总满怀希望地说:“明天会好的。”

  正当他在为生活发愁时,他的第十个儿子又来到了人世,这使他原本紧张的日子更加艰难,无疑是雪上加霜。

  有一天,家里连粒米粒都没有了,而孩子又嗷嗷待哺,妻子流着眼泪说:“亲爱的,弄两条鱼来让我们活命吧!”

  “好的,”渔夫说,“我立刻到海边去打鱼,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先知会保佑我们的。”

  “但愿如此吧,你可要小心点!”

  于是,渔夫拿着鱼网到了海边,怀着万分祈祷的心情撒下第一网,接着就注视着大海,虔诚地说:“主啊,可怜可怜我新生的儿子吧,别再叫他遭受苦难的折磨了。”

  他耐心地等待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网拉来,但网里连条泥鳅都没有,只是一些垃圾和海藻。他整理好鱼网,又撒下了第二网。又过了一会儿,拉上来一看,还是没有鱼。但他并不灰心,稍加整理,又撒下第三网,还是没有鱼。无可奈何之下,他不得不再到别的地方去打,但结果都是一样。一天很快过去了,他跑遍了整个海边,撒下成百上千次网,也失望了成百上千次。天快要黑了,他仍没有打到一条鱼。他感到万分迷惑,喃喃自语:“难道说这个孩子会比我还命苦吗?太蹊跷了,也太不可能了,既然真主准许他来到人间,就定会赏赐他食物,无所不能的主呀!这是为什么?”

  他一边唠叨着,一边提着鱼网往家走。途中,他想起可怜的妻儿,心痛如绞,琢磨着:“鱼没打着,苦命的妻儿吃什么呀?”

  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好办法,不知不觉中已走到烧饼铺前,小铺子前人头攒动,热气腾腾的烧饼香味扑鼻,引人饥肠阵阵辘辘。当时正值灾荒之年,粮食匮乏,物价飞涨。但买烧饼的人仍拥挤不堪,争先恐后地付钱买烧饼。卖烧饼的也叫阿卜杜拉,只见他汗流浃背,在他擦汗之际,发现渔夫阿卜杜拉呆站在旁边,他诚恳地问他是否要烧饼,渔夫阿卜杜拉实在不知如何回答。

  “没什么难以启齿的,是仁慈的主让我帮助你的,”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再次说:“你如果是没钱,就先拿去吃,到有钱的时候再给我就行了。”

  “好心的店主,实不相瞒,我身上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但我想用鱼网作抵押赊几个烧饼,否则,我的家人会饿死的。”渔夫羞愧地说。

  “你怎么不想想呢?你是靠打鱼为生的,如果你没有了鱼网,今后你将如何生活?别犯傻了,干脆点,你需要多少烧饼?”

  “大约二十个。”

  店主给渔夫阿卜杜拉装了二十个烧饼,又拿了一串铜钱,递给渔夫说:“再借给你一串钱,买点补品给你夫人补补身子,总共是两串铜钱,如果你明天打到鱼就拿来抵账好了;打不到鱼你还来拿烧饼,我会赊给你的。等你有一天有钱时,再还给我吧!”

  “你真是大慈大悲的先知再世,祝你日进斗金。”渔夫阿卜杜拉充满感激地说,然后拿起烧饼,背着鱼网,又在店铺里买了一些必需品,急匆匆地回家去了。

  当他到家的时候,他的妻子正在屋里哄着饥饿难耐的孩子们,他大声喊道:“别闹了,宝贝们,快来吃烧饼。”儿女们呼地将他围住要烧饼,他分完烧饼,将一天的经过告诉了妻子

  。妻子听后,祈祷说:“愿真主保佑好心的店主。”

  次日大清早,渔夫阿卜杜拉就出海打鱼了。他到了海边,心中祈祷着:“上帝,让鱼儿落网吧。否则,孩子会被饿死的,也没钱还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他反复祈祷了好几遍,然后开始撒网打鱼。东一网,西一网,在希望与失望中一直打到天黑,但仍没有打到一条鱼。

  他沮丧极了,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在经过烧饼铺时,他想溜过去。可一切都像要和他作对似的,刚走到铺前,就听卖烧饼的阿卜杜拉高声喊着:“渔夫阿卜杜拉,再拿点烧饼和零花钱吧。”渔夫感到很尴尬,满脸通红,挪到卖烧饼的阿卜杜拉面前,唯唯喏喏地说:“上帝可以证明,我今天真的没打到鱼,见到你我感到非常惭愧。”

  “你太小瞧我了!昨天我们不已约定好了,有钱再给嘛?”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一边说,一边拿着二十个烧饼和一串铜钱递给了渔夫。

  渔夫阿卜杜拉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站了一会儿,带着烧饼和钱回到家中。他妻子知道了烧饼和钱的来历后,对卖烧饼的阿卜杜拉非常感激,说:“上帝是仁慈的,好运会降临的,那时我们就会还清烧饼店的钱了。”

  妻子的话让渔夫心中充满希望,每天起早贪黑出海打鱼。日转星移,一晃40天过去了,他每天都是空手而归,全靠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周济度日。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天天把烧饼和钱给他,但从没提出偿还。有时渔夫说:“可敬的人,合计一下我欠的钱吧。”

  卖烧饼的阿卜杜拉总是说:“等到你转运时再算吧。”

  渔夫无言以对,只有在心中默默地替他祝福。到第41天时,渔夫彻底失望了,他火冒三丈地说:“把鱼网给我烧了,我从今天开始再也不打鱼了。”

  “你说什么?”他妻子迷惑地问。

  “天天打不到鱼,这种晦气的日子我可过够了。在卖烧饼的阿卜杜拉面前,我简直是个废人。我天天都从他的铺前路过,可手里总是一无所有。他一看见我,就递给我烧饼和一串铜钱,这种苦命的生活何时才能结束呀?”

  “感谢阿卜杜拉!假如没有他的救济,我们早死了,应当赞美阿卜杜拉。”他的妻子认为他说错了。

  “但是我欠他很多债,无论如何,总得还钱吧。”

  “他逼你还了吗?”

  “恰好相反,他从来没让我还过,还说,‘等你有钱时再给吧,。”

  “既没逼你,你还害怕什么?即使他让你还钱,你还可以这样说,‘等我转运时一定会还给你。’一切不都解决了吗?”他的妻子说。

  “但是我们到哪一天才能转运呢?”阿卜杜拉垂头丧气地说。

  “努力吧,上帝不会让我们久等的。”夫人劝慰他说。“对,努力吧!一切会好的!”渔夫又信心百倍了。充满豪情的渔夫来到海边,一边撒网,一边喃喃地说:“上帝啊!赐我好运吧,哪怕只有一条泥鳅,我也会感激不尽的。”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往上拉网,啊!好重啊!他使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把鱼网拉上来。原来拉上的是一匹发胀、发臭的死驴。他伤心极了,歇斯底里地说:“万能的上帝,救救我吧!我说不再打鱼了,可我妻子说主会赏赐我的,难道这头死驴就是赏赐我的吗?”

  他扔掉死驴,清洗完鱼网,沿着海边就回家了。走着走着,心中一动,想再撒最后一次。他撒下网,过了很久,拉网时感到更沉重,几乎没法拉动。他拼命地拉,弄得双手皮破血流,才把鱼网拉上岸,但他扔下鱼网撒腿就跑,边跑边说:“魔王老爷,您宽恕我的打扰吧!”原来网中是个活人,渔人以为是被所罗门大帝禁闭在宝瓶中投到海里的恶魔,宝瓶破了,但被他给网到了。因此渔夫阿卜杜拉才会逃跑。

  正当渔夫魂飞魄散之际,只听见那人喊道:“打鱼的,别担心,我也是人,快回来放了我,我会酬谢您的。”

  渔夫听他这么一说,才转身回到网旁。网中人又告诉渔夫,他不是恶魔而是雄人鱼。

  “你怎么会在海中呢?”渔夫问道。

  “我终生生活在海里。我刚才游过这里,恰好被你网住。上帝让我生活在海中,我不敢有一点意见,而且对于上帝创造的万物也非常友好。否则,我早就撕破鱼网逃命去了。假如你放我回海里,从今天开始我将是你的仆人。如果看在上帝的分上,你和我结为知心朋友,我们可以天天到这来交易。假如你送我一箱梨、苹果、香蕉等陆地上极其普通的水果,我就会用一箱海中珍宝来答谢您。您看行吗?”

  “太棒了,我非常乐意。现在我们背诵一章《古兰经》,让它为我们的誓言作证吧。”渔夫说。

  阿卜杜拉和雄人鱼一齐背诵了一遍,随后渔夫把雄人鱼放了出来,并请教他的名字。

  “我叫阿卜杜拉,当您一喊阿卜杜拉时,我会立刻在这里出现。朋友,您叫什么?”

  “我也叫阿卜杜拉。”

  “太有趣了,咱们竟同名,而且还成为好朋友。太高兴啦!请您等一会儿,我去给您拿点礼物。”

  “太谢谢你了。”渔夫高兴地说。

  雄人鱼迅速消失在海里。

  过一会儿,雄人鱼没有回来,渔夫非常担心,心里想:“上帝保佑他一定要回来,唉,实在不该放他走,如果把他带回去给卖烧饼的阿卜杜拉,还有所交待呢!”

  正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雄人鱼突然浮出水面,他拿着满满两把珍宝,有珍珠,有珊瑚,还有红宝石……

  他把珍宝放到岸边,说:“朋友,拿着吧,我只能带这么多。如果有箱子的话,我一定送你一箱子。从明天开始,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您可以到这来找我交易。”话音未了,雄人鱼就不见了。

  渔夫拎着雄人鱼送的礼物兴高采烈地回家了。在经过烧饼铺的时候,他炫耀似地向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喊道:“兄弟,我转运了,算一算我欠你多少钱?”

  “不着急,如果你打到鱼,就放在这;相反,我再给你烧饼和零用钱,等你有了钱再还债吧。”

  “好心人,今天上帝特别眷顾我,你赊给我的烧饼和借给我的铜钱,我用珍宝来偿还吧。”

  他抓了一把珍珠塞给卖烧饼的阿卜杜拉,接着又说:“再借给我点零用钱,等珍宝脱手了,我会加倍偿还你。”

  这时,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已经目瞪口呆,他掏出所有的钱,递给渔夫,说:“我愿当您的奴仆,服侍您一生。”然后,他把所有的烧饼全送到渔夫家,并去集市上买了一些山珍海味,送到渔夫家里,侍侯他们舒舒服服地大吃一顿。

  “兄弟,真过意不去。”渔夫诚恳地说。

  “主人,您对我何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不敢当。在我穷困潦倒之时,你无私地帮助了我,你的大恩我会牢记一生的。”

  渔夫诚心诚意地感谢卖烧饼的阿卜杜拉,决心和他同孕虽贵。

  夜深人静时,渔夫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妻子。妻子听后,既高兴又害怕,她叮嘱丈夫:“你千万要保密。如果让官府知道,一定会惹祸烧身的。”

  “对任何人都可以隐瞒,但对我的兄弟,我必须以实情相告。”渔夫说。

  第二天大清早,渔夫带着早已准备好的一箱水果,急匆匆地来到海边,他喊道:“快出来,海里的阿卜杜拉。”

  “来了。”雄人鱼应声浮出海面。

  雄人鱼没说什么,抱起满箱水果,潜回水中。不久,雄人鱼托着一箱珠宝又出现在渔夫面前,放下箱子,跃入水中不见了。

  渔夫扛着一箱珠宝往家走。经过烧饼铺时,卖烧饼的阿卜杜拉恭恭敬敬地对他说:“老爷,我已给您送去40个香甜可口的面包,过一会儿,我再去买肉、蔬菜和水果。”

  渔夫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之情,从箱子里拿了很多珠宝送给他,然后就回家了。

  到家后,渔夫把箱子里的珍宝査看一遍,随后,拿了最值钱的珠宝去卖。他见了珠宝店的老板说:“我想卖一些珠宝。”

  “可以先看看货色吗?”

  于是,渔夫给他看了所有的珠宝。当那位老板问他是否还有珍宝时,他说自己还有很多呢。

  “您是哪里人?”珠宝店的老板问他。

  渔夫实话实说了,可老板却突然将他紧紧抱住,说他是偷盗皇后首饰的小偷,让随从将他捆起来,还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不久以后,这件事传到各个珠宝店老板的耳朵里,他们议论纷纷:“王家的首饰肯定也是他干的。”或者“赵家的藏宝库被盗,原来他是主谋。”

  几分钟以后,全国所有的偷盗案,都有了着落。渔夫一直保持沉默,任他们栽赃陷害。大家最后决定,让皇上亲自惩罚他。见到皇上后,珠宝协会会长说:“启禀万岁,自内宫发生盗窃案,您命令我们帮助缉盗以来,我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寻捕盗贼,今天,终于让我把他抓住了,请您判他死刑,以绝后患。”说完,将那部分珍宝也呈给了国王。

  皇上接过珍宝,吩咐太监立刻把宝石送到皇后那儿,并请皇后仔细分辨,看它是不是她所被盗首饰的一部分。

  太监接过珠宝,立刻赶往后宫。皇后把珍宝全部看了一遍,说:“你去禀告皇上,说这批宝石并不是俺家所遗失的,请他别错杀好人。并请启禀皇上,说我非常喜欢这批珠宝,希望买下来给莪姆·萧武德公主作嫁妆。”

  太监再次来到金殿,把皇后的话禀报了皇上。皇上听后,顿时火冒三丈,骂他们诬陷好人来骗取奖金。珠宝商不甘心如此失败,说:“万岁爷,他以前非常穷,为什么一夜之间会有如此多珍宝?如果不是偷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卑鄙无耻的东西,难道只准许你们拥有巨额财富?他就不会转运吗?说不定这些珍宝就是真主对他的恩赐呢。你们这帮见利忘义的小人,快给我滚出宫去。”

  这群珠宝商被骂得狗血喷头,心惊肉跳地溜走了。

  ●渔夫和国王

  看到珠宝商全屁滚尿流地逃跑了,皇上安慰渔夫说:“先生,你有如此多的珍宝,我真替你高兴,我决不会允许别人掠夺你的宝贝。我也有很多珍宝,不知和你相比,我们谁的最多?我也希望你诚实地告诉我你发财的经过。”于是,渔夫毫不隐瞒地将他如何结识朋友雄人鱼,如何交易等等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皇上。

  皇上听了,感叹万千,说:“好一个宏福齐天的人!可是你没有地位,别人就会诬陷你。今天我执政,我可以保护你的安全。明天我不再执政,或者死去了,说不定你会因财丧身呢!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使你平安千秋,你当我的宰相,我再选你为驸马,接着我将皇位留给你,这样你将平安一生。”

  说完,命令侍从领阿卜杜拉去洗澡了。一个时辰以后,渔夫洗澡完毕,穿戴整齐后,侍从领着他去拜见皇上,皇上当即宣布他为宰相,并派礼部侍郎去接渔夫的妻儿们。不久,渔夫的妻儿们就来到了皇宫。皇上一看见渔夫的十个儿子,开怀大笑,高兴万分,因为皇上仅有莪姆公主一个女儿。因此,他对这十个小家伙特别宠爱。而渔夫的妻子也受到公主的热情招待,两个人一见面就非常投缘,像分散多年的同胞姐妹一样,有说不完的话。没有多长时间,皇上就择渔夫为驸马,而渔夫把自己全部的珍宝作了聘礼。朝廷上下均为公主的大喜之日作准备。

  这一夜,皇上睡得特别踏实,好梦不断。次日清晨,皇上起来凭窗远眺。突然,他看见渔夫抱着一箱水果,正在往外走,他立刻叫住渔夫,并询问原因。

  “我去和我的朋友交换礼物。”

  “那为什么这么早?为什么不在下午去呢?”

  “我们向神起誓约定下来的。如若我不去,他一定以为我不遵守诺言,和他断绝往来了。”渔夫说。

  “你做的很对,做人就应守信誉。但你要早点回来。”皇上赞赏地说。

  在去海边的途中,渔夫听见老百姓对他议论纷纷。这个说:“快看,这就是莪姆公主的驸马,他拿水果干什么呢?”有的人以为他是卖水果的,问他各种水果的价钱。他只是友好地一笑,边继续赶路边说:“我的水果不卖。”

  不一会儿,他到达海边,与雄人鱼进行交易,和上次没什么两样。

  没过几天,渔夫和公主结婚了。从那天以后,他总是清早去和雄人鱼交易,白天去协助皇上处理政务。但自从他进宫以后,他一连十多天都没有看见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他感到很迷惑,心里有点不安。有一次他向邻居打听他的近况,邻居说他生病了,很久没来了。

  渔夫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他的住址,急忙去看望他。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一见到渔夫,一下子就扑了过来,把渔夫紧紧地抱住,泪流满面。

  “病好了吗?”渔夫问他,“我一连很多天没有见到你,感到很奇怪,今天我一问,才知道你生病了,真是抱歉。”

  “你对我太好了。我真不知该如何来报答你。”卖烧饼的阿卜杜拉说,“其实,我没有生病。前些天,有人告诉我说你偷盗珠宝,已被国王处决。我怕殃及池鱼,才装病的,我为我的懦弱表示歉意。”

  “这是人之常情。那只是谣传,事实是……”渔夫就将自己去卖珠宝而被诬陷,最后皇上和皇后英明判案的细枝末节详细地说了一遍。他还说自己已被招为驸马,并当上了宰相,叫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不用担心了。他说完就走了,但把刚从雄人鱼那交易来的珍宝留下了。

  回到皇宫,皇上见他什么也没带回来,就问道:“爱婿,难道你的朋友失信了?”

  “不是,但是我将换来的珍宝全送给我的恩人了。”

  “他是谁?”

  “他是一位卖烧饼的。当我穷困潦倒的时候,他无微不至地关怀我及家人。他每天都赊给我烧饼,还借零用钱给我,而且从不催我还。”

  “他是谁?”皇上问。

  “他是我两个好朋友之一,我们三个都叫阿卜杜拉,您看我多幸运啊!”

  “太妙了,我也叫阿卜杜拉。”皇上惊讶地说,“看来,我们全是一家人,只是离散了一段时间。来人呀,去把卖烧饼的阿卜杜拉接进宫来,我们不能再分散了。”

  渔夫听后喜形于色。不久,卖烧饼的阿卜杜拉也被接进宫。皇上见到他,立刻宣布他为左丞相。

  时间飞逝,一年很快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渔夫坚持每天清早去海边,同雄人渔交易,他们都非常遵守诺言,一箱水果换一箱珍宝。就在他俩相识满一周年的那天,渔夫选了一箱上好的水果来到海边,但这次与往日不同,他同雄人鱼见面后,并没有立刻交易,而是同雄人鱼聊起天来。他和雄人鱼谈得很投机,从天文地理到宇宙万物,最后说到生老病死的问题。

  雄人鱼问他:“朋友,你知道穆罕默德死后埋在哪里吗?”

  “当然知道,埋在麦加。”

  “陆地上的人经常去麦加朝觐吗?”

  “是的,常常有人前往。”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先知会恩赐朝觐他的子民。你们可以得到先知的搭救,太幸运了。你去过吗?”

  “我从没有朝觐过。从前,我没有能力前往。现在,由于你的照顾,才使我富裕起来。现在我有路费,应当去麦加朝觐,何况这是我毕生的愿望。但我迟迟不动身是因为我舍不得你这个朋友,我不想失去你。”

  “什么和朝觐相比,都太容易放弃了。如果你去朝觐先知穆罕默德,那么在你死后,他会在主面前帮你美言,你会升入天堂而不用下十八层地狱。难道你会为贪图眼前的风花雪月,而放弃去麦加朝觐吗?”

  “决不会的,我把去麦加朝觐一直放在首要位置,既然我可以暂时离开这里,那么我今年就去朝觐,你同意吗?”

  “我举双手赞成,我希望你帮我带点祭品,放在先知的圣陵前。你何不去我家看看,了解一下海中人的风土人情,顺便拿我送给先知的礼物。你一定要记住:替我向先知祈求,请他替我美言几句。”

  “好的,朋友,我一定办到。但我可不想和你去海里,我的身体会由于不习惯而受到损害的。”

  “您看看,我尽记着朝觐的事了,把这事给忘了。朋友,我不会陷害你的,我已替你找到一种油,把它抹在身上,你在水中就和在陆地上一样自由行走。”

  “朋友,你对我太好了。给我油,抹完后我就和你去畅游海底。”

  “你稍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取来。”说完,雄人鱼抱着水果箱跃入水中。

  没过几分钟,雄人鱼捧着一把金黄色的脂肪出现在岸边,这种东西有点像黄油,但发出阵阵香气。

  “朋友,这东西叫什么名字?”渔夫好奇地问。

  “叫鱼肝油,是从我们的死敌‘丹冬鱼’身上刮下来的,‘丹冬鱼’非常大,像一艘轮船,陆地上的动物没有什么可以和它相比,它一口就可以吞下骆驼或大象之类的东西。”

  “真是个凶残的家伙!它吃什么?”

  “俗话说的好,‘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只要是比它弱小的海中动植物,它都一口吞掉。”

  “太可怕,在海里有多少‘丹冬鱼’?”

  “好似满天的繁星,多如牛毛。恐怕只有造物主才知道有多少吧。”

  “朋友,我看你把礼物带来,我就不下去了。不然碰到‘丹冬鱼’就完了。”

  “不必害怕,‘丹冬鱼’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害怕人类,看见人类他们就抱头鼠窜,而且人类的脂肪会毒死它们。我们家族就是通过人来杀死‘丹冬鱼’而刮取鱼肝油。当有人落水溺死后,由于海水浸泡,他的尸体将发胀,当‘丹冬鱼’误把他吸入口中时,死神也就找上它了。当你碰到‘丹冬鱼’时,只要大吼一声,就会吓死数以万计的‘丹冬鱼’。”

  渔夫听了雄人鱼的介绍,欣然答应前往。他脱掉衣服藏在崖缝里,又用鱼肝油把全身抹遍,闭上眼睛跟着雄人鱼走入海中。一会儿,他睁开眼,果真如雄人鱼所说,没有一点不适,而且随意行进,和在陆地上行走没什么两样。“兄弟,感觉如何?”

  “太妙了,太谢谢你了。”渔夫高兴地说。

  “你跟着我走。”雄人鱼说。

  渔夫在雄人鱼的引导下,东瞧瞧,西看看。海底也有山,海草丛中的水生动物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但令他不解的是,那些水中动物总是匆匆地躲闪。渔夫问道:“兄弟,他们为什么对我们这么不友好?”

  “你使它们恐惧,因为造物主在造物时,让所有水生物都畏惧人类。”

  雄人鱼领着渔夫在海中游荡很久,大饱眼福。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座大山前,他们刚想登山,突然一阵巨吼,只见一个庞大的东西从山顶上扑了下来。渔夫被这一幕吓得不知所措,忙问雄人鱼:“朋友,这是什么家伙?”

  “它就是‘丹冬鱼’,他想吃掉我。兄弟,快喊一声,否则我就会被它吃掉的。”

  渔夫气运丹田,怒吼一声,那‘丹冬鱼’立刻从水中落入了海底,再也不动了。渔夫对此又惊又喜,还有一丝不解,为什么如此的庞然大物会被人给吼死?

  “兄弟,没事了,即使有数以千计的‘丹冬鱼’,也经不起你这一吼。”两人边聊边走进了一座城池。

  渔夫进城后看见的全是女人,没看见一个男子,他很迷惑,就问道:“朋友,这是哪里?怎么没有男人呀?”

  “这是女儿城,顾名思意,当然没有男人。”

  “太奇怪了,这是为什么呢?”

  “城中所有的女人都是因为触犯了国王,被囚禁在城中,并终生不许迈出城门一步。否则,他们就会被城外的猛兽吃掉。”

  “海中也有国王吗?”

  “当然啦。”

  “朋友,随你转一圈,我又增长了不少新知识。”

  “这只是极少的一部分,海中的奇观远比大陆上的更为绚丽多彩。”

  “深有感触。”渔夫边说话边打量着身边走过的女子,她们个个秀发垂腰,容貌艳丽。与人惟一区别是她们的手足都长在肚子上,且有一条鱼尾巴。

  他们逛完女儿城,又进了另一座城市。城里人非常多,男女老少都有。他们也都有一条鱼尾巴,而且不论男女老幼都赤身裸体。渔夫深感纳闷,就问雄人鱼:“朋友,他们为什么不穿衣服?”

  “海中没有布匹和丝绸,况且他们也不会缝呀!”

  “兄弟,海里举行婚礼吗?”渔夫问道。

  “海里很多人还生活在原始社会,多由男的说了算,他看中谁就和谁生活在一起。”

  “太胡闹了,他们应该根据礼法,先向女方求婚,下聘礼,接着举行婚礼,结成夫妻,生活在一起。”

  “这里人的信仰不一,如伊斯兰教、耶稣、摩西以及各种各样的拜物教。只有穆斯林教徒才那样结婚。”

  “可你们用什么作聘礼,用玛瑙翡翠?”

  “珍宝在我们眼里,一文不值,怎会用做聘礼呢?当伊斯兰教徒要娶亲时,就得去捕鱼。有的是1000条,也有的是2000条,确切数量由他与女方家长商量决定。等捕够规定的数量时,男女双方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将为新娘新郎举行结婚典礼,这二人就成为合法夫妻了。婚后,一般是丈夫打鱼,妻子在家;也有一些懒惰的男人,妻子打鱼,他在家呆着。”雄人鱼又讲了一些颇为奇特的话题,然后雄人鱼领着渔夫参观了很多城市。

  ●渔夫去雄人鱼家中作客

  雄人鱼领着渔夫,粗略地参观了80座大小城市,历时80天,渔夫发现每座城市的风土人情各有差异,他仍兴趣不减地问雄人鱼:“还有城市可参观吗?”

  “你所参观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你就算用一辈子的时间,每天看1000座城市,你也只能看完海中城市总数的五十分之一。我带领你参观的城市,只不过是我家乡的一角而已。”

  “既然如此,我不想再看了。我所见的已够我欣喜一生了。再者,我对这里的生活方式一点也不习惯,天天吃不烧不煮的生鱼,我都有点反胃了。”

  “什么是烧煮?干吗要烧煮呢?”雄人鱼惊奇地问。“烧、煮是陆上做菜的烹调方法。例如一条鱼,我们可以把它放在火上烧烤,也可以用锅来煮,可以有好多不同的吃法呢。”

  “水中怎么会有火?因此我们只知道吃生鱼片。”

  “但可以用橄榄油或芝麻油把鱼煎熟呀。”

  “这里找不到你所说的油。”

  “那就不提了。哦,对了,你带我参观了这么多城市,你住在哪,我想去浏览一番。”

  “我住的城市离这还远着呢!我带你走这么远,是想让你参观更多的城市。”

  “我惟一的愿望就是去你居住的城市好好看一番,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好的,我们走吧。”

  雄人鱼领着渔夫翻山越岭,走了很久,最后来到一座城市,雄人鱼对渔夫说:“看!这就是我居住的城市。”

  渔夫仔细打量这座城市,发现这是他参观过的城市中最小的一座。雄人鱼带着他七拐八转,来到一个洞前,指着洞说:“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家和其他城市的住宅没什么区别,也是一个洞。当海中居民要安家时,必须先向国王申请,报告安家的地理位置。皇上就会派一些工人来为你盖房,工人是一群称为‘囊戈尔’的鱼。工人不要报酬,但要管吃喝,待房子建成后,他们就离开了。你看,海中人的居住、交往、馈赠和酬劳,都与鱼有着密切的联系。现在,快请进去吧。”

  渔夫随着雄人鱼走进房子,雄人鱼向着里面喊了一句“女儿”。只见一位少女出现在面前。她长得非常漂亮,柳叶眉,杏核眼,乌黑的眼睛透着灵气,丰满的身材不失苗条,恰似一条美人鱼。看到渔夫,她惊讶地问雄人鱼:“爸爸,这个断尾巴是什么东西?”

  “他是我陆地上的朋友,你每天吃的水果就是他送的,快过来请安。”

  她果然来到渔夫面前,恭敬地向他请安。雄人鱼转身对女儿说:“他可是贵客,你去准备些好吃的。”

  不一会儿,女儿端出两条珍稀的鱼。雄人鱼对渔夫说:“你一定饿坏了,兄弟,快吃吧。”

  此刻,虽然渔夫见到鱼都想吐,可肚里饥肠辘辘,又没有其他食物可吃,无奈之下,只得吃生鱼。

  正在这时,雄人鱼的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回来了,这个妇女仍风韵犹存,比女儿还动人。两个儿子则正啃着不知名的鱼。她一见渔夫便脱口问道:“他是什么东西?”

  说罢,她和她的儿子都盯着渔夫的屁股,开始叫嚷着:“天呀!他的尾巴呢?竟会有没有尾巴的东西!”

  “朋友,我到你家来作客,你的夫人和子女怎么这么放肆呀!”渔夫生气地说。

  “太抱歉了!兄弟,我们海中每人都有尾巴,所以一见到没尾巴的,就会加以嘲笑。他们浅鄙无知,你别太计较了。”雄人鱼不好意思地说,并转身对家人说:“你们太无礼了,还不闭嘴!”雄人鱼百般劝慰渔夫,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渔夫受到国王的优待

  当雄人鱼给渔夫陪礼道歉时,突然,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他们粗鲁地说:“阿卜杜拉,你家是否来了个秃尾巴人,国王想见见他。”

  “是来了个客人,就是他。”雄人鱼指着渔夫说,“他是我陆地上的朋友,来我家作客。不久,他就……”

  “别啰嗦,我们只有带走他,才算完成任务。假如你有什么话,可以同我们一齐进宫,当面和国王讲。”

  “朋友,”雄人鱼转身对渔夫说:“违拗国王是没有好下场的,不如我们去一趟。我会尽力替你求情,请国王早日放你回去。我想,国王如果知道你是从陆地来的,一定会对你礼遇有加的。走吧,上帝会保佑我们的。”

  “也只有如此了。”渔夫说。

  渔夫他们来到王宫,国王一见到他,就哈哈大笑,说:“欢迎你,没尾巴的家伙。”

  国王的侍从也大笑不止,纷纷嚷道:“看呀,他真的没有尾巴!”

  雄人鱼在刺耳的嘲笑声中无畏地走向国王,行了一礼,说道:“他就是您要请的人,他是我的知心朋友,他并不适应海中生活,请陛下开恩,允许他回去吧。”

  “既然如此,只有按你说的去办了。不过得等我款待一下陆上来客,别让外人笑话我们小气。”国王豪爽地答应了,然后命令侍从设宴款待渔夫。

  不一会儿,渔夫的面前又摆满了五花八门的鱼,渔夫只得硬着头皮吃了一些。吃完后,国王问道:“你想要些什么?只管开口,我会尽量满足你。”

  “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些珍宝。”渔夫回答说。

  “你们带他到朕的珠宝库去,让他随意挑选。”国王慷慨地说。

  渔夫在国王侍从的带领下,来到珠宝库,他选了很多无价的珍宝,和雄人鱼离开王宫。

  他们离开王宫后,雄人鱼又将他带回家,准备送渔夫返回海边。临走时,雄人鱼送给渔夫一个袋子,说:“这是我送给先知的礼物,借此表达我对他的崇敬之情。”

  渔夫收下袋子,并再三保证一定完成委托,但他并不清楚袋里子装着什么。

  在返回海边的途中,渔夫看到许多人正在狂欢,歌舞升平,好似在操办婚嫁。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雄人鱼:“他们是在办喜事吗?”

  “正好相反,是在办丧事。”

  “太奇怪了,办丧事竟会唱歌跳舞。”

  “在这里就是这样的。陆地上是怎样办的?”雄人鱼顺便打听道。

  “在陆地上办丧事时,亲朋好友会嚎啕痛哭,妇人们还会扯破身上的衣服,不停地抽打自己的脸,人们都表现得无比悲痛。”

  “我托付你的袋子呢?还给我吧。”雄人鱼莫名其妙地对渔夫说。

  渔夫感到很诧异,但把袋子还给了雄人鱼。雄人鱼把他送上岸,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对他说:“我再也不想和你做朋友了,以后你别来找我了。”

  “这是为什么呀?”渔夫感到越发迷惑了。

  “人类是不是上帝的寄存物?”

  “是啊。”

  “但当上帝要收回他的寄存物时,你们为什么要嚎啕痛哭而不想退还呢?依此推理,我又怎么会放心把送给先知的礼物托付给你呢?当上帝赐给你们新生儿时,你们喜不自胜;可当上帝要收回时,你们却悲痛欲绝,这表明人类是多么贪婪。所以,我不想和你交朋友了,也不想再和陆上的人打交道了。”雄人鱼说完就消失在海水深处。

  渔夫取出衣服穿上,带着价值连城的珍宝返回皇宫。皇上正在盼望他的归来,一看见他,便高兴地说:“驸马,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让我等得心烦气噪的。”

  渔夫一五一十地把他跟雄人鱼去海里旅游的经过叙述了一遍,令皇上惊讶不已。但当讲到雄人鱼和他绝交时,皇上面沉似水,并埋怨他说:“你告诉他陆上的情况干吗?这回别想再交易了。”

  渔夫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雄人鱼,他仍天天坚持去海边,大声地呼唤他,希望雄人鱼改变初衷,两人仍做朋友,但雄人鱼一次也没出现过。

  阿卜杜拉风雨无阻地天天去海边呼喊,这样坚持了很久,但显然雄人鱼巳铁了心不再出现。万般无奈之下,渔夫只好打消此念头。从此以后,渔夫全家快快乐乐地生活在皇宫里,直至无疾而终。


页首 页底